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损四亿,急着复工丨北京奔驰在疫情中谈经济发展

疫情中,奔驰求复工。又不是艰难中求生存的中小企业,这么急吼吼的心情?日损四亿,急着复工丨北京奔驰在疫情中谈经济发展钱钱钱,权权权,也就这么两回事吗?德国是卡尔∙马克思的故乡,资本是怎么回事,每个学过政治经济学的人都该说得出来。2月11日,我们看到北京奔驰表达,如此停工一天亏掉4亿,故向天津市政府以及天津武清区发出请求复工函,请求特批其在天津武清的19家零配件供应商提前复工。至于北京奔驰,戴姆勒CEO康林松表示,北京奔驰工厂已经在10日开始复工。

日损四亿,急着复工丨北京奔驰在疫情中谈经济发展

而在其时,比邻武清的宝坻县正深陷疫情中!据统计,天津累计新肺炎确诊病例104例,其中39例来自宝坻区,占全市总数的1/3以上,且连续几日天津的新增病例大多来自此区。宝坻区成为天津市防疫重点地区。从抗击疫情的烽火线天津宝坻百货大楼,延展到宝坻区、武清区,河北廊坊市的三河市、大厂县、香河县,这个半径的最远处与几十公里外的北京城市副中心接壤,在京津冀“疫情抗击战”中事关全局防疫,完全不可掉以轻心。日损四亿,急着复工丨北京奔驰在疫情中谈经济发展北京奔驰一贯被誉为中国车市无冕之王,也是财大气粗的现金奶牛,他最该扛得住啊?当下局面乃是,亏损赚吆喝的造车新势力尚未发声诉苦,比亚迪、广汽、上汽通用五菱设线生产防护用品专供灾区,另有挖空心思营销的主机厂以防病毒为噱头说产品。相比之下,已经复工并请求批准供应商复工的奔驰更显眼。日损四亿,急着复工丨北京奔驰在疫情中谈经济发展据数家新闻单位报道,2月10日,上市公司攀钢钒钛旗下攀钢集团重庆钛业公司(下称重庆钛业),“由于复工后未严格按照市疫情管控要求进行管理,发生一起聚集性疫情事件,目前已经封楼隔离。该企业官方微信号透露:“有员工从1月30日顶岗开始,一直未休息过,还有员工只休息2天。除夕当天,公司为每位员工准备了口罩,生产作业区岗位上送来样品的同事开始戴上KN95口罩。”戴口罩是基本防护措施,却不意味不会被传染。

日损四亿,急着复工丨北京奔驰在疫情中谈经济发展

传染病的可怕之处是无孔不入,不以人类意志为转移。在一线被感染的数位顶级医疗专家全身“披挂”防护服,依然中招。所以,隔离是防止传染的主基调。如此着急复工的北京奔驰,是否如其所言,扛不住一日4亿的损失?最着急的恐怕是合资中的德方。放眼全球,戴姆勒集团去年销量与往年持平,利润却大跌6成。全球卖了334万辆车,营业额高达1727亿欧元,利润却只有43亿欧元,这一项在2018年为111亿欧元。梅赛德斯-奔驰品牌的利润,从72亿欧元跌至34亿欧元。让人很不解,去年“西安女车主”事件搞得沸沸扬扬,该买奔驰的还买奔驰,并不见受冷落。卖那么贵的奔驰,跌掉的利润飞哪里去了?

日损四亿,急着复工丨北京奔驰在疫情中谈经济发展

交罚款了,一个柴油排放门+一个气囊门。德国政府发现戴姆勒集团在柴油车排放检测中作弊,罚款及相关金额合计40.24亿欧元;受75万辆高田气囊召回影响,又损失了9.41亿欧元。发明汽车的奔驰品牌历史悠久,让很多消费者迷恋。诚信精神是工业文化重要组成部分,诚信的企业和品牌才有光荣的历史。德国大众和奔驰,在柴油排放检测中造假,不止惹怒北美,德国本土也对其行为进行处罚。整个欧洲甚至提速了停售燃油车的步伐。日损四亿,急着复工丨北京奔驰在疫情中谈经济发展奔驰每天损失4亿,给京津冀经济发展带来巨大损失?如此战疫非常时期,奔驰竟然谈到了经济发展,一声叹息!国家此时强调的是,完善重大疫情防控体制机制 健全国家公共卫生应急管理体系。企业与品牌的所作所为,将永远为历史铭记!

日损四亿,急着复工丨北京奔驰在疫情中谈经济发展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汽车 » 日损四亿,急着复工丨北京奔驰在疫情中谈经济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