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我家电视突然自主频繁换台,还时不时传出轻笑声,吓死我了

2001年的3月,公司委派我到合肥开拓业务。因为差费拮据的缘故,我在合肥大剧院旁边跟人合租了一个单位。

租住的单位不大,是原来粮食厅职工的宿舍房。房间大约有四十多平的面积,被精明的房主用厚夹板作墙,一隔为二后再分别出租给我和另外一个刘姓的房客。那个刘姓的房客,比我早先一步,所以抢占了靠阳台的那间,面积大光线好,环境很舒适。而我那间,既小又暗,并且潮湿。这样的比较,让我从一起先就开始很不爽。但是更不爽的事情,还在后面。要知道,像这种用纸夹板隔出来的房间,隔音效果其差。说句毫不夸张的话,隔壁的人就是放个屁、打个嗝,都好似在身侧般的一清二楚。而那刘君,犹为喜欢看电视,并且好像耳背似的,一向喜欢把电视声音开得很大。

这样的情况,让我真的感到很痛苦。早上才是五、六点,我还在香甜的睡眠之中,这家伙已经把电视打开,或是新闻,或是广告,再或就是夹杂着他响亮的打鼾声;到了中午,我累了半天,回来想要午睡一会儿,这家伙还在看电视,从这个台换到那个台,一刻也不曾停歇;而晚上,即使我再晚些回来,他的房间也总会点着灯,电视里正很大声的播映着午夜剧场。

这样的日子,过了一天又一天,渐渐到了难以忍受的地步。我决定找他谈谈。方式很委婉,我相信他也听懂了,但是效果甚微。也许是久已养成的习惯很难改变,也许是他真的是有些耳背,总之,他基本上还是依然如此的我行我故。有时候,我实在是忍受不了了,就会敲敲那纸夹板,示意一下。可他貌似很幽默的也敲几下,表示回敬。我真的快要疯了。创业之初,压力本来就很大,工作时辛苦疲惫,休息时又难得安宁。我的精神到了极限,随时可能崩溃。

于是,我决定要好好的惩罚他一下。

有一天晚上,我躺在床上难以入眠。隔壁的电视里枪炮齐鸣,而他也是鼾声如雷。我盯着夹板墙,脑子里不停的乱搜着可以整治他的方案。忽然的灵机一动,我想到了一个整盅他的恶作剧。第二天的中午,我借故去了一次他的房间,观察了一下他房间里的摆设,同时也粗略的研究了一下他的电视机。下午的时候,我买了一把梅花起子,然后趁着隔壁没人,在靠着角落的夹板墙上钻了一个小小的洞。一切工作准备就绪后,我开始等待。到了晚上,隔壁的电视机如期开始工作。这个时候,我在房间里掏出了下午在电器商店买回来的摇控器,对着小洞按了一下关闭的按扭。只听那边“叭”的一声,电视机就没了声音。接着听到他“咦”了一声,然后电视又响了起来。我在这边,强忍着笑,又胡乱按了一下数字键。电视马上就换了一个台,然后听到他又“咦”了一声,电视仍给按了回去。我的心情,更是

痛快起来,报复的快意,促使我开始在摇控器上乱按一气。那边的电视,也就像是发神经一样的,换台。这个时候,听到隔壁在“啪啪啪”的拍打着摇控器,很快的又可以听到他下床穿拖鞋,然后“嗵嗵嗵”的跑去拍打电视机。这样折腾了大概半个小时,他终于死心放弃,把电视关了,睡觉。

那一晚,睡得可真香。一直到早上五六点的时候,被电视机的声音吵醒。但是我丝毫没有不爽的心情,反而很乐意奉陪他一起玩。结果,自然是他快要疯了。那天,我没有出门,把自己紧锁在房间里静观其变。早上八点的时候,我听到他抱着电视机出门了。然后很快,他又抱着电视机回来了。问题并没有解决,因为我还在背后恶搞。再接着,我又听到他把小区门口修电器的那个小年轻叫了过来。那个小年轻说了:“奇怪,电视机肯定是没有坏啊。可为什么会自动乱换台,自动乱调色彩、模式?”拆了查,查过后不行再拆,这样整整折腾了一个上午,最后两个人垂头丧气的一起离开了。

下午二三点的时候,我在水房洗衣服,看到刘君喝得满脸通红的回来了,后面还跟着三个大块头男人。难道东窗事发了?我有点害怕。可是没有想到的是,他居然招呼着他的朋友,开始打包,准备搬家。这让我很纳闷,洗了手去探个究竟。刘君家里乱的一团遭,电视机黑沉沉的紧闭着,那个摇控器在地上已经摔得稀巴烂。完全可以想像刘君当时肯定已经都要疯了。他看见我过来,上前勾着我的肩膀跟我说话:“我,我要搬了。这地方邪门……”我心里暗压着笑,装得很莫名的样子看他。他左右回顾了一下,突然低下头,在我耳边低声说起话:“知道不?这儿有鬼。昨天晚上我的电视发疯了,上午修家电的小东说电视没有问题,全是鬼闹的。”

“鬼?”

“是的,中午一起喝酒。小东说这儿死过人。我们之前的房客,有一个十一岁的儿子,晚上父母去打麻将,自己烧开水煮面吃,煤气中毒,死了。听说那小孩子就是因为看电视着了迷,忘记关火,煤气才泄露的……”刘君,把嗓音压得低极了,说的时候,满嘴的酒味,还不自主的打了两次寒颤,搞得煞有其事似的。我却实在是忍俊不禁了。刘君看我笑,不满的瞪了我一眼,不再理我。

那天下午,刘君很快的打包走人了。他没有把电视带走,说那东西晦气,连碰都不要碰了。走的时候,他把钥匙给了我,托我转交给房主,我答应了。

那天晚上,我把自己的所有物品,都搬到了另外一个房间。为了在新房客搬进来之前,首先占据好一点的房间。

摆设都跟刘君的差不多,床靠着夹板墙,方便看电视,也能一眼望到阳台,看到窗外,光线好,视眼开阔。一切整理完毕以后,我打开了电视。电视机很正常,正在播放着娱乐新闻,里面主持人正说到今天是愚人节,西方国家朋友之间如何相互整盅,捉弄对方。我突然的恍悟到今天是四月一日,于是更加开怀的笑了起来。

闲着无聊,我开始贴着墙壁搜寻我钻的那个小洞,果然很不起眼。找了好久,才被我自己发现。想想,也好在是纸板墙,才能钻洞。想想,也好在是那种对着任意方位都能摇控的摇控器,才起效果,否则还不知道要受那刘君的折磨到什么时候?那天晚上,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居然鬼使神差的,拿着摇控器,回到了原先的那个房间,对着小洞试着回顾一下整盅刘君的过程。

昨晚我家电视突然自主频繁换台,还时不时传出轻笑声,吓死我了

可是很奇怪,电视机居然没有反应,摇控器丝毫也不起作用。我试着变换着角度,可还是没有任何作用,电视机依然如故。我的额头上慢慢的渗出一丝汗,背上却开始阴嗖嗖的凉。搬后的房间里,空荡荡,我却觉得好像有一双眼睛在暗处盯看着我的一举一动。我不由打了一个冷颤,快步跑回自己的房间,对着电视机摇控。可是,还是没有任何反应。这到底是怎么了?

不过,随即的,我就想到了,原来在搬房间打包的时候,我把摇控器里的电池卸了下来。真是虚惊一场,自己吓自己。我拍拍胸口,轻轻的吁了一下气。可是,就在这时,忽然房间里“咯”的传来一声很轻微的笑声,然后电视机

开始自己换台,频繁而快速,一闪,紧接着又一闪……

我手中的摇控器,滑落在地上,一阵阴森的寒意爬上了背脊,黑暗好像从四面八方向我笼罩过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故事 » 昨晚我家电视突然自主频繁换台,还时不时传出轻笑声,吓死我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