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也开始立遗嘱了?房产不留父母给闺蜜,游戏账号也要写进去

90后也开始立遗嘱了?房产不留父母给闺蜜,游戏账号也要写进去

青年报·青春上海记者 郭颖/文、图

再过几天,“90后”也将步入而立之年。30岁谈生死,似乎太早。然而,青年报·青春上海记者今天从中华遗嘱库上海登记中心获悉,根据最新统计,上海目前已有23位“90后”立下遗嘱,而且,“90后”的遗嘱立得还比较“另类”:房产不留父母给闺蜜,游戏账号也进遗嘱。

立遗嘱将房产留闺蜜,希望她能替自己看望父母

出生于1992年的韩文(化名)是一个上海女孩,她在上海一家知名医院当ICU护士。因为注意养生,韩文的身体很健康。或许是出于工作的特殊性,让她看到了太多生离死别,“其实没什么,立遗嘱只是想给自己给家人一个安心。”

促使韩文下决心立遗嘱,是因为一个跟她同龄的病人。“她刚刚有了宝宝,因为淋巴结节合并了肺部感染,进了我们ICU。在她离世的那天,她先生的一句话戳中了我的泪点,他对每一位前来告别的家属都说:请不要哭,她希望大家都开开心心的。”

韩文觉得自己也应该好好安排一下“身后事”。然而,最放心不下父母的她,却并没有把自己的一套房产留给父母,也没有留给男朋友,而是留给了闺蜜。

这位闺蜜是韩文的同事,比她年长几岁,之所以把房产留给她,不光是因为友谊,更是因为对她的信任。“她在我们科室就是知心大姐般的存在,我们不开心了都会找她,她会尽自己所能帮助别人。”韩文是家中独女,但因从小随爷爷奶奶生活,跟外地工作的父亲交流不多。有一段时间,因为跟父亲发生争执,她留宿医院休息室,闺蜜知道后,什么都没问,直接就把自家钥匙扔给了她,“收留”了她。“住在她家的那段日子里,她还烧菜给我吃,跟我讲怎么理解父母。正是她,在我最低落的时候帮了我,所以我特别相信她。”

韩文现在自己在外面租房住,虽然距离远了但跟家人的关系却近了,只要不上班就会回家看望父母。韩文坦言,自己把房产留给最信任的朋友,要求只有一个:有时间就替她回家看看父母。“我相信她会按照我的想法去做。因为我父母只有我这一个女儿,他们并不缺钱也不缺房子,如果我有什么意外,他们最缺的是关爱。”

听说女儿立了遗嘱,思想开明的母亲表示理解,传统的父亲也没说什么。韩文坦言,自己立遗嘱时还没有跟男友复合,复合后她觉得这对他不公平,问过他要不要把他一起加进去,男友拒绝了,表示自己会尊重她的决定。

倒是“继承人”闺蜜听说此事后,非常惊讶,起初表示不能接受。“我就跟她说,这是我送给你的90岁礼物,我想我会活下去的。”听她这么一说,闺蜜也就不再拒绝。

接受采访时,韩文希望记者隐去她的真实姓名。“我只代表‘90后’这个群体的一部分,肯定也有不少想做却没做的人。”同时还有一点小私心——怕赠与她这套房子的长辈不开心。

当天,韩文只用了不到两小时的时间就立完了遗嘱。做完密室录像后,她的脸上露出了笑容。“经过这次订立遗嘱,我发现自己更理解父母了,也想学着跟他们好好相处。”韩文说,她打算租期结束就搬回家住,父母已经帮她把房间打扫干净了。

游戏账号写进遗嘱,只为保护自己的“虚拟财产”

“90后”陈晖(化名)在一家游戏公司担任项目管理。这次他立遗嘱其实是为了保护自己玩了多年的游戏账号,身为“资深玩家”+“业内人士”的他,认为目前国内对于虚拟财产的保护力度还不够。

“遗嘱这个行业,国内也是刚流行起来,我看到新闻报道,觉得很有必要去做这件事。”根据遗嘱,他把心爱的游戏账号留给了弟弟,其他财产留给宝贝女儿。“我有心动游戏、仙境传说游戏,装备都是高阶的,市值十几万。”陈晖坦言,“虚拟财产也是我的个人资产,毕竟花了不少金钱和精力下去,可能我现在的账号市值只有十几万,但是当初的投入有40多万。”

对于弟弟这个“继承人”,陈晖很放心,因为他也玩这个游戏。现在弟弟已经知道此事,也表示愿意接受哥哥这份特殊的“遗产”。

“直接把账号和密码告诉弟弟不就好了?”面对记者的疑问,陈晖解释道,因为他找过其他代练机构帮着练级和挂机等,因此,生怕自己万一发生意外,这个账号的所有权就会有争议,毕竟有很多人知道了密码。

对于陈晖的举动,上海市律协社会公益和法律援助业务研究委员会副主任张玉霞表示支持。“目前对于虚拟财产是有争议的,但是如果虚拟财产中的有价财产,例如一些装备是可以折现的,那么我认为是应当可以作为遗产去继承的。”张玉霞告诉记者,“如果只是一个虚拟的身份信息,就很难作为遗产去继承,比如说QQ号和微信、微博这些账号。”但是,张玉霞认为微信账号里的钱可以作为遗产。

喜欢独自前来立遗嘱,金融、医疗行业占多数

中华遗嘱库上海登记中心目前已经为23名“90后”市民办理了遗嘱登记业务。在这些人群中,金融、互联网、医疗和高科技行业从业人员占了绝大多数。

“目前这个人数还在不断增加,几乎每天都有‘90后’在微信后台里留言咨询,电话咨询的人也越来越多。”中华遗嘱库上海第二登记中心主任田艳介绍说,这些“90后”身体都很健康,他们往往是独自一人前来。陈晖就是在她手里做的登记,“其实他很有财产传承的理念,也看到很多意外,现在不少年轻人的虚拟财产较多,他想把自己的财产留给想留的正确的人,他觉得弟弟适合继承游戏账号。”

田艳表示,韩文在遗嘱中将房子留给了闺蜜,她是希望闺蜜可以在她出现意外时照顾她的父母,这从法律上说属于遗产管理。根据目前的《继承法》,这块是一个空白。但即将出台的民法典,则明确提出了遗产管理这个概念。在《民法典(草案)》中,遗产管理人应当履行以下职责:清理遗产并制作遗产清单;保管遗产;处理债权债务;按照遗嘱或者依照法律规定分割遗产。而在遗产管理人的选择上,选择专业机构参与,将更有利于遗嘱的执行。

═ ═ 律师 ══

每个人都有权支配自己的财产,不管生前还是身后

对于上海23个“90后”立遗嘱,上海市律协社会公益和法律援助业务研究委员会副主任、“老娘舅”张玉霞认为这个数量还是太少,她身边已经有不少“80后”找她帮着立遗嘱。

“我觉得这些都没有什么好奇怪的,最主要的是,财产的权利人是谁,如果财产权利人确实是他本人,而不是父母的财产,那就没什么可争议的。”张玉霞说:“财产的权利人可以自由处分自己的财产。如果把房产留给闺蜜是有前提的,需要闺蜜来看望父母,那么,她在遗嘱中应该加以明确,如果她的闺蜜继承了遗产后没有做到,父母可以向这个闺蜜追责。”

张玉霞表示,无论在他人眼里多奇葩的一些决定,只要没有侵害到他人的权益就行了。“立遗嘱完全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来,只要具有可操作性。比方说,这个财产百分之多少是给父母的,还有百分之多少是给孩子的,但是也放在父母那里保管。有的人,觉得配偶有再生产的能力,而父母则越来越年老,而且没有其他子女,希望全部留给自己的父母;还有的人,则希望配偶能够拿到大多数,都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来。”

“这就好比你手里有钱,想买件东西一样,我想买玩具,有些人想买房子,有些人想买股票,有些人想做一些投资,这是每个人处理自己财产的权利,只不过一个是生前的,一个是身后的。”张玉霞说。

青年报·青春上海记者 郭颖/文、图

编辑:张红叶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90后也开始立遗嘱了?房产不留父母给闺蜜,游戏账号也要写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