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武汉方舱医院直播上课

来源:杭派工程师

作者:云希

​毫无疑问,武汉已成为全中国乃至全世界的焦点。这座城里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外界的心。

方舱医院更是瞩目。

2月13日,武钢体育中心方舱医院正式接诊。

2天后,杜荣住进了这里。她是一名小学英语老师,依旧坚持在病床上用钉钉给孩子们直播上课。

她说,不知道该怎么感谢医护人员,唯一能做的就是教好他们的孩子,希望孩子们能成为钟南山、李兰娟这样伟大的人。

这是她的故事,这也是武汉人的故事。

1

清晨6点半,灯亮了。

全身穿着防护服的医护人员过来给我量体温,测心率和血氧浓度。

36.5度,体温正常。

继续加油,我告诉自己,争取早日出院。

日子过得真快,一转眼我来方舱医院5天了,也在这里给孩子们上了3天课。

我是小学五、六年级的英语老师。这两个年级的孩子面临升学,课本难度高,压力也大。我熟悉孩子们的情况,实在不放心把他们交给别人。

2

我是1月31日开始发烧,一开始不高,37.5度,但是浑身疼,还一阵阵发冷。我以为是流感,就自己在家里冲了几包感冒药,可是后来越烧越高,都38度了,实在受不了了,就去了医院。2月9号我拍了CT,医生一看,双肺感染性病变,后来又做了核酸检测,是阳性,就被确诊了。

说不怕是假的。回家路上我一直在想,怎么会呢?疫.情发生后,我除了买菜基本都在家里,防护措施也做得挺到位。后来我才知道,我们那个小区有30多人确诊。这个病毒真的是“厉害”。

晚上回到家,我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心想该不会这么一觉就睡过去了吧。

还好第二天8点就醒了。嘿,我又回来了,那就该干嘛干嘛吧。

2月10号是开学日,我觉得自己还可以坚持,就没告诉学校,上午备课,下午给孩子们直播上课。

说起来我真的很庆幸,现在有这个钉钉,很方便。我是英语老师嘛,要带好几个班。钉钉有联播的功能,可以几个班同时上,就不用一次又一次线上重复讲。现在疫.情那么严重,学校不能开学,要不是有钉钉,孩子们课就都耽误了。

我在武汉方舱医院直播上课

杜老师正在用钉钉上课

第一节是给五年级上,下午3点20到40,一个寒假没见,孩子们都异常热情,一直说老师好,说他们想我,也没发觉我有什么异常。下课后我马上无缝切换到六年级,一直到下午4点才结束。

说实话,上课的时候,看到孩子们,我一下子就精神了,整个人热血沸腾。

后来校长知道了,担心我身体,就让我不要上课了。

但是我跟孩子们那么久,他们哪里容易错,哪里会觉得难,我都很熟,想了想,就没有交出去。

3

这样上了3天课。

2月12日晚,社区通知我,说医院有一个床位,问我要不要过去,要的话马上收拾东西。

我觉得自己症状没有那么严重,不像别人还有心衰竭什么的,就没过去,在家自我隔离。毕竟现在床位那么宝贵,应该让给更需要的人。

2月15日,随着各个区方舱医院的新建,床位紧张的状况有所缓解,我和其他确诊病人一样,都要求被送往,妈妈也说,医院有医生在,万一遇到紧急情况还能及时处理,她也比较放心。

我就收拾了一些基本的生活用品,带上两个年级的教材和一本英语笔记本,跟其他5个病友坐上了一辆法院的车。

上车的时候气氛都有些凝重,大家一言不发。说实话我有点紧张,得了这个病,任谁都会恐惧,都会怕万一。

那天武汉下起了鹅毛大雪,我想应该多看看雪,不知道下次还能不能看到。

4

晚上8点左右,我们到了方舱医院。十几个穿着防护服的医护人员和保安在那等。

大家刚进去都有些恐慌,围着医护人员问这问那。他们真的很好,非常有耐心,一直在安抚我们:“大家放心,我会一个一个回答,但是请允许我休息一下再继续。”

医护人员说话时镜片上都是厚厚的一层雾。我后来才知道,穿着防护服就像在5000米海拔的高原上呼吸一样难受。

武钢方舱医院是体育馆改造的,放着一排排双层床,洗漱的地方都在门口,我进去时差不多住了100多人。我的床位是B3区24号,被子、枕头、电热毯、羽绒服….什么都有。我转了一下,还有一个临时搭起的书柜,上面放满了新书。

我在武汉方舱医院直播上课

武钢方舱医院

在方舱医院的生活很规律,6点半起床,10点半熄灯,医生早晚查房,两次量体温做检查,一日三餐按时发放,饭后半小时发中药,感觉像回到了读书住宿那会儿。

不知道为什么,来到方舱医院,看到那些医护人员,心里的恐惧慢慢就没有了。病友们不管认识不认识,都会相互打气。

我的体温正常了,身体也逐渐好转了。

5

2月17日,周一,校长知道我住进了方舱医院,又来劝我,说身体要紧,让我好好休息,在医院上课不方便。

我考虑了一下,还是决定继续。

我带的五年级那两个班,基础很弱。孩子们都很聪明,只是找不到学英语的钥匙。我教了他们一个学期后,进步非常大,上学期期末考试后,还有一个女娃娃跑我面前哇哇哭,说杜老师我太开心了,我英语从来没有考过90分,还有几个瘪着嘴说,老师我终于考及格了。我说,哎哟,你们哭什么呢,你们本来就很棒!

你说,这个时候怎么能换老师呢,我要对他们负责的呀。

但是考虑到身体,我就跟校长说,要不然把五年级留给我吧。

毕竟六年级的孩子我带了好几年,学习的习惯和方法也差不多培养起来了,几个课代表也很负责,我还是比较放心的。

6

可是在哪里上课是个问题。

我不想让孩子们知道我在方舱医院,他们那么小,每天看那些新闻,要是知道连老师都生病了,肯定会恐慌。就算要让他们知道也得等我好了,痊愈了,再告诉他们,这个病其实没有那么可怕,老师不是好了嘛。

我先是想在体育馆入口找个位置,那里有一个活动空间,相对比较安静。我走过去考察,跟保安借了条凳子,把钉钉打开试了试。不过感觉那边网速一般,而且有病友在透气,我不好打扰人家。

我又找到后面的5区,6区。17号时,那里还是空着的,没有住人。我就用钉钉联播,正好看不到我的脸,孩子们也不知道我在医院。

我在武汉方舱医院直播上课

不过到18号时,5区和6区就都住满了。今天医院估计有200多人。

没办法,我就用上层床板夹住军绿色被子,当背景板,坐在自己床上讲课。

我真的很珍惜直播上课的机会,毕竟我身体在逐渐好转,有孩子们陪伴,恢复得也快。

我1999年从教,教书21年了,之前也经历过SARS。那时候我还去当了一个月志愿者,在医院帮医生检测发热病人。

当时不像现在这么方便,没有智能手机,也没有钉钉这样的平台能跟学生连麦互动,我在医院就没法给学生上课,一个月后回学校才补上。

没想到17年后,我自己成了患者,还能不耽误给孩子上课,已经很幸运了。

7

不过有的孩子还是眼尖。

有次我把镜头对准课本给孩子们画重点,就翻书那一刹那,一个男孩子发现了方舱医院绿色的地板。

他马上私信我,说,老师老师,你怎么好像在我们家附近的体育馆啊。

我心想着这孩子怎么那么聪明,也不接话。没想到第二天上午他就给我打电话来了,小心翼翼地问我:“老师,你是不是生病了呀。原来你是生着病给我们上课的呀。”

这个小男孩很有个性,喜欢按自己喜欢的方式学习,总是没法乖乖地听课、做作业,不是趴着就是蹲着,我之前提醒了几次,还是老样子....

我看瞒不下去就承认了。没想到他马上说:“老师你放心,以后你说的话我都听,我一定好好学习”。

慢慢的其他孩子也都知道了,有的给我唱歌加油打气,有的亲手给我做贺卡,上课、交作业也变认真了,好像一瞬间都长大了,知道珍惜上课的机会了。

我就觉得,这一切都值了,我没有看错这些孩子们。

8后来,有家长也知道了,就打电话来感谢我。

其实真的没什么,我就是做了一个老师该做的事情。我相信任何一个老师,遇到我这样的情况,有现在这样的条件和钉钉这样的平台,都会这么做。

要说感谢,更应该感谢那些医生护士,还有保安,他们才是真正的伟大。

我们一天三餐都吃得很好,粉蒸排骨、红烧鱼块、鱼香茄子,都不带重样的。

但是医生们不一样,他们穿的防护服密闭不透气。为了节省物资,他们从早上6点上班到下午4点换班,都不能喝水,不能吃东西,不能上厕所。晚上我们睡觉了,他们还坐在凳子上守着。有次我半夜三点起来上厕所,看到他们还在忙。

这里的医生护士是河南过来的医疗队伍,听声音也都很年轻,应该是90后。我就想一定要快点好起来啊,让她们能早点回家。

还有保安,也很辛苦。武汉寒潮,天气那么冷,他们就守在体育馆门口,累了就在椅子上眯会儿。虽然说,武汉一开始的确是有点措手不及,但是后来有了国家和各地的支持,现在救助都很及时,情况在一点点的好转。

我在武汉方舱医院直播上课

今天我们区有两个病友生日,医生护士还特地准备了生日蛋糕。大家戴着口罩,一起唱着生日快乐歌。

一个小女孩许愿时哭了,不知道谁哽咽着喊了一句,武汉加油!

一瞬间,整个方舱医院上空都响起了“武汉加油”,“中国加油”!

后记

杜老师一直说,这跟医护人员比起来根本不算什么。她只是做好本职工作。

感谢所有像杜老师这样的人民教师,相信若干年后,她的学生中会出现钟南山和李兰娟这样了不起的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教育 » 我在武汉方舱医院直播上课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