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息一个月,终于可以上班了!”小伙复工后,最想补过情人节

“啊,稍等一下啊我实在听不清楚,我现在走出来哦!”张伟扯着嗓子道。

机器的轰鸣声由近及远,直到被隔绝在门后,“好了,你问吧,我估计随时得进去忙,你别介意啊。”

复工一周后,经过几天的产能爬坡,杰克缝纫机股份有限公司台州椒江新厂平缝装配车间,将生产线上的日产量,稳定在了8小时70台左右,基本达到了最高产能。

1994年出生的班组长张伟,心里一块石头也算落了地。

“按照这个产能的话,目前给我们组排的订单,应该都能按时完成了。”张伟挺开心。

“休息一个月,终于可以上班了!”小伙复工后,最想补过情人节

员工篇:

在家休息了一个月

终于可以复工了

2月12日,是在家里休息了近一个月的张伟,复工首日。

“终于要上班了,太好了!再不能休息下去了,得出来工作。”

虽然疫情的紧张气氛仍在周遭弥漫,但也按捺不住他一颗迫切复工心。

早上七点多,张伟戴好口罩手套等防护装备,告别家里二老,踏上复工之路。

街上,零星散布着去上班的车辆和行人。在张伟记忆里,从未有过哪年的节后复工,像今年这样安静,和“戒备森严”。

村口,需要测体温、登记几点出发、去哪里、公司证明也要一并看过,才予以放行。

20分钟的车程,到了厂里,隔着口罩,张伟也能闻到空气里弥漫的消毒水味。

厂区门口,设立了入厂检疫通道,企业管理人员和员工需先领取健康证和通行证。

在这张健康证上面,共有9行信息,除了出村时间、进厂时间、进厂体温外,还需填写员工的中午体温、出厂时间、出厂体温、进村时间、进村体温等。

经过一项项登记后,张伟换上统一的工作服,进入车间。

“休息一个月,终于可以上班了!”小伙复工后,最想补过情人节

“第一天复工的员工,基本都是椒江区内的、身体健康达标和从未与疫区人员有过接触的本地员工。”张伟所在的装配车间,共有员工400多位,第一批复工的有100多位,大约三分之一。

身体健康就直接可以复工?并没那么简单。复工前,杰克缝纫机的员工,还得通过一场考试。

疫情期间,公司就将防疫手册下发给每个人,在复工前,将会通过在线答题的方式“考核”,全部答对后,才能正式复工。

记者看了下,都是防控知识的选择题,像“什么是密切接触者,下列说法错误的是”、”体温异常是指体温大于多少?”“关于废弃口罩处理方式,不正确的是”……

“复工后,公司会根据不同岗位,给员工发口罩、消毒液、手套、防护服、护目镜等防护用品,口罩每个人都有,每天至少发两个。”张伟说。

“休息一个月,终于可以上班了!”小伙复工后,最想补过情人节

比起以前的嘈杂热闹

如今的车间安静了许多

早上8点,正式开工。一开始,只开了三条生产线,每条生产线大概十来个人,间隔至少都有两米,远一点的,能隔十来米。

员工们,无一例外带着口罩,每天也至少要洗四五次手,每次不少于30秒。

张伟最直观的感受,就是这几天的车间,一下子安静了许多。

“以前的车间,尤其休息的时候,很热闹的,一圈人围坐在一起,吃饭聊天,或者看视频打游戏,而现在,大家几乎都不怎么说话,休息时间也是各管各的,保持距离,车间里安静多了,每天的早会、平时的团队活动也全都取消了。”

虽然线下大家都需要“保持距离”,但沟通和慰问都转移到了线上,微信群里倒是热闹了不少。

“有的时候,领导还会在群里发红包,或者关心员工的身体,主要就是强调防疫,要我们保护好自己,保护好家人。无非就是沟通渠道变了,沟通还是没变。”

张伟告诉记者,复工后的前几天,路上都没什么人,厂区所在的园区里,也没几家复工的企业,从昨天开始,人才慢慢多起来。

以往,车间都是做六休一,生意比较好的时候,时常会加班,晚上加班3小时,或者周末加班。

为了赶工,上周末,厂区加了复工以来的第一个班,在张伟看来,这样的特殊时期,能忙起来,是好事。

“休息一个月,终于可以上班了!”小伙复工后,最想补过情人节

食堂关了门,统一点盒饭

“三荤两素,还蛮丰盛的”

为了防控疫情,避免聚集,公司的食堂也关了门,中午统一配送盒饭,大家分散在各处吃。

“盒饭是25元标准的,有带鱼、猪肉炒茭白、虾,还挺丰盛的,我还拍了照呢。”

“休息一个月,终于可以上班了!”小伙复工后,最想补过情人节

从1月14日开始春节放假,原本2月5日开工,由于疫情延后了一周开工,在家吃了快一个月的家常菜,张伟开始有些想念食堂和盒饭的味道。

对于盒饭,张伟挺满意,只是原本并肩吃饭的“饭搭子”,如今只能离得远远的,各吃各的了。

一台缝纫机,从机壳装配成整机,需要13个人的流水线,手工装配完成。

张伟告诉记者,自己所在的装配车间,是人员相对最密集的部门。但车间常通风,人员间距大,防疫装备到位,员工们倒也不担心。

“去年同时期,上班时间从早上8点到下午5点,每周还要晚上加班三天,以赶工生产。现在,早上开工还是不变,到下午会提前、分批次下班,最早一批四点二十,每十分钟下班一批,晚上都不加班。”

经过几天的产能爬坡,张伟负责的生产线日产量逐渐跟了上来,稳定在8小时70台左右,达到最高标准产能——8小时72台。

“以前我们每个月月初就会排好每天每组生产多少量,最近受疫情影响,只能当天来排,目前我们组排单总量在300台左右,基本能按时完成。”

“休息一个月,终于可以上班了!”小伙复工后,最想补过情人节

等疫情过去后

想给女朋友补过个情人节

在家里休息的这个月,张伟也经常会跟朋友们在线上聊,到底什么时候能开工,“大家都想早点上班,都呆不住了。”

得知杰克是台州市椒江区最早一批复工的企业后,张伟身边不少朋友都表示羡慕。

“太幸福了你们,这么早就复工了,我们公司三月份能不能开工都还没确定,好怕我失业啊!”有朋友开玩笑道。

“没事,你可以来我们公司啊!”张伟宽慰朋友,顺便“挖”起了人。

“我反而觉得,等疫情过去后,订单量会大幅反弹回来,今年说不定会很忙。我在公司的7年间,无论市场环境如何,公司都经受住了各种各样的考验,生意一直都很好,从来没有闲下来的时候。即使有波动,也比其他同行好很多。这段时间确实比较冷清,但随着疫情得到控制,复工企业越来越多,市场也会恢复正常的,估计也就2月公司会受影响大一些,3月开始就好转了。”张伟表示。

目前,员工每个月工资都雷打不动到账,但张伟也做好了吃几个月老本的准备。

“如果能正常发,当然最好,但如果少发或没发,特殊时期,我也理解的,毕竟也没有开工,没有付出劳动。也要跟公司一起扛,毕竟工作这么多年了,积蓄还是有一些的。”

张伟说,这次疫情,无论对自己或是家人,都是一个特别的回忆。

“现在家里人对饮食、对健康开始重视了起来,最近陪他们的时间多了,给家人做饭的次数也多了,我做饭本来就还挺不错的!”

这个春节,张伟也静下心来,读了好几本原来买回来后都没拆封过的书,觉得很有收获。

“等疫情结束后,第一是希望尽早恢复原班组的生产,然后,我想带女朋友出去吃饭看电影,”张伟有些害羞,他和女朋友是异地恋,已经有一个多月没见面了。

“情人节的时候,我们也在加班,只能抽空和她视频‘云过节’,等疫情过后,想好好给她补过个情人节,我相信这一天,很快就会到来啦!”

“休息一个月,终于可以上班了!”小伙复工后,最想补过情人节

CEO篇:

二十多年的从商生涯

这次是前所未有的挑战

2月17日,是杰克缝纫机股份有限公司台州椒江新厂节后复工的第六天,而公司CEO阮林兵,已经失眠二十多天了。

“要么凌晨四五点才睡,要么三点多就醒来,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就再也睡不着。从大年二九开始到现在,我和团队班子一天都没有休息过。在公司二十多年来,这次是空前的挑战。”

复工以来这将近一周时间里,阮林兵和团队既要随时了解员工情况、不断制定政策、防控疫情,又要抓生产,目前的当务之急,就是完成医用防护服生产企业急需的七万多台缝纫机。

可复工之路,却是一场耗时、耗力、耗钱的“拉锯战”。

“休息一个月,终于可以上班了!”小伙复工后,最想补过情人节

达标员工“回不来”

每天花上百人力在防疫和协调

记者了解到,椒江新厂一共有员工2500多名,目前复工的已有1400多名,返工人数在一半以上。

厂区里共有20多条生产线,目前恢复了8条生产线,目前日产量稳定在600台左右,产能恢复了三、四成。

“但什么时候能全面恢复,这个还是很难讲。”阮林兵告诉记者,目前的疫情管控还是比较严,允许复工的员工也需要各项条件都符合标准。

但“达标”员工,却仍有部分无法返工,这让阮林兵很头疼。

“这两天我们有三分之二返工员工下不了高速,有些是通行证还来不及批下来,人已经到了;有些是带了家属和孩子,孩子在这里读书,一家子在这里生活的,但这些家属没有通行证,也下不来。”

公司就得想办法交涉,去找相关部门沟通、找高速方面沟通。

而在采访前,阮林兵刚开完临时会议,又遇到个难题,“之前我们得知的是,员工自驾返回,路过湖北,只要不下高速就没关系,现在又得知,只要路过湖北,能看到湖北相关的省、市、区标志的,通过手机能查到轨迹,不管有没有下高速,返回后都要进行隔离,或者不能返回。昨天返回的20个人里面,有好几位原本以为可以复工的,又不行了。”

公司只能紧急通知300多位已在路上的员工,返程途中务必绕开湖北省。

终于下高速后,还有新难题:

“返程员工有70%左右都是租住在村里的,有些村还在封道,有些村里的房东也不看什么复工证明,不让他们进去,公司也得去协调,找街道、找村支书、找房东,一位位谈过,这个工作量非常大。”

阮林兵告诉记者,为了防控疫情、协调复工,公司临时成立了很多小组,像高速路口接人组、机场接机组、火车东站接站组,以及公司每天的消毒、测量体温等防疫小组,每天至少要花费上百人的人力。

“休息一个月,终于可以上班了!”小伙复工后,最想补过情人节

急需完成7万多台缝纫机

用于生产医用防护服

这几天,公司正在抓紧生产医用防护服企业急需的七万多台缝纫机。阮林兵说,无论如何要先把这部分做出。

“正常的时候,7万台十几天左右我们就能做完,目前看来的话,估计会晚个十天二十天。因为开始几天产能几乎没有,这两天开始稳定在600台,同时,新订单也在不断增加。”

公司目前的8条生产线,全部进行了“重组”,即使复工人员全部上岗,产能也需要2个月才能稳定。

“从生产到装配都是一条条流水线,现在完全打乱了。有些重要岗位的员工回不来,有些岗位又来多了,就还得重新培训缺口岗位员工,再从生手到熟手。原本一条熟练的生产线每天能做100台,重新调配过后,第一个月最多只有五六十台,第二个月才能企稳。”

阮林兵说,理想的情况下,最快2月底,除湖北以外的员工都复工,产能能达到70%左右,到3月底湖北的员工也复工,产能能回到90%以上。

以往,由于杰克股份不错的效益,以及高于同行业的薪资,公司的人才年流失率仅为2-3%。今年,受疫情影响,阮林兵预计,员工流动率在10%左右。

“休息一个月,终于可以上班了!”小伙复工后,最想补过情人节

2月的产量大幅下降全年影响目前无法预判

记者了解到,公司的订单构成中,防护服的量只占了10%-20%,绝大部分订单还是来自于传统服装。

但大部分传统服饰还未复工,公司目前还没有接到新订单。

原本,每年的春节后,是杰克一年中销售最旺的时期,一个月订单量在二、三十万,销售额五、六个亿左右,服装厂复工后,需要增产、买设备,都是这时候来下单。

而今年2月,阮林兵预计产量在3万台左右,相比去年同期大幅下降,3月预计提升到12万台左右。

“第一季度,经营效益预计影响一半左右,对全年的影响,现在也很难预判。即使等到疫情过去后,可能旺季的时机也过去了,到时会不会有报复性增长、增长多少,也很难确定。”

同时,人力成本、固定资产折旧成本等,也压在身上。

据了解,整个杰克股份所有员工的人力成本,每个月达到两、三千万元人民币,单台州椒江新厂的人力成本,就超过一千万。

“工资是每个月20号发上个月的,本月20号,会给所有员工发全额工资,下个月会根据根据人社局相关规定,制定相关政策,但不会不发。”阮林兵表示。

财务和人力方面的支出,毕竟还是可控的,最令阮林兵揪心的,还是疫情的防控、员工的动向。

“每天都有很多临时的、紧急的、还未来得及规范的事情要做,什么问题要跟谁对接、怎么解决、多久能解决,都需要第一时间形成流程。员工复工的筛选名单也要不断核查,每天都有员工回来,我们也很担心,也得时刻关注各地的疫情案例,但员工也没法确定自己跟谁接触过,万一出了事情,整个厂都得停工,还有医疗、隔离以及安抚员工家庭方面的费用,所以我们必须要尽可能的防范。”

种种不确定性,让阮林兵和团队从年二九就开始忙碌,拟防疫方案、返工方案、再推翻、再重拟、再改动……几乎没什么睡觉的时间,或者说,也睡不好。

阮林兵坦言,这是自己在公司二十多年以来,遇到过的最大挑战。

“休息一个月,终于可以上班了!”小伙复工后,最想补过情人节

政府陆续出台企业帮扶政策

我们在等“春暖花开”

作为台州制造业的代表企业之一,又是上市公司,杰克股份被视作台州民企的标杆。

根据公司2019年度三季报,杰克股份总营收29.16亿元,净利润达2.52亿,截至2月17日,公司总市值101.9亿元。

在A股市场,杰克股份也是罕见的三兄弟共同持股的民营企业。

农民出身的阮福德、阮积明、阮积祥三兄弟,上世纪80年代,还在东北的林海雪原里挑着货担补鞋,为生计奔波。

1995年,三兄弟创立了仅有10来个工人的小作坊——台州市飞球缝纫机有限公司。

25年后的今天,三兄弟不仅将杰克股份推上资本市场,更使杰克成为全球销售额最大的缝纫机生产商。

经历过重重考验的杰克,在如今的CEO阮林兵看来,虽然疫情会有影响,但他依然能看到希望。

“目前各地都已出台各类企业帮扶政策,浙江自然是走在前列,比如像税务上、工资、社保等方面的补贴,如果员工隔离,产生的酒店费用、医疗费用补贴、接员工回来的包机费等,都在一步步出台,疫情过后,会统一核算后发放及落实。”

阮林兵表示,从产业链来讲,服饰企业、经销商、缝纫机的零部件企业等,都在逐步复工,公司的产品,在通行证办理、发货、上高速、海关报关、通关等方面,也正在申请开辟绿色通道,员工返程遇到问题,也在一点点解决。

“现在又要抓经营、又要抓防疫,而且还是抓防疫的精力多一点。等疫情过去后,希望第一时间全面恢复公司正常的生产经营。我们也在等春暖花开的那一天!”

来源: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高佳晨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传媒 » “休息一个月,终于可以上班了!”小伙复工后,最想补过情人节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