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止钻石公主号!另一艘国际邮轮患者确诊,但上千乘客已四散各国

因为新冠病毒疫情,被滞留在国际邮轮上的大批乘客艰难地等待上岸,“钻石公主号”上的游客这两天正在陆续得到救助。而之前,一艘“威士特丹号”邮轮也曾在海上漂泊了近两周,接连被几个国家和地区的港口拒绝,无处停靠。

不止钻石公主号!另一艘国际邮轮患者确诊,但上千乘客已四散各国

值得庆幸的是,在2月13日,柬埔寨同意“威士特丹号”停靠,这艘船终于入了港。

2月14日,柬埔寨首相洪森带着鲜花,迎接乘客下船。在无人感染的说法下,上千名乘客下了船。有些人去观光了,上餐馆享受美食,去做按摩放松,有些人继续自己的旅程,还有些人回家去了。

2月15日,马来西亚宣布,一名在吉隆坡机场被拦下来的83岁美国乘客被确诊感染。当时,柬埔寨政府和“威士特丹号”邮轮所属的荷美邮轮公司都质疑这一检测结果的准确性。

2月16日,马来西亚宣布,经过两轮检测后,这名美国乘客确诊感染。这时,上千名乘客已经去往了至少三个大洲、多个国家目的地。

健康部门的人慌了,这个问题到底有多大?怎么才能避免它变得更大?

不止钻石公主号!另一艘国际邮轮患者确诊,但上千乘客已四散各国

最好的办法就是追踪每一个乘客的下落,并将他们隔离观察两个星期。

但这绝非易事。

乘客都去哪儿了

“我们预料到会有差错发生,但我不得不说,我还是没料到这种程度的差错。”威廉 · 沙夫纳称。

这名83岁乘客和她85岁的丈夫都是美国公民,两人目前都已经入院且隔离。她丈夫的两次病毒检测都是阴性,但他有肺炎,而这也是病毒可被检测出之前就会有的感染症状。

不止钻石公主号!另一艘国际邮轮患者确诊,但上千乘客已四散各国

“威士特丹号”邮轮共载有1455名乘客和802名船员。140多名乘客已经飞去了马来西亚。除了确诊案例和其丈夫以外,其他赴马的乘客都飞去了自己的目的地,包括美国、荷兰、澳大利亚。其他1000多名乘客也从港口所在省的机场,以及柬埔寨首都金边,前往各自的目的地。

荷美邮轮称,截至16日,还有233名乘客和747名船员仍在船上。在马来西亚宣布邮轮乘客被感染的消息之后,其他船员和乘客都被限制在了船上。那些原定运送他们的巴士也停在了附近。

柬埔寨是否会隔离那些仍在其国内的乘客,而那些已经乘飞机离开柬埔寨的乘客在抵达目的地,或回到自己国家后是否会被就地隔离,目前还不清楚。

曾漂泊近两周,无处停靠的邮轮

2月1日,“威士特丹号”邮轮从中国香港出发,原定行程为14天。因为担心新冠疫情,该邮轮先后被日本、菲律宾、泰国和美国关岛等多个港口拒绝靠岸,自此在海上漂泊。

不止钻石公主号!另一艘国际邮轮患者确诊,但上千乘客已四散各国

直到2月13日,荷美邮轮依然坚称该船无人感染。柬埔寨宣布同意该船停靠。

下船前为何没能检测出

柬埔寨政府称,在允许下船前,柬方根据世卫组织和美国CDC指导对船员和乘客进行了检查。

一名乘客称,柬埔寨健康部门官员测量了每个人的体温。根据美国驻柬埔寨大使馆 2月16日的声明,在旅程中报称有症状的约20人还接受了新型冠状病毒检测,所有检测结果都显示为阴性。

荷美邮轮16日的声明中指出,确诊病人不在这20人中。她并没有去过邮轮上的医疗中心,没有报告过任何患病症状。

沙夫纳指出,应该对每一个下船的乘客进行检测,而不是只测试部分人,因为像旅行历史和测量体温这些筛查方法都并不可靠。

那些急切下船的乘客可能不会就这些筛查问题如实作答,而病了的乘客一天中的体温也会变化,通常在早上会相对低。

确诊病例曾遭质疑不止钻石公主号!另一艘国际邮轮患者确诊,但上千乘客已四散各国

当这名美国乘客被测出阳性的时候,荷美邮轮和柬埔寨政府都曾质疑这一结果的可靠性,要求做进一步检测,以便确认。马来西亚的第二轮检测结果显示依然为阳性,并于16日宣布,确认这名乘客感染。但该乘客到底是什么时候,在哪里,被谁感染的,目前还不清楚。

美国方面发言人也称,还没有足够证据可确认这名乘客是什么时候,在哪里感染的。

马来西亚副首相称,马国将不会再接收任何“威士特丹号”邮轮乘客。

荷美邮轮公司表态

2月16日,荷美邮轮公司发表声明称,没有其他乘客或船员曾报告症状,而那些已经回到家的乘客也会被当地的健康部门联系,但具体如何安排,并没有确切消息。

“我们正在同全球专家密切合作。”荷美邮轮公司首席医疗官格兰特 · 塔林称:“这些专家正同国家相关部门一起调查和追踪那些或者同确诊病例有过接触的人。”

该公司还维护了在旅程中以及抵达柬埔寨前后的健康检查情况。而公司没有将乘客隔离就让他们去往世界各地,这样的举措是否恰当,荷美邮轮并未回应。

延伸阅读:“钻石公主”号疫情扩大日本背锅?日媒:按理说,应该英国负责

据《日经新闻》报道,日本政府还在继续应对“钻石公主”号邮轮集体感染事件。2月19日下午,NHK援引日本厚生劳动省消息称,“钻石公主”号邮轮上,新增感染者79人,目前邮轮共计感染621人。

根据国际法上的“旗国主义”规定,“钻石公主”号邮轮的旗国是英国,存在无法适用日本法律和行政权的原则,这使得疫情应对工作变得非常复杂。

根据国际法上的“旗国主义”规定,“钻石公主”号邮轮的旗国是英国,存在无法适用日本法律和行政权的原则,这使得疫情应对工作变得非常复杂。

按国际法规定,英国该为邮轮负责

在国际法上,公海上的船舶采取由所属国管理的“旗国主义”原则。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规定,公海上的船舶适用于旗国的“排他性管辖权”。作为旗国的义务,规定“对其行政、技术及社会事项有效地行使管辖权及有效地进行监管”。

作为例外,只有在出现以下几种情况的时候允许其他国家进行取缔:海盗行为、奴隶交易、非法广播以及属于无国籍和伪造国籍等,但并没有涉及到像这次这种传染病疫情扩大的情况。

根据“旗国主义”原则,即使是在日本领海上航行的外国船籍的船舶,也不能适用与陆上同等的日本管辖权。管辖权仅限于犯罪结果影响日本之际的刑事审判权以及有关发生在领海通航期间的债务和责任的民事审判权等。

“钻石公主”号的运营公司“Carnival Japan”虽然位于日本东京都中央区,但是旗国是英国。这艘邮轮载有3711名乘客和船员,自1月20日从横滨出发之后,途经鹿儿岛、中国香港、越南、中国台湾和冲绳之后,于2月3日晚间停泊在了横滨海域。

在邮轮上,乘务员和乘客的集体活动和共用设施很多。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被认为是在航行期间出现扩散的。对于处在公海上的该船舶,在国际法上,日本没有采取措施防止感染扩大的权限和义务,应承担义务的是船籍所属的英国。

日本原本可以拒绝邮轮靠岸

据悉,在香港下船的乘客被确认感染病毒(2月1日)以后,该船仍在航行,餐厅等也在营业。2月3日,日本的检疫官等人员上船,启动了“登船检疫”。而彻底采取乘客在客舱待命等防止感染扩大的措施是在5日以后。

新型冠状病毒的检测体制存在极限,难以一下子应对船上全部约3700人。该船有来自56个国家和地区的乘客,各国都对本国国民的健康和处境表示关注。2月17日,美国用包机接回了“钻石公主号”邮轮上的328名美国乘客,然而《纽约时报》17日报道称,这些乘客中有14人检测结果呈阳性,而且在登机前才获知。加拿大、意大利和澳大利亚等国已决定派出包机,以色列等也要求让本国国民下船。

日本允许邮轮靠岸、承担乘务员及乘客的检查和提供生活支持,并非国际法上的义务。这是基于近半数乘客是日本人这一情况而作出的判断。结果,还将为美国和加拿大等国让本国国民下船和回国提供协助。日本政府相关人士表示,“本来是可以拒绝邮轮靠岸的。”

对于接纳可能出现集体感染的船舶,各国均犹豫不决。环游亚洲的邮轮相继被拒绝入港。美国荷美邮轮公司运营的荷兰籍的“威士特丹号”就是一例。该船自5日从中国台湾出发之后,找不到能靠岸的港口,在海上流浪了逾1周时间,直至被柬埔寨接纳。对于该船,日本也根据出入国管理法,拒绝外国乘务员和乘客入境。

国际法漏洞导致应对混乱?

据《日经新闻》报道,包括“钻石公主”号的情况在内,船舶的船籍国、运营公司所在国和沿岸国家均有所不同。一般来说,任何国家都不会积极应对本国国民几乎没有乘坐、或在地理上相距遥远的他国船舶。

虽然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要求旗国和船舶之间建立“真正联系”,但实际上,船舶的拥有企业和注册国不同的情况很多。有些国家期待获得注册费收入等,会比较容易给予船籍。在日本的邮轮中,巴拿马船籍很多。这种“权宜国籍船”过去就已经成为问题。

2月19日下午,NHK援引日本厚生劳动省消息称,“钻石公主”号邮轮新增感染者79人。截至目前邮轮共计感染621人。

而据此前日本厚生劳动省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当地时间2月18日晚上11点,“钻石公主”号邮轮上共确诊了542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例,这些确诊病例来自25个国家,其中,人数最多的为日本,共247人;其次为美国,共有77人。此外,还有来自加拿大、菲律宾、澳大利亚等国家和地区的感染者。据统计,这些感染者的年龄主要集中在50岁及其以上,共有469人,占到总感染人数的86.5%。其中,70多岁的感染者最多,达235人;其次为60多岁的感染者,为129人。厚生劳动省表示,目前,确诊的患者中,共有24名重症患者,其中一部分人正在接受集中治疗。

接回“钻石公主”号邮轮上中国乘客,首架包机从东京起飞

东京时间20日凌晨04:45(北京时间03:45),香港派出的第一架包机从东京羽田机场起飞,接回“钻石公主”号邮轮上的中国乘客。这架包机上的乘客有114人。第二架包机计划将于当地时间20日23点从羽田机场起飞。

海上隔离措施,封闭空间成病毒温床

从上图可以看出,从2月5日开始,邮轮上几乎每天都有新增病例,而且呈增长态势。

这就很可怕了。日本在国内外都遭受了相当大的压力。

说句公道的话,船上共有2666名乘客,1045名船员及工作人员,来自56个国家和地区,其中中国的乘客有311人。日本允许邮轮靠岸、承担乘务员及乘客的检查和提供生活支持,并非国际法上的义务,而是基于近半数乘客是日本人这一情况而作出的判断。日本政府相关人士表示,“本来是可以拒绝邮轮靠岸的”。

从时间线上看,因为香港男子被确诊为新冠肺炎病人,“钻石公主”号提前返航,这没错。2月3日,邮轮一靠岸,日本检疫人员上船,启动了“登船检疫”,这也相当迅速。

争议比较大的是,2月5号开始,日本方面要求“乘客在客舱待命”,隔离14天。

现在看来,密闭空间加剧病毒传播是无疑的。日本东京医科大学的中村茂树教授表示,“通过餐厅等大量人员接触的机会,有可能在船内发生2次、3次感染”。

隔离防期内,船上陆续有餐厅工作人员、饮料服务人员和客舱保洁员被感染;乘客房间无人打扫、更换寝具;狭小封闭的内舱占了三分之一,在无法开窗、没有窗户的房间,空调只能继续运行;物资匮乏,有人悬挂写着“缺乏药物”日本国旗向陆地求救……这些都加大了传染风险和乘客的恐慌情绪。

在对新冠病毒缺乏了解的状态下,日本承担了责任,但可能作出了一个错误的决定。

来源:北晚新视觉综合 新闻晨报 红星新闻 上观新闻流程编辑:TF03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国际 » 不止钻石公主号!另一艘国际邮轮患者确诊,但上千乘客已四散各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