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怀疑,我得了新冠肺炎。”

“我怀疑,我得了新冠肺炎。”

这些天,很多妈妈给我留言说疫情的事情,其中一位妈妈的留言引起了我的注意。她说:

“暖妈,这些天我一直怀疑自己得了新冠肺炎,前两天还有胸闷的症状,每天焦虑地睡不着,怕万一真的被传染了,我再传染给孩子。

但是我非常清楚自己从来没去过湖北,也没接触过湖北来的人,平时也特别重视防护,基本没有外出,出门就戴口罩,回来马上洗手洗澡,衣服也马上清洗,平时经常触摸的地方也每天消毒。

所以,我得新冠肺炎的机会可以说微乎其微,可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想法,总觉得万一呢,万一被感染了怎么办?暖妈可以跟我说几句,给些建议吗?”

“我怀疑,我得了新冠肺炎。”

这位妈妈的留言让我想起,我之前也有一阵怀疑自己是不是感染了病毒。

年前我带着暖暖去柬埔寨旅游,那时候看到不断上升的疫情数据特别揪心。回国之后,我异常小心,每天给家里消毒,测量自己和家人的体温,勤洗手,基本不出门。

但是有一天我发现自己有点胸口闷、气不顺,就开始怀疑自己感染了新冠病毒。

我仔细回想下,确定自己没有流行病学史(从未到过湖北疫区,也从未接触过湖北疫区过来的人员),有可能是咽炎还没好的症状。于是我在家大量喝水,正常时间作息,保证充足的睡眠,症状很快就消失了。

后来,新闻报道说存在无症状病毒携带者,我又觉得自己有点胸闷,测量体温的时候,体温有37.2°,我再次怀疑自己感染了新冠病毒。

“我怀疑,我得了新冠肺炎。”

暖姥姥让我赶紧检查一下,我心里也很慌,但觉得去医院肯定人多,怕出现交叉感染的情况,就找了一位医生朋友帮我判断一下。

我们视频了大概十几分钟,她详细地问了我的流行病学史,身体症状、饮食习惯等等。最后她说:“我看了你各种情况,也问了你的月经周期,我觉得你现在的情况是大概是处在排卵期,基础体温升高的缘故,如果没有别的症状,你可以过两天再测量一下。如果有其他症状或者体温持续升高,赶紧去医院排查。”

这两天里我总觉得心神不宁,一会儿就要测一下体温,好在没有其他任何的症状,体温没有升高,过了两天我再测量的时候,体温就恢复了正常,胸闷的症状也消失了。

直到这个时候,我才安心,相信自己一定没有被新冠病毒感染,之前不应该总是疑病焦虑,不但吓到了自己,还增加了家人朋友的心理负担。

这几天跟一些朋友在群里聊起来,发现身边不少朋友都有跟我类似的问题,有时候“疑神疑鬼”,是不是自己得了肺炎,又不敢去医院,也不敢告诉人,整个人一直处在不安之中,甚至有些人会连续失眠或者噩梦。

所以,今天特地邀请了我在读心理学博士班的时候认识的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妈妈南瓜,她是心理学专业出身,她会从心理学方面跟大家聊聊这个现象,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当然,南瓜的分享主要是想帮助大家尽量解除染病怀疑的焦虑,不是让大家有病不去医院,该去还是得去,如果真的有流行病学史,或者有持续症状,还是要去医院观察确定的。

文南瓜

1

大家应该听过这样一个实验。

一个囚犯被宣判死刑,某教授告诉他死刑的方式是割开手腕,让血流尽而死。接着教授用布把囚犯的眼睛蒙住,绑住他的双手,用刀在他的手腕上划了一下,但没有割破。之后打开水龙头,让囚犯听到滴水声,告诉他这是血滴在地上的声音。

囚犯真的以为自己的血不断地流出来,没过多久就死去了,实际上他的血一滴也没有流出来。

事后,教授在检查他的身体时发现,囚犯脸色苍白,身体呈现的状态跟大量失血而死的症状一样。

这就是说,囚犯因为相信自己一直在流血,致使他的身体产生了失血过多的症状,实际上,他是被自己的恐惧杀死的。

“我怀疑,我得了新冠肺炎。”

在心理学中,有个著名的“安慰剂效应”。

科学家在实验对象身上制造疼痛,然后用注入吗啡的方式缓解他们的疼痛。

连续几天之后,在实验对象不知情的状况下,用生理盐水替代吗啡,结果生理盐水也缓解了实验对象的疼痛。

这就是安慰剂效应,说的是病人虽然获得无效的治疗,但是“相信”治疗有效,而让症状得到缓解的现象。同样的,反过来说也成立,如果病人不相信治疗有效,可能病情就会恶化。

“我怀疑,我得了新冠肺炎。”

像是暖妈怀疑自己被新冠病毒感染,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她给自己做了心理暗示。

2

我认识的暖妈是个比较敏感的人,因为平常写文跟医生沟通也比较多,所以她对于身体上的任何不适症状都能马上感知到,觉得不舒服,基本都会及时到医院就诊。

比如,我了解到,去年她的眼睛被纸巾擦伤,因为工作紧需要出差到深圳,就没有在北京就诊,飞机一落地,她直接去了港大深圳医院看病。工作结束后,又回到北京进行治疗。

我们闲聊的时候,她告诉我,当时虽然开了药,休息了一阵子,但是她也一直留意眼睛的状态,直到复诊时医生说基本康复了,她才彻底放心。

“我怀疑,我得了新冠肺炎。”

这次在疫情爆发之后,其实很多人心里绷着一根弦,每天都不停地更新跟疫情相关的新闻和事件,这些信息都会对人产生极大的暗示。

暖妈说,武汉封城之后,她看着实时更新的疫情,觉得情况越来越严重。所以当她第一次觉得胸口闷、气不顺的时候,就会开始怀疑自己感染了新冠病毒,虽然后来症状消失了,她的疑虑其实还在。

而当她听说存在无症状病毒携带者的时候,疑虑被激活,马上开始担心自己是不是无意中接触过这类人群,所以当她体温达到37.2°的时候,就更加怀疑自己被感染了。

可以说,如果当时没有医生朋友帮她判断,在怀疑之下,她很大几率会吃不好、睡不好,身体状况会更加严重。我想,当时她在焦虑之下,一定会冒着交叉感染的风险去医院确诊的。

好在她的医生朋友安了她的心,果然后来好好休息了两天,她的体温恢复,症状也消失了。

3

疫情之下,很多人担心自己被新冠病毒感染,我们把这种情况称之为“疑病症”。

面对疫情,有恐惧和担忧的情绪,是非常正常的。这是人的心理防御机制在起作用。

而且别说是在这种特殊的时期,即便是岁月静好,有时候遇到突发情况,也会怀疑自己的身体是不是出了严重的问题。

如果大家也有跟暖妈类似的情况出现,不妨试试下面我说的方法,从心理的角度,“防御”一下自己的恐惧和担忧,缓解“疑病症”的状态。

1.别慌,先问问自己

如果你是个比较敏感的人,在怀疑的时候可以想一下之前有没有相似的例子。比如,身体不舒服的时候,怀疑自己病得很重,在检查过后一切正常。

如果有的话,当你觉得胸闷、憋气,怀疑自己感染了新冠病毒的时候,可以跟自己说这是自我暗示的结果,自己并没有真正地被感染。然后,回想一下自己是不是前阵子在饮食睡眠压力方面有什么需要注意的,缓解一下,让这种不舒服的状态快点过去。

慢慢地就会建立“我是健康的,没有被感染”的信念,疑病的担忧也就减轻了。

“我怀疑,我得了新冠肺炎。”

2.把手机放下,避免信息加载过量

持续地关注疫情信息,不管是谁,都会有恐慌害怕的情绪,尤其是那些未经证实的谣言,会加重我们的疑病症状。

关注疫情,每天看看电视新闻,再看一小时手机就足够了,而且就是看手机也要看人民日报、央视新闻这些权威机构的信息。睡前也不要刷手机了。

对于谣言,尤其是微信群里传播地不知来源的聊天截图,不要轻易相信。

平时可以做做其他的事情,转变一下关注的焦点,看部电影,刷一部电视剧都是好的选择。

3.跟信赖的家人和朋友交谈倾诉

在心理学上,一个人是否内心安静平和,通常跟他的“社会支持系统”相关联。简单来说,就是跟他的家人朋友和社会帮助有关。

如果要排解负面情绪,减少不良心理暗示,可以跟自己的家人、朋友、或是信赖的人聊一聊,说说自己的担忧或者焦虑,向他们寻求帮助。就像暖妈跟她的医生朋友求助是一样的。

而且现在各大心理平台都提供免费的公益咨询热线,适当关注,有需要的时候去咨询一下,也是可以缓解情绪,减轻疑病症状的。

“我怀疑,我得了新冠肺炎。”

4. 正常作息,规律饮食,做好个人防护

正常、规律、健康的生活作息和饮食习惯能最大程度避免身体产生不舒服的感觉,身体舒服了,也不太会怀疑自己被感染了。

但最重要的,还是要力所能及地做好自己和家人防护。防护才是最高级别缓解疑病症状的良药。

“我怀疑,我得了新冠肺炎。”

每个人面对危险的时候,都会无意识地采用一些捍卫自己心理的防御,给自己心理设个防。在我看来,“疑病”也是心理防御的一种,在新冠疫情这种社会级别的事件面前,“疑病”很正常,它能让我们更加关注自身和家人的健康,进而采取更多的防护措施。

但是,凡事过犹不及,过度疑虑,反而会让我们的身体产生不良反应,影响我们的身心健康。在这次疫情中,照顾好我们和家人最好的方式,除了做好防护,还需要调节好自己的心理,和家人朋友彼此沟通帮助。

希望我们能够彼此扶持,共度险情。

P.S.昨天看到一条新闻吓了一跳:“湖北新增新冠肺炎病例14840例。”看到标题觉得很恐怖,看到内容后反而觉得是一件好事。数据虽然吓人,但终归是实事求是,而且对于确诊的人来说,还能得到更多的医疗资源进行治疗。真相不是稳定的敌人,而是稳定的催生剂。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 END / ————

暖暖妈爱分享

北大硕士毕业。中科院儿童教育心理学博士班在读。

当妈后,更关注科学育儿,亲子教育,倡导有品质的生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我怀疑,我得了新冠肺炎。”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