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时席席牺牲后,其父时卫东强忍悲痛戴上儿子警帽重返岗位

来源:交汇点新闻客户端

“儿子走了我还在,一顶警帽两人戴”

“敬他们满身伤痕还如此认真,敬他们逆流而上还奋不顾身,敬他们泪流成河还如此诚恳”……这是一名网友在“徐州警方”微信公众号后台的留言。 2月11日晚9 时45分,江苏省徐州市公安局铜山分局巡特警大队辅警时席席突发心梗,经抢救无效牺牲在抗疫一线,年仅30岁。当同为辅警的父亲时卫东从铜山分局郑集派出所一线执勤卡点匆匆赶到40公里外的铜山区中医院时,在见到儿子遗体那一刻当场晕了过去。儿子离世后第4天,时卫东戴上儿子警帽,毅然返回到疫情防控一线。

站就站到战疫最前沿

临近春节,铜山万达广场人流量明显增大,随之而来的各类纠纷、警情不断,时席席和战友们就一直坚守在这里的警务站。 1月24日,除夕,刚刚调休半天的时席席又接到紧急任务火速赶回警务站。年初一上午,拖着疲惫身躯回家的他向母亲陪着笑脸:“妈,儿子到家就是年,等我放假了,咱们带孩子一起出去玩!” 26日,疫情防控形势愈发严峻,原在巡逻组的时席席主动请战,加入危险最大的疫情防控突击组,毅然站到抗疫最前沿。对此,席席这样跟妻子解释:“工作就是这性质,再危险也得上!” 艰苦卓绝17天,时席席既承担日常巡逻防范、防控宣传、维稳处突、简易警情处置等任务,又参与涉及防疫的各类备勤、盘查工作,还负责圭山菜市场等人员密集场所的疏导。白班,每天要巡逻10次,每次5公里;夜班,也至少巡7次。 “何队快来,席席不好了!”2月11日晚9时许,巡逻中队副中队长何山听到呼喊,跑到时席席的宿舍,席席脸色煞白,已失去意识。何山他们立即进行心肺复苏,并拨打急救电话,送至医院后抢救无效,席席不幸离世。何山抱着他哭喊:“席席,我知道你累,可不能这么歇下啊!” “疫”线坚守的日子,时席席每天都会挤出一小会儿和家人视频“团聚”。11日晚7时,席席还给父亲打电话:“爸,疫情形势很严峻,你们多注意安全!”女儿吵着要零食,席席许诺:“妮儿,等爸爸回家,给你带一大袋奶酪棒!”女儿咯咯地笑。然而,两个小时后,席席走了……

儿子时席席牺牲后,其父时卫东强忍悲痛戴上儿子警帽重返岗位

这个寒冬最可爱的人

同事眼中,时席席是一个踏实肯干主动作为的小伙。“任务交给席席,我们放心!”这是巡特警大队大队长李辉曾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2月1日,政府投放平价口罩,天赋广场一家药房是铜山城区较大的售卖点。时席席主动联系值班民警和队员,制定五米一哨的预案,并提前画好排队路线。清早7点,席席就在现场维持秩序:“大家拉开距离,不要拥挤,不要摘掉口罩!”一句话重复了上千次。在科学引导下,群众有序购买,未发生任何拥挤、推搡问题。席席更加坚定了信念:“守好自己的责任田,就是对平安最大的奉献!” 席席是个有心人。2月3日,在辖区巡逻时,发现有人在口耳相传“4日某企业将在万达广场免费发放口罩”的信息,席席立即向民警、派出所和相关企业进行核实,最终确定该信息系谣言。他及时向群众辟谣,并依托警务站和微警务平台开展防谣宣传,有效消除了一起人员聚集事件。 席席更具热心肠。寒夜蹲守,他抢在前头,“我胖,比你们撑冻!”;巡逻中发现心梗病人,他及时送医转危为安;队友父亲车祸困难,他率先捐出1000余元。工作以来,共协助抓获网逃等违法犯罪人员30余人,救助群众50余次。 巡区的商户们都熟悉这个笑起来腼腆、工作负责任的“小胖子”。“你们一定要加油!一定能战胜疫情!你们是这个寒冬最可爱的人!”……连日来,群众纷纷通过网络留言表达对席席的怀念与敬意,还有人直接给警务站送来了热腾腾的饭菜。

儿子时席席牺牲后,其父时卫东强忍悲痛戴上儿子警帽重返岗位

齐奔“疫”线父子兵

大年初二,儿子硬核请战的同时,父亲也主动报名参加了所里的加班执勤。时卫东原是煤矿工人,2018年企业“买断”后,在儿子的鼓励下,到远在农村的郑集派出所做了一名辅警。 疫情防控阻击战打响,郑集所接到3个检查点的守控任务。所长闫飞在微信群里发了信息,征询大家谁能来加班,时卫东第一个回信报了名。“老时母亲长年患病,小孙女又很依赖他,一老一小都要照顾,大过年的赶过来,我知道他克服了很多困难!”闫飞很感激,时卫东当天就上了检查点。 从那天起,时卫东的工作就没有间断,他白天巡逻,晚上守卡,冒着风雪严寒连续在三镇交界的林洼卡口守了整整3夜。初二当天,时卫东他们就排查了80余名湖北返徐人员,提醒他们回家注意自我隔离。 “老时是个多面手,一人顶几个用,事儿交到老时手里,我就放心了!”所长闫飞对时卫东的评价同大队长李辉对席席的评价如出一辙。 防控启动伊始,防护物资奇缺。兼职内勤的老时一天之内跑遍了整个徐州北部和郊区,硬是东拼西凑出2箱30余瓶消毒液。他还甚至把春节前给感冒的小孙女买的10几个口罩都奉献出来,分发到一线民警、辅警手中:“太少了,你们先凑合,我再想办法……” “我在农村奔忙的时候,想着儿子也在城区巡逻着,我们父子俩也算是并肩战疫,那时候心里感觉暖暖的!”时卫东揉着布满血丝的双眼,沉浸在对儿子的追忆中。

儿子时席席牺牲后,其父时卫东强忍悲痛戴上儿子警帽重返岗位

你没站完的岗爸爸站

时席席奔赴突击组报到的那天,父亲亲自把儿子送到了大队,看着他走进去。谁曾想,这却是儿子留给父亲的最后一个活生生的背影。那一刻,竟是父子俩的诀别。 从2014年春节起,小席和老时一家人就已经连续6年没能聚在一起吃顿年夜饭了。“一开始我不理解,什么工作过年还不能回家吃顿饭?后来当我也成为一名辅警,才终于理解了孩子!” 就在今年春节前,席席曾兴奋地跟父亲说:“爸,今年我能回家过年啦,到时我准备在家多过几天,好好陪陪你们和两个‘毛妮’!”两个“毛妮”是他对爱人和女儿的昵称。这个梦想,却永远成了空。“自从参加工作,他就没有家了!”对儿子的心疼、不舍,甚至是“恨”,还有理解和包容,都尽在这一句话中。 席席走后,全家人深明大义,强忍悲痛,没有设置灵堂、没有举行遗体告别仪式。仅仅4天时间,儿子安葬后,稍作调整的时卫东又回到了郑集镇的疫情防控一线,和战友们一道轮班值守。对来往车辆人员逐一进行检查登记身份证、驾驶证、电话号码、车牌号码,跑辖区逐门逐户宣传疫情防控、核查人员信息……老时头上一直戴着的是小席的警帽,在他心中有一个坚定的信念:“儿子,你没站完的岗,没完成的工作,爸爸替你完成!” 被席席称为“小毛妮”的爱人宗桃桃,在徐州警方发布时席席离世贴文的公众号后台留言:“你没有尽完的孝心还有我,你没有看着长大的孩子,还有我,老公一路走好,希望天堂没有疫情!” 通讯员 苏宫新 交汇点记者 于英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儿子时席席牺牲后,其父时卫东强忍悲痛戴上儿子警帽重返岗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