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哥醉酒后的职业操守

伟哥醉酒后的职业操守

文 / 胡 合

那一年,单身的阿莲即将跨入不惑之年,她想处对象了。熟悉她的人都知道,阿莲喜欢抽烟、喝酒、社交圈子广的男人。经朋友说合,阿莲处上了对象,对象叫伟哥。

周末的晚上,阿莲跟着伟哥一起去朋友的公司谈事。事一边谈着,酒也喝着。席间,兴之所至,一瓶五粮液,伟哥独自喝了七成。

伟哥醉酒后的职业操守

酒酣耳热,伟哥话闸打开如决堤之水奔涌。他大说特说,逻辑思维缜密,推理自然而娴熟,看不出来有什么不对劲。

盛情难却,紧接着,3听500ml的青岛啤酒又被伟哥灌下了肚。

“我去上洗手间。”伟哥说着想要站起来,身子忽然就滑下了朋友公司那把上等工艺的红木太师椅。阿莲慌忙扶住他。“我又没醉!你不用扶我,我自己能走。”他撑着椅子站起来,东一脚西一脚摇晃着往包厢外面走。她跟着,把着他的肩膀。他甩开她,自顾往右走。“左边呢!这边!”她拉住他。“你怎么知道?你很熟?”“我刚才去过。”他并不听她说什么,径往左边晃了去。

廊间,迂回曲折,陈设着许多由红木做成的精美雕刻,据说都是纯粹手工完成。大象意取“吉祥如意”,鱼纹自然是“连年有余”,“喜上眉梢”之间喜鹊也正快活地哼着小曲,“鸟语花香”里仿佛有一股淡淡的清香袅袅而来……

伟哥被阿莲搀着,一头撞进了洗手间。回头冲她傻傻笑了一笑,利索地把门关了,不让她跟进去。

瞬间,呕吐声、水声、从伟哥喉间发出来的含混不清的话语声,交织着,听得阿莲的心一阵阵发紧。

伟哥醉酒后的职业操守

席散,朋友一再叮嘱,让阿莲开车送他回家。伟哥听话地应承着,连连点头。

沿着红色的地毯,他们下了电梯。深秋的寒风迎面扑来,阿莲替伟哥拢了拢衣领,拽着他往副驾驶那边走。他再一次甩开她,晃悠着坐到了主驾驶位置。她拎着包站在寒风里。

发车、挂倒档、方向盘往右打、换档、挂1档,方向盘往左一调,车子稳稳当当地停在她身边。她上了车。

伟哥醉酒后的职业操守

车子顺利出了小巷,右拐进入主干道。车流密集,他的手放在方向盘上,车子直线行驶,她在心里打着鼓。

“现在是新闻热播,某主干道刚才发生一起车祸,车主酒醉驾驶……”阿莲在心里编写着剧本,发现车子已经顺利过了一个红绿灯。“我不行了,过了这个红绿灯我就靠边,你来开。”伟哥终于说。她连声说好,把神思收了回来。

红绿灯早过了,伟哥没有停下车来。又过了多少红绿灯呢?不知道。他依然没有停车,即使在走直线时她能明显感受到车子在微微地左右晃悠。

“纸!给我纸!”忙乱间她递了一把纸过去,便看见他哇哇哇开始狂吐。他用左手拿纸堵住嘴边的污物,按开了窗户。右手依旧把着方向盘,不紧不慢地开着车。呕吐似乎还要继续,他打开右转向灯,往右边靠了靠,停车了。

“哇啦啦!哇啦啦……”什么东西在倾泻而下,阿莲知道。阿莲知道伟哥不知道。她按下三角形的黄色警报灯。“哒!哒!哒……”警报灯不厌其烦地有节奏地响着,提醒着过往的行人与车辆,这是一辆异常停放的车子。他拨了一次转向灯,接着,又拨了一次。“什么东西在响?”伟哥问。侧耳听了几秒,阿莲迟疑地说:“你说的是警报灯吧?我按的。”“还是关了吧!”他把头伸出窗外,继续狂吐。又过了一会儿,他停住了呕吐,从裤口袋里掏出10元钱递给阿莲,“麻烦你去帮我买两瓶矿泉水。”他说。

她买回来水,拧开瓶盖,递给他。他继续吐着,漱漱口,一边倒出一些水冲洗车上的污物。一瓶水用完,他把瓶子放进车里,又朝她伸出了手,她继续把拧开了盖的另一瓶水递给了他。他继续呕吐,继续漱口,继续用水冲洗车上的污物。

良久,伟哥趴在方向盘上,一动也不动。

“嘀火呛……”伟哥又打着了火,又把车子朝前开去。到家了,他开进了小区,开到了车库门前。她下车,翻他的包,终于找到了钥匙。等她好不容易打开了车库门,一回头,看见伟哥又在呕吐着,很难受的样子。阿莲走向驾驶室,想搀着伟哥上楼去。可是,他固执地坐着,不肯动弹。

几分钟后,伟哥止住了呕吐。将车子打着火,打盘子、后退、打盘子、正进。他将车开进了车库。扯了一把纸擦擦嘴,他的头一歪,睡着了。均匀的鼻息声响起来了,他进入了沉沉的梦乡。

伟哥醉酒后的职业操守

也不晓得过了多长时候,伟哥醒了。一动,阿莲立刻在后座上一跃而起,关心地询问:“你怎么样了?”他没有回答,走出车门。阿莲赶紧搀着他上楼去。伟哥沉重的身子几乎都压在她的胳膊上、肩上。

开了门,阿莲将伟哥扔到沙发上,用热毛巾给他擦了擦脸、擦了擦手。很快,他又沉沉睡去。

出了门,阿莲拍拍自己的胸口,长吁了一口气:“生命可贵,喝酒不能开车。”她一边往家里走,一边拿出手机,删掉了伟哥的电话号码。

伟哥醉酒后的职业操守

那晚,伟哥醉了。醉酒的伟哥曾经干过职业司机。

后来,没有后来的后来,据阿莲说,那晚醉酒驾车的伟哥,正好过50岁生日。

伟哥醉酒后的职业操守

伟哥醉酒后的职业操守

伟哥醉酒后的职业操守

作者简介:

胡合,70后,湖南湘潭人,向往文字抵达的灵魂境界,享受码字的快感。

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毛泽东文学院第16期作家培训班学员,湘潭市雨湖区作家协会秘书长。

伟哥醉酒后的职业操守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美食 » 伟哥醉酒后的职业操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