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宝岛之战我军靠地雷救场?这件武器才是功臣,战果超RPG

珍宝岛之战我军靠地雷救场?这件武器才是功臣,战果超RPG

懂枪帝壹哥是军武次位面轻武专栏的官方啊账号,有趣有料,每日更新!

了解我军历史的朋友们一定都知道,在当年的珍宝岛之战中,一枚小小的反坦克地雷在关键时刻发挥奇效,炸断了敌人坦克的履带,一度扭转了战场上的局势。

从交战纪录来看,反坦克地雷的确是这场战斗中唯一有效毁伤T-62主战坦克的武器,因此如今有很多人认为,在当年的珍宝岛之战中,我军完全就是靠反坦克地雷救场,甚至是靠这枚地雷改变了历史,但事实真的如此吗?

珍宝岛之战我军靠地雷救场?这件武器才是功臣,战果超RPG

▲隐蔽在密林中的苏军T-62坦克车队 (车辆来自远东第135摩步师)

客观地讲,反坦克地雷在这次战斗中的确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对于打击敌人的嚣张气焰甚至是对我国坦克的后续发展都产生了或多或少的影响。不过,如果说地雷是那场战斗中唯一立功的装备,就有些言过其实了。

当时,除了56式40毫米火箭筒和56式85毫米反坦克炮外,我军还装备有一款反坦克利器,它就是中国国产56式75毫米无后坐力炮(这一年定型了太多经典武器!)。

珍宝岛之战我军靠地雷救场?这件武器才是功臣,战果超RPG

▲上世纪70年代我军使用56式无后坐力炮训练

56式无后坐力炮可发射多种类型的弹药,在使用杀爆榴弹时,最大射程为6500米,弹片有效杀伤范围约150平方米;当发射旋转破甲弹时,直射距离近400米,最大破甲厚度约120毫米;而发射微旋破甲弹时,直射距离约600米,最大破甲厚度可达180毫米。

珍宝岛之战我军靠地雷救场?这件武器才是功臣,战果超RPG

▲美军在朝鲜战争中曾大量使用无后坐力炮

由于其原型(美国M20型75毫米无后坐力炮)诞生于40年代中期,因此其针对的主要是二战后期的中型坦克(如T-34/85、“黑豹”等),面对战后出现的T-54/55和T-62坦克则明显力不从心。

珍宝岛之战我军靠地雷救场?这件武器才是功臣,战果超RPG

▲70年代驻扎在波兰的苏军T-62主战坦克 (该车实为T-64服役前的过渡装备)

从基本参数可以看出,56式无后坐力炮根本无法击穿T-62主战坦克的正面装甲(炮塔防盾处装甲厚达242毫米),其与当时的56式火箭筒(仿制自苏联RPG-2)基本处在同一水平线上。不过,身为火炮,其相对火箭筒而言还是具有一定优势的。

珍宝岛之战我军靠地雷救场?这件武器才是功臣,战果超RPG

▲56式无后坐力炮结构示意图 (图片来源:轻兵器)

最明显的一点,就在于56式无后坐力炮拥有更远的直射距离,这对于反坦克作战具有重要的价值。而56式火箭筒的一大缺点就在于其射程较近,事实上,自二战德国“铁拳”火箭筒诞生以来,各国就在持续不断地增加这类武器的射程。

珍宝岛之战我军靠地雷救场?这件武器才是功臣,战果超RPG

▲早期的铁拳30几乎就是一种自杀性武器

早期增加射程,主要是为了确保发射人员不会被火箭筒自身所伤。例如,二战期间的铁拳30火箭筒射程只有30米,在使用时无异于让士兵与坦克同归于尽。直到铁拳60出现后,才勉强让射手有了生还的可能。

珍宝岛之战我军靠地雷救场?这件武器才是功臣,战果超RPG

▲RPG-2(上)与RPG-7(下)火箭筒对比

战后诞生的RPG-2虽然在射程上已经超过二战后期的铁拳60,但这依然不能满足苏联军队的需要。事实上,RPG-7相比RPG-2的一个重要改进之处,就在于大大增加了武器的射程。

珍宝岛之战我军靠地雷救场?这件武器才是功臣,战果超RPG

▲RPG-7相比RPG-2的一个重要改进 就是大大增加了射程和威力

苏联这样做的目的,就是要让发射人员处于相对更安全的位置,当然,RPG-7将射程进一步提升至350米,主要是为了保证发生人员不被敌方的轻武器所伤害,当时苏联要求RPG-7的最大射程至少要超过AKM突击步枪的有效射程(即300米)。

珍宝岛之战我军靠地雷救场?这件武器才是功臣,战果超RPG

▲手持56式火箭筒的我军战士

珍宝岛冲突期间,我军虽然还没有RPG-7这样成熟的反坦克武器(仿制自RPG-7的69式火箭筒在上世纪70年代才服役),但无后坐力炮却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我军反坦克武器在射程上的严重缺陷,其甚至可以从600米的距离上开火,这使炮手可以相对更从容地对目标进行瞄准和射击。

珍宝岛之战我军靠地雷救场?这件武器才是功臣,战果超RPG

▲面对敌方装甲车,56式火箭筒也在 战斗中取得了不少战绩

当然,你可能会说,既然都打不穿T-62坦克的前装甲,那么能在远距离开火又有什么意义呢?需要说明的一点是,T-62坦克并不是当时苏联方面唯一的参战武器,无论T-62坦克有多么的坚不可摧,坦克永远不可能脱离步兵掩护而单独作为进攻的矛头。

即便在机械化军队中,也无法脱离步坦协同这个基本前提。作为当时苏军机械化步兵的核心载具,战场上出现更多的反而是BTR-60轮式装甲输送车。面对这样的轻装甲目标,我军的火箭筒与无后坐力炮完全没有压力。

珍宝岛之战我军靠地雷救场?这件武器才是功臣,战果超RPG

▲BTR-60当时是苏军最主要的装甲车辆

1969年3月15日上午9时30分,我军无后坐力炮排的两个班携带2门56式无后坐力炮登岛参战。在整场激战中,我军共取得了击毁敌人装甲车6辆、炸瘫敌人坦克1辆的优异战绩,这其中多数为56式无后坐力炮的功劳。

珍宝岛之战我军靠地雷救场?这件武器才是功臣,战果超RPG

▲被反坦克地雷炸毁的苏军T-62主战坦克

应该承认,地雷在关键时刻发挥了重要的作用,甚至一度打乱了敌人的阵脚,但必须看到的是,大量毁伤敌伴随装甲车辆,也是迫使苏军被迫撤回的重要原因之一。装甲车的较大损失,势必会影响到苏军的步坦协同。

试想,即便当时那辆T-62主战坦克没有“踩中”地雷,只要BTR-60装甲输送车被我军消灭殆尽,主战坦克势必将被孤立甚至会被我军反坦克火力所包围。在没有伴随步兵的掩护下,我军的反坦克武器将有机会从敌坦克相对薄弱的侧后方向对其发起致命打击。

珍宝岛之战我军靠地雷救场?这件武器才是功臣,战果超RPG

▲T-62当时已不是苏联最先进的主战坦克 (图为演习中的苏军T-64主战坦克)

当时真正令我国感到担忧的,并非是已经大量服役的T-62。早在珍宝岛冲突爆发两年前,划时代的T-64主战坦克就已经开始进入苏军部队服役。与T-62大量继承自T-54/55不同,T-64主战坦克的设计完全可以视为一场革命。

珍宝岛之战我军靠地雷救场?这件武器才是功臣,战果超RPG

▲1984年国庆阅兵式上亮相的 新型国产反坦克导弹

面对这样的对手,我军当时面临着巨大的挑战。也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我国先后研发了包括82毫米无后坐力炮、69式火箭筒及红箭-73反坦克导弹在内的一大批新型的反装甲武器。

珍宝岛之战我军靠地雷救场?这件武器才是功臣,战果超RPG

▲解放军使用82毫米无后坐力炮对 堰塞湖礁石进行射击

今天,无后坐力炮在大多数国家的军队中,已经被火箭筒和反坦克导弹所取代。当前我军正不断提升基层单位的火力,随着新型火箭筒、榴弹发射器的不断加入,我军对于无坐力炮的需求已经大大减弱了。但作为一种用途广泛且成本低廉的多用途武器,无坐力炮至今依然在一些特殊场合中发挥着余热。

珍宝岛之战我军靠地雷救场?这件武器才是功臣,战果超RPG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军事 » 珍宝岛之战我军靠地雷救场?这件武器才是功臣,战果超RPG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