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次元偶像》集结大半个娱乐圈捧新人,面对面破局推星模式

做综艺最不怕的就是对手。2017年可谓是“选秀”综艺齐发频发的一年,不仅有着十几年SIP基础的《快乐男声》以互联网的形式重出江湖落脚芒果TV;吴亦凡一句“你有Freestyle吗?”更是将爱奇艺的《中国有嘻哈》送上热搜;腾讯《明日之子》则以传统的“傻白甜”选秀综艺模式活跃在选秀市场;优酷《超次元偶像》反其道而行之突破传统综艺选秀模式,以“大半个娱乐圈顶级资源”为话语权,不谈PK只推星……可以很直观地看到,四大视频网站以综艺选秀不同的品类,在各自的战场上“硝烟弥漫”,展露着各自平台的节目制作水准以及传播思路。

尽管选秀综艺面临着审美疲劳的风险,但在一个时代塑造出一个时代的标签偶像却仍旧是综艺时势的必需,那么?到底怎样才能塑造出令全民都“嗨”的偶像?这成为每个视频平台迫切需要打破的局面,在这其中,推星必然成为其破局的一个重要手段。今日,优酷《超次元偶像》收官,一向在娱乐圈喜欢造话题的东阳欢娱影视文化有限公司创始人于正,这回又杠上了同行,与欢瑞世纪、艾德韦宣、紫骏影视、慈文传媒、山东影视等影视圈的大佬们展开了一场“抢角”风暴,将优酷《超次元偶像》推星模式推上舆论的制高点。

《超次元偶像》集结大半个娱乐圈捧新人,面对面破局推星模式

“大半个娱乐圈都来了,

你还没看过这档节目?”

能这样被公开抢角的综艺,想来也就只有《超次元偶像》了。且不论其集结的大半个娱乐资源所为何?就其在收官当期联动的娱乐圈十大影视制作公司的格局来看,其影响力就可见一斑。曾出品过《凤囚凰》《笑傲江湖》《宫锁心玉》《美人心计》等热门影视剧的东阳欢娱影视文化有限公司创始人于正,在最后一期节目中带来了《皓镧传》主演机会的资源;而制作过《花千骨》《老九门》《楚乔传》《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的热门影视剧慈文传媒集团董事长马中骏,此次带来的资源是《步步生莲》主要角色的演出机会;

《超次元偶像》集结大半个娱乐圈捧新人,面对面破局推星模式

不仅如此,《古剑奇谭》《盗墓笔记》《大唐荣耀》《青云志》《麻雀》等热门影视剧的出品方欢瑞世纪影视传媒,其副总裁姜磊也将《盗墓笔记第二季》主要角色的选角权交给《超次元偶像》;而曾经盛极一时让影视剧制作产生“质变”的《伪装者》《琅琊榜》《战长沙》《北平无战事》等影视剧的出品公司山东影视制作股份有限公司,其总经理吴雪松则带来了其即将拍摄的《创客江湖》《这就是我们》等影视剧出演机会的资源。

《超次元偶像》集结大半个娱乐圈捧新人,面对面破局推星模式

然而,这只是《超次元偶像》在收官当期展现资源中的五分之二,曾出品《守护丽人》《乱世佳人》《烽火佳人》《美人心计》等影视作品的紫骏影视集团的总经理曹哲,带来了资源《似水年华》;《宣武门》《彼岸花》《八月未央》的康曦影业总经理周鉴,带来了资源《奔腾年代》《爱一个人倾一座城》《玫瑰翘枝头》;而出品了大量战争题材《东风破》《生死连》《炮神》的天沐影业股份有限公司,其资深制片人孙杰此次也带来了音乐剧《十二界暗黑之光》出演机会;湖南芒果娱乐电视剧事业中心总经理、电视剧制片人柳红霞,更是将其与南派互娱联合出品的电视剧《细胞代码》、网络大电影《嗳!人鱼君》等主要角色的资源,交由到《超次元偶像》的手上;艾德韦宣集团娱乐总经理李美璇则带来了西甲定制电视剧《百分百男孩》……不仅有剧,曾经为黄子韬、吉克隽逸等明星制作过专辑的美国一线音乐制作人Daryl K,也将为《超次元偶像》的新星们定制单曲……

《超次元偶像》集结大半个娱乐圈捧新人,面对面破局推星模式

《超次元偶像》集结大半个娱乐圈捧新人,面对面破局推星模式

《超次元偶像》俨然成了娱乐圈资源的整合库,这样的节目设置,也使得资源能够得到最大程度的利用。只有最优秀,最有潜力,最努力的偶像才能得到这些资源,将合适的资源给最适合的人。

“没有传统的选秀套路,

有的是最自我的态度。”

按理说,选秀综艺一般都从万千素人中产出,且“素人”们以一步步的进阶来展现自我的魅力,成为最后的优胜者,并以此获得资源的青睐加持,这是传统的选秀套路。然而,大部分时候,选出的优胜者都因缺乏资源,其发展往往止步于节目结束,这是娱乐圈优胜劣汰最直观的残酷,无可避免。然而在选秀模式中,《超次元偶像》则显得温柔了许多。节目组每期节目中都会集结大批娱乐圈的顶级资源,并通过节目对战的形式,每一期选出一个“超次元新星”,获得当期节目的资源包。

《超次元偶像》集结大半个娱乐圈捧新人,面对面破局推星模式

所以,节目的主要过程也不是表现“选拔”,而是表现“培养”和“培训”,主要体现的是一个“推星”的过程。节目的影响力和资源的加持,能够使得“新星”们快速成长,而在娱乐圈快速成长起来的偶像们,又能进一步提高节目影响力。这种互相推动、互相关联的模式对于《超次元偶像》形成一档持续、强大的综艺品牌大有裨益。《超次元偶像》以资源为优势,以残酷竞争为手段,深层次契合年轻受众态度表达。

“抛弃选秀聚焦推星,

以不同切中时代痛点。”

然而从《超次元偶像》本身来看,以资源为首,集结大半个娱乐圈顶级资源,通过选手们的自我表现找出最适合资源的破次元新星,实属第一例,综艺正在进入一个全面“试水”的爆发期。

《超次元偶像》集结大半个娱乐圈捧新人,面对面破局推星模式

而走出“选秀”的框架,是《超次元偶像》“不同”的第一步。没有海选晋级,没有大众评审,也没有导师舰队,却是娱乐圈资源的一场最大的博弈。节目每期会封印三位学员,当一位学员被封印三次后,则将面临被淘汰的风险,这是《超次元偶像》里的隐形竞争。但虽有竞争,规则却是弹性的,在学员表现良好的情况下,就不会产生封印。这样的弹性设置也有人认为不符合规则,但这也正表明,节目并不想以残酷、竞争、淘汰等视觉字眼来挑逗受众的神经,而是就像何炅说的那样,以温柔宽容的态度去包容成长中的破次元新星,以便更好地完成节目本身的“推星”目的。

《超次元偶像》集结大半个娱乐圈捧新人,面对面破局推星模式

而优酷、芒果娱乐、艾德韦宣多平台的联合也是《超次元偶像》“不同”于其他同类型综艺的重要创新点之一,多平台联合推星不仅加持资源优势,也是对三大平台内容模式布局的肯定。抛弃选秀聚焦推星,切中时代痛点和行业热点,是优酷在发布“布局类型化+内容品牌化+排播自主化”三大内容策略以及“6+V的综艺矩阵”布局后,在内容制作上的首次策略凸显,尽管其布局还待市场进一步的审视,但其对视频网站之间竞争态势的搅动和改变,仍已经形成局面。

另一方面,作为《超次元偶像》的内容制作团队,芒果娱乐除了综艺节目制作,还涉足电影、电视剧、演唱会、话剧、艺人经纪等领域,早已形成了一条成熟的产业链模式。《超次元偶像》从传统“先选人后资源”到“先资源后选人”模式的成功切换,正是体现了其在内容制作上的前瞻性。作为造星鼻祖,团队一直在探索模式创新,其制作的《Hello!女神》曾在腾讯视频点击量破5.2亿,熊猫直播累计观看人数超过6亿,荣获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2016中国电视媒体综合实力大型调研成果“年度优秀网络节目”。之后制作的《周一见2》更开创星粉互动真人秀新模式,以小博大,最终获得腾讯视频节目点击量5.6亿,且每周播出必上微博热搜第一名。

“他们就像是一张白纸,

但白纸更好上色。”

推星目的的最终核心,是在人的打造上,《超次元偶像》本质上与同类选秀综艺最大的不同点在于“人”。可以很清楚的看到,《超次元偶像》的学员不是完全的素人,而是有一定粉丝基础的娱乐圈新星。他们大都来自国内各经纪公司,或艺人工作室,有过一些经验。

《超次元偶像》集结大半个娱乐圈捧新人,面对面破局推星模式

《超次元偶像》集结大半个娱乐圈捧新人,面对面破局推星模式

作为《超次元偶像》的总教习,何炅对超次元偶像最直观的评价就是:“他们都是一张白纸。”《超次元偶像》就像是一个过滤器,莽莽撞撞的新人们走进残酷的娱乐圈,迫切需要娱乐圈资深艺人作为前辈给予他们相应的指导,过滤掉他们的莽撞与稚嫩,以更好的姿态面对娱乐圈。

然而“白纸”也是新人的双刃剑,就像首期节目中的王振宇,虽然和何炅一起合作过《栀子花开》,但因为在节目中拿自身生命开玩笑的“白纸”表现,惨遭淘汰。而学员王鹤棣,对于一个没有任何表演经验和演绎基础的“白纸”来说,他的进步和成长受到了何炅的赞许,最后通过自己的努力成为“超级破次元新星”,并获得了当期最多的娱乐圈资源。

《超次元偶像》集结大半个娱乐圈捧新人,面对面破局推星模式

可以看到,为了给“白纸”更好的上色,节目也舍弃了传统选秀舞台上的竞争机制,让学员们走出练习室,走出演播厅,贴近演员、制作人、市场和粉丝,以实战主题来训练和表现学员们的个人魅力与职业素养,也让学员切实在每期节目的准备和录制中学到更多的演绎技巧以及作为演员必备的素质。

《超次元偶像》集结大半个娱乐圈捧新人,面对面破局推星模式

从开始的鲁莽不懂事到后来的成长蜕变,可以说,《超次元偶像》真实的体现了学员们竞争的残酷和各自的成长,这也是95后态度的展现——95后的态度就是做自己,“真”是其表达方式。可以看到,这群超次元偶像更加的敢于表达自我,更加的敢于说出自己的不一样。《超次元偶像》也承载着这种年轻人自我态度的张扬,有着对社会、对时代更多的见解与表达,这也是《超次元偶像》推星的价值与意义所在。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娱乐 » 《超次元偶像》集结大半个娱乐圈捧新人,面对面破局推星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