大学老师:疫情过后最想做的十二件事

来源:学术志 作者:邢树宽

疫情过后

你最想做什么

大学老师:疫情过后最想做的十二件事

1. 开车陪爸妈出去走走。

和父母在一起关了这么长时间,我突然读懂了他们的孤独,他们需要的不是郊区的大房子,而是可以聊家长里短的朋友;不是各种快递过来的礼物,而是孩子经常的陪伴;趁着父母还能走动,等疫情过去,开车陪父母走走,沿着温暖的海岸一路追寻夏天。

2. 认真看一看校园。

去掉口罩,奔赴校园,认真感受校园的风、花与树,呼吸新鲜的空气,奔跑,仿佛自己又是刚刚写完了博士毕业论文那般。

3. 给爱唱戏的农村大姑买张省城大剧院的戏票。

感谢大姑在隔离期间给我唱了这么多戏。多年求学、工作在外,疏离了和亲戚的联系,有时候蓦然回首,才发现幼年时曾抱过我、哄过我的亲戚已不在人世了。曾经抱怨七大姑、八大姨过分的关心与问候,现在却感觉这种关怀很温暖。等疫情过后,召集亲朋好友聚一聚,快快乐乐地补上一个年。

4. 见一些好久不联系的朋友。

宅在家里的日子,翻看了许多旧照片,发现原来自己曾有这么多老朋友。因为求学、工作的变迁,有些朋友逐渐失去了联系。就像我们都曾受到生活的催促,不断往前匆忙赶路,却不曾静下心来想想过去的经历和朋友。尽管有些朋友的电话已经打不通了,但疫情过后,我想找到那个曾和我一起翻墙逃课,一起踢球,一起打架,一起喝酒的朋友。

5. 去看看尘封已久的办公室。

学术是一场孤单的修行。多少次我曾青灯黄卷,独自一人坐于电脑前,备课、看资料、写论文。窗外不时传来歌声、笑声、读书声,而今我只能在楼下看看办公室的窗户,校园静悄悄的,好怀念那些众声喧哗的日子。在办公室里虽然单调,但毕竟那是平凡生活的本来面目。

6. 扔掉一些不必要的东西。

在家这么多天,才发现人这一生并不需要太多的东西。疫情过后,我想捐掉一些可以用的东西,扔掉一些不能用的东西,让自己的生活精简起来。

7. 和学生一起吃顿饭。

因填报项目错过了寒假前和门下研究生的最后一次聚餐。他们说:“没事,没事,一开学就补上”,谁知这一等竟等了这么长时间。等到他们回校后,我一定请他们一起吃顿饭,聊聊读过的书,聊聊学术、人生和这场疫情带来的成长。

8. 给本科生好好上课。

面对镜头才发现没有了学生的现场互动,课堂竟然变的这么苍白。疫情过后,如果还有机会,我想把剩下的每一节课认真讲好。虽然一直感觉教学与科研存在着时间上的冲突,但是现在却发现,没有讲好一堂课的成就感,教师是这样索然无味。

9. 坐公交车漫无目的地转转。

看到新闻,有些城市已经逐渐恢复了常态,工厂复工,店铺开门,街上又堵车了……突然向往起来,原来车水马龙,才是正常的生活所在。现在我每天都在看疫情的走势图,希望赶紧等到清零的那一天。那时候,我要坐公交车在城里转转,像一场久别重逢,不为什么,只是漫无目的且心情愉快地看看这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城市。

10. 去楼下小摊吃根油条。

去楼下小摊吃根油条,喝碗豆浆,和街访邻居聊上几句。以前我老嫌这几个摊位吵,现在从窗外望去,一切都很安静,只有几个未收的板凳孤独地站在那里,让人莫名感到伤感,我怀念往日吵闹的时光,怀念弥漫着喧嚣的烟火气。疫情过后,我也会端碗豆浆,和邻居大声聊天。

11. 走出书斋做田野调查。

在家隔离的这些日子,让我对学术有了更多的体会:学术应该有更强的现实关照。疫情过后,我想扎扎实实做好田野,不再为了职称、头衔而赶文章,努力留下一点自己满意的东西。

12. 待云开日散,去趟武汉。

去趟武汉!赏赏樱花,吃碗热干面,看看金银潭,感受一下中国人民战斗的地方!

现在,我等待着一个期盼已久的消息:全国最后一名新冠病毒患者治愈出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大学老师:疫情过后最想做的十二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