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神山”第一批出院患者亲述:从绝望到希望,转机从那天开始

“我在心底

从来都不相信

会被病毒打垮!”

今年49岁的王琦是武汉市火神山医院首批7名符合出院标准的新冠肺炎确诊患者之一。王琦接受了记者的采访,他说等出院后14天的隔离期结束后,自己要去捐献血浆救助更多的人。

从1月18日发现自己不舒服,到1月27日核酸检测阳性确诊,2月13日下午治疗出院,这27天王琦经历了人生中最大的一次考验。

回顾这次治疗的前后,他内心充满感恩:“感谢强大的祖国和所有医护人员,医护人员在用生命作斗争,患者要相信医生的治疗,要有战胜病魔的信念。”


发病

从正常到双肺感染只有5天

平常爱踢足球、爱锻炼的王琦是武汉供电段一名变电值班员,1月17日他像往常一样下班,中途去了一趟武商量贩买了点年货,然后回家。他工作的地方在吴家山,家住在后湖二路,每次都是开车走二环线上下班。

1月18日他突然感觉人不对头,“像感冒的症状,两腿酸麻和干咳,就吃了点消炎药和感冒药包括感康和阿莫西林”。19日没有见好,妻子建议王琦查个血常规、拍个胸片,于是他上午就去社区服务中心做了检查,显示一切正常,医生让他回去吃点药算了,估计是感冒。

王琦和妻子高兴地回家了,考虑到两天后自己要去单位参加一个学习,为了尽快好,19日下午王琦又去家里附近的后湖生态花园社区诊所打针。“当晚睡觉冒了很多汗,感觉就像以前治感冒一样,以为要好了,结果第二天起来后还是低烧37度多,人不太舒服,于是又打了一针。”

到了21日仍在低烧,这时王琦觉得很不对劲,再次拍胸片查血,果然都有改变,医生说“左肺有了感染,血常规数据也不对了”。他又连打两天针。

23日症状还未好转,社区医生建议去医院做CT排查。王琦立即去了解放军空降兵军医院做CT,这个时候已变成“双肺感染”。“这个病发展非常快。医生说可以断定是病毒性肺炎,给我开了针,并建议找定点发热医院复查住院。”王琦当时精神还很好,于是自己又开车去了汉口医院检查,并开始等床位住院。当晚也没有住在家里,找了酒店自我隔离。

在空降兵军医院打了一天针后,24日除夕下午他接到通知汉口医院有床位了,等他赶到汉口医院呼吸科后,仍在科室走廊等了几个小时,才最后住进去。“当时人已经很不舒服了。”


确诊

不相信会被病毒打倒

“当时呼吸科把有发热咳嗽症状的病人都收在一起了,还没分确诊和没确诊,住进去后为我治病的是胡主任,她人很好很热情。”

1月25日和26日王琦仍是咳嗽和高烧,医生为他消炎、退烧、采样给疾控中心检测。从住院开始,王琦除了吃饭以外,都戴着呼吸机吸氧,帮助肺部复原。

1月27日王琦永远记得,胡主任跑过来说:“你被确诊了,是冠状病毒,要从呼吸科3楼移到门诊楼4楼,那里都是确诊的人。”

听到这个消息,王琦的心里“咯噔”了一下,心情很复杂,不仅是害怕,担心的更多是家人。不过他又反过来安慰家人,确诊是好事,医生能够更加明确用药的方向。

当晚在病区的过程中,王琦插着氧气袋,人很虚弱,和他一起过去的还有一个病房的确诊病友小周,他30多岁帮着王琦拿东西。在转楼的路上,要经过一个走廊,王琦听到两个护士说“这两个人还能自己走过去,真不错”,这句话让他记忆深刻。

虽然有些恐惧,但王琦还是很乐观。

“我从来都不相信自己会被病毒打倒,最难的时候都没有放弃这个信念,我和病友小周一直互相鼓励。”王琦还觉得自己很幸运,那时全国各地的医疗队都开始支援武汉。可在他转去确诊病房后,听到之前治疗他的胡主任也感染了,在发高烧,当时特别难受。

也有好消息,汉口医院及时得到了海军军医大学医疗队的支援,王医生又继续治疗他。王琦说:“我相信党和政府。”王医生笑着答:“这位同志觉悟很高嘛,不说大的,你一定要相信医务人员,相信汉口医院,相信我们的力量。”


转机

熬过最难受的晚上,突然像换了个人

从27日开始,王琦还是高烧不退,总是干咳得晚上睡不着,症状在不断加重,到了29日最严重。“我感觉自己快要不行了,呼吸困难、高烧、严重干咳。”身体越来越虚弱,王琦每次治疗完就想着睡觉和恢复,不想其他的,一心和病魔做抵抗。

令他惊喜的是,熬到了30日早上,突然所有症状几乎都没有了,不发烧了也不像之前那么咳嗽了,就像换了一个人,胃口大好,送来的饭也吃得干干净净。

病友都很惊讶地说“你肯定好了”。王琦自己描述这种感觉就像“两个在打架的人,突然有一个人缴械停手走了,我觉得自己熬过去了。”他自己事后总结,这个病毒估计在12天左右达到峰值,如果抗不过去就悬了。

1月30日和31日,王琦还是继续在用药,但用药量在变少。“2月1日开始,医生就说可以不用再打针了,每天吃一些口服药,我也感觉一天比一天好,像好人一样了。”王琦不仅自己能自理,还尽量起床活动,还帮病友打开水。身体似乎给了他信号“你要好了”。

“这个过程中,我觉得医生的治疗还是很有效的,之前胡主任给我开了5天的克力芝,后来王医生每天9点后给我打针,有头孢、沙星等药,中午让我睡觉休息。”

王琦一直记着胡主任说的话,无论如何,都要吃东西,吃不了也要吃,把牛奶当水喝多吃水果。“我就把医生的话当圣旨当宝贝,在最困难的时候最不想吃东西的时候,也坚持着喝牛奶吃鸡蛋和水果,保持体力和抵抗力,和病毒做斗争。”王琦坚定地说,“我觉得信念很重要。”


出院

隔离结束要去帮助更多人

就这样到了3日晚上,王琦接到通知,4号要被转到建好的火神山医院,他成了第一批到火神山医院的病人之一。

“医院设备和生活都挺好的,主治医生换成了史医生。”在火神山医院期间王琦都是观察治疗,吃口服药,包括莫西沙星和连花清瘟胶囊、止咳糖浆等,期间又做了复查和两次核算检测均为阴性,状态一直都很好。

2月11日,史医生向王琦发微信:“有个好消息,你应该可以出院了。”听到这个消息,王琦很激动。“正好2月12日是我的生日,病友们都说这个出院的消息就是最好的生日礼物了。”

12日那天王琦还特意发了一条朋友圈:“荆楚遇魔难,白衣皆逆迎。华夏真勇士,南山慈悲心。疫神听我言,此地多善民,愿君过路客,火雷来送行。”

到了13日,中午吃完饭后,医生说可以洗个澡,大概下午4点钟就出院了,走之前,王琦还在做病友的思想工作,鼓励他们和自己一样。

“首批出院的病人一共7人,还有女兵为我们送上了花,各种摄像机对着我们,内心真的是感谢祖国,感谢白衣天使,医护人员不远千里来帮助我们。”

回家后王琦还要再经过14天隔离和检查,他看到新闻说治愈人的血浆能帮助人,“我就想等隔离完后,就去献血。”到现在王琦也没想清楚为什么会得病,不过这对于他已经不重要了。


感悟

要有信心,相信医生和祖国

这次治疗的经历,王琦自我总结了三点感悟。

“心态好非常重要,好多病友住院后心态不好,想东想西自己吓自己,有的交代后事,有的病急乱投医,听到外面有什么方法治,就自己试,不听医生的。我全部听医生的,医生也说我心态好,还让我多劝一些心态失衡的病友。”

王琦平常喜欢运动,性格也开朗幽默,他一直不相信自己会被击倒,反而总是安慰家人,他说,自己能战胜病魔最主要的一个原因在于心态好,要有一种能战胜病毒的信心。

另外,要积极配合医院医生的治疗,医生根据每个人的症状治疗方案都不一样,一定要相信医生,减少自己的心理压力。我个人的情况是,第12天左右症状最严重,也是最重要的阶段,这个时候如果能抗过去,度过难关的概率就会变大。

“最后,打心里说,我感谢强大的祖国,调集各方力量支援,如果不是强大的祖国,所有这些都无从说起。我更感谢所有的医护人员,他们在用生命作斗争,我心里充满感恩。”

王琦一再强调,这些都不是喊口号,经历过这一切而被治愈,自己发自内心的感恩,出来后想继续做好工作报效社会,想捐自己的血清帮助更多的人。


“火神山”第一批出院患者亲述:从绝望到希望,转机从那天开始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火神山”第一批出院患者亲述:从绝望到希望,转机从那天开始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