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心!一位85后,一位90后……

南京85后辅警连续18个日夜抗“疫” 突发疾病去世

袁剑雄,男,1986年10月生,2005年9月至2020年2月14日在南京市公安局高淳分局淳溪派出所从事辅警工作。

痛心!一位85后,一位90后……

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联防联控工作期间,袁剑雄同志自2020年1月24日至2月10日一直坚守工作岗位,深入辖区做好企业排查、防疫宣传、隔离管控等工作,并积极参与卡口执勤。因连续作战、过度疲劳,2月11日晚11时许,袁剑雄同志突发疾病,经抢救无效,于2月14日上午去世。

痛心!一位85后,一位90后……

疫情当前,袁剑雄同志坚守工作岗位,积极担当作为,连续18个日夜奋战在防疫一线,为我区防疫斗争中涌现出的先进典型,是全市党员干部学习的榜样。

痛心!一位85后,一位90后……

根据《南京市公安局警务辅助人员奖励实施办法》,南京市公安局高淳分局决定,追授袁剑雄同志辅警个人嘉奖。同时区委区政府追授袁剑雄同志“高淳区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先进工作者”称号。

徐州90后年轻辅警倒在抗疫一线!这是疫情发生以来徐州倒下的第4名工作人员

2月11日晚9时许,执行完疫情防控工作任务后,徐州公安局铜山分局巡特警大队辅警时席席回到宿舍,舍友突然发现他的脸色惨白、呼吸急促,随后失去了意识。虽然战友们现场展开急救,120迅速赶到送医全力抢救,然而,时席席还是永远的离开了。

痛心!一位85后,一位90后……

2011年从事警务辅助工作,在公安战线工作了9个年头,时席席的生命定格在30岁。这是疫情爆发以来,徐州第四名(公安战线第三名)倒在抗疫一线的工作人员。2月13日,公安部治安管理局发来唁电:对时席席同志表示沉痛哀悼,并向其家属致以亲切的慰问。

90后年轻辅警倒在了抗疫一线

1990年8月出生的时席席,是徐州铜山人,2011年12月从事警务辅助工作,生前系徐州市公安局铜山分局巡特警大队辅警。

时席席生前所在的万达警务工作服务站,是徐州市区人流量较大的场所。平时,他的工作就不轻松,时席席战友、民警季广民说:“我们这个站一年到头都很忙,本来觉得小伙子忙到年跟前就能歇歇了,谁知道突发疫情,他一天都没歇成。”

痛心!一位85后,一位90后……

1月25日年初二,疫情防控形势日益严峻,时席席原本所在的是巡逻组,他主动找到领导,要求加入抗击疫情处突队,既承担日常的社会面巡逻防控、防范宣传、应急处突、简易警情处置等任务,还要参与涉及防疫任务的各类备勤、盘查,并承担新区圭山菜市场等人员密集场所的疏导工作。从这天起,他吃住在大队,坚守着自己的岗位。“加入处突队,就站在了抗疫的最前线,危险加大了,但既然我从事了这个工作,再危险也要上!”

抗疫以来,他一个班就要走上50公里

白班巡逻10次,每次5公里;夜班,巡逻7次。这是时席席参加抗疫工作17天以来,每天都要交出的成绩单,他曾跟家人说,“我要守好自己的责任田,我这块平安了,就是为铜山的平安做贡献。”

2月1日,药店开始投放平价口罩,铜山新区天赋广场中健药房是铜山城区比较大的一处售卖点。时席席主动联系值班民警和队员,设立五米一哨的预案,并提前为群众画好了排队路线。从早上7点开始,他就在现场维持秩序。“拉开距离,不要拥挤,不要摘掉口罩”,这句话他一上午说了上千次。

痛心!一位85后,一位90后……

2月3日,时席席在万达广场现场执行任务时,发现有群众在口耳相传“2月4日某企业将在万达广场门前免费发放口罩”的信息。时席席立即向当班民警和派出所、相关企业进行核实,确定这一信息是谣言。他随即向群众进行辟谣,并依托当天警务工作站和微警务平台开展辟谣宣传,避免了一起疫情期间群众聚集事件。

“有什么事,交给了席席,我们就放心。”巡特警大队大队长李辉说。工作以来,时席席协助各地公安机关抓获网上在逃人员10余人,通过巡逻盘查抓获各类违法人员20余人,救助群众50余次,收到锦旗3面。

父子俩都是辅警 6年没一起吃上年夜饭

2月11日晚11时许,当接到儿子“正在抢救”的电话时,父亲时卫东正在铜山分局郑集派出所一线卡点执勤,匆匆赶到40公里外的铜山区中医院,见到儿子的一刻他当场晕了过去。父亲是派出所辅警,儿子是巡特警队员,在抗击疫情的第一线,却再也没能相聚。

“自从参加了工作,他就没有了家!”时卫东跺着脚说。对儿子的心疼、不舍,甚至是“恨”,都在这一句话里。时卫东说,儿子跟他讲巡特警大队岗位特殊,承担各类突发事件的紧急处理,“越到年节,越走不开”。自2014年春节至今,一家人已经6年没能在一起吃年夜饭了。“一开始我不理解,什么工作过年还不能回家!后来我成为一名辅警,慢慢就理解了他的工作。”

痛心!一位85后,一位90后……

时席席和家人

今年春节前,席席跟父亲说:“爸,今年我能回家过年!我准备在家多过几天,好好陪陪你们和两个‘毛妮’(徐州方言,对孩子的爱称)。”大年三十下午,突接紧急任务,加了一夜的班,大年初一的上午,他才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吃上了除夕夜那一桌年夜饭。他开玩笑地跟母亲说:“妈妈,儿子到家就是年,虽然没能在家过除夕,但是我能放个四五天的假,咱们带孩子一起出去玩玩。”

然而,时席席再次食言了,仅仅在家过了一天,他就得知因疫情防控的需要,大队进入战时状态。“大年初二,父亲亲自把儿子送到了大队,看着他走进去。然而这一面,却成了父子俩的诀别。

连续17天坚守在工作岗位上,每天晚上有那么一小会儿,是一家人的“相聚”时间,只是因为有时候席席在出任务,有时候爸爸在出任务,一家人总也凑不齐。2月11日晚7点多,席席给父亲打了一通电话,说:“爸爸,现在疫情防控形势还很严峻,你和家人要注意防护,注意安全!”,女儿在电话里吵着要零食,席席说:“妮儿,等爸爸回去,就给你带一大袋奶酪棒!”然而就在当晚,时席席倒下了……

来源| 平安南京微博、扬子晚报记者 马志亚 通讯员 徐公宣

致敬!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痛心!一位85后,一位90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