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医护驰援日志|第一次进舱,感觉护目镜像紧箍咒

深圳医护驰援日志|第一次进舱,感觉护目镜像紧箍咒

胡丁玲。

2月14日 天气多云

深圳市二医院胡丁玲:中午没吃饭,中间一直都在出冷汗

中午1点,我进舱了!广东队有16个人进病房,本来外面的老师说只能进12个,但因为我们都是第一次进舱,大家都很想进去,老师就让我们都进去了。我们深圳队的6个人分在B区的同一边,两两一组,我和苏州哥一个组,管27个病人,其中有一个重病人需24小时吸氧。

进病房前,穿防护服等一系列步骤弄完以后,我的护目镜就已经起雾了,身上都是汗,但是我心里还是很激动,终于可以进病房了。

进去后,我和苏州哥巡视了一下自己的病人,每一步都走得很小心,生怕摔倒了。病人都比较稳定,而且都很理解我们很配合。有一个阿姨说,她孩子也是深圳的,让我感觉很亲切。

大概两个小时后,可能我的护目镜戴得太紧了,我感觉戴了个紧箍咒,而且中午没吃饭,中间一直都在出冷汗、很闷。我特别敬佩在一线奋战了很久的医务工作者,他们真的很伟大。

因为大家都是刚来不久,不是很熟悉,很多东西都需要相互帮助。我们这批进舱的人比较多,但是出来脱防护服房间每次只能进2个人,所以我们是分批出来。除了护目镜脱下来有专人浸泡循环利用外,其他都要处理掉。我希望在接下来的工作中总结经验,让自己更顺利一些。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深圳医护驰援日志|第一次进舱,感觉护目镜像紧箍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