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非洲正发生着的大灾难:数千亿只蝗虫成灾或引发饥荒

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 程靖

“滚滚乌云自远方来。数十亿只蝗虫如暴风雪似的逼近,像暴雨中的雨点般难以计数。蝗虫翅膀胡乱地震颤着空气,遮天蔽日宛如不祥之兆。”——《华盛顿邮报》

几十年以来最严重的蝗灾正在席卷东非,并已蔓延至巴基斯坦和印度。

遥远非洲正发生着的大灾难:数千亿只蝗虫成灾或引发饥荒

肯尼亚奇杜伊县的一个村庄,蝗虫遮天蔽日 图/AP

蝗虫是世界上最古老的迁徙害虫,而沙漠蝗虫是最具破坏性的一个种类。每平方公里的蝗虫数量可达4000万只,每天能飞行150公里,一天之内能吃掉3.5万人的粮食。

联合国粮农组织官员表示,蝗虫数量在过去一年半内增长了6400万倍,呈指数型增长。据估计,肯尼亚、埃塞俄比亚和索马里三国的蝗虫已达到3600亿只。

2月11日,联合国粮农组织(FAO)紧急救济分支主管布戎表示,蝗灾会带来严重的食物短缺,以百万计的人将需要食物救济,控制事态或需要好几年。FAO警告称,如果6月旱季前得不到控制,蝗虫数量可能增加500倍。

2月10日,联合国呼吁各国采取紧急行动,避免数千亿只蝗虫毁坏庄稼后的饥荒酿成人道主义灾难。据法国24频道(France24)报道,联合国正寻求7600万美元应急基金,以帮助东非各国进行药物喷洒等灭虫行动,但目前仅筹集到2000万美元。

“蝗虫像野火一样蔓延”

近两个月来,肯尼亚遭受了70年来最严重的虫灾。约有1000-2000亿只蝗虫劫掠了2400平方公里的土地,相当于欧洲国家卢森堡的大小。

农业是肯尼亚的支柱行业之一,2019年占GDP总量的26%。据《非洲报告》报道,蝗虫偏爱草类(比如小米或玉米),但也会侵害如水稻、咖啡、蔬菜、水果等作物。幸运的是,蝗虫入侵时肯尼亚的大多数农作物已经收获,否则该国农业将受到更严重的打击。

埃塞俄比亚和索马里则已有25年没有遇到过如此大规模的蝗害。

联合国人道事务协调厅(UNOCHA)1月25日发布的报告指出,肯尼亚、埃塞俄比亚和索马里三国原本就有1900万人由于食物短缺面临着营养不良问题,蝗灾可能会让粮食产量锐减。目前,该地区已有数万公顷的作物被毁坏。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埃塞俄比亚或成为遭受蝗害最严重的国家,蝗虫自2019年6月出现后,现在已规模巨大。与邻国相比,埃塞俄比亚面临的形势更为严峻——大批大批成年的群居蝗虫正在入境,威胁着该国的粮仓——东非大裂谷。

该国农业部的植物保护主管萨拉托(Zebdewos Salato)表示,由于害虫防治的资源不足,很快蝗群可能席卷整个国家,包括主要的农业省份。

遥远非洲正发生着的大灾难:数千亿只蝗虫成灾或引发饥荒

一名埃塞俄比亚女孩在农场里驱赶蝗虫 图/Reuters

据路透社(Reuters)报道,上周日(9日),蝗虫飞入了乌干达东北部的卡拉莫亚省,乌干达农业部农作物保护局长斯蒂芬•比安图瓦勒说,如果不加以控制,蝗虫可能会继续向南蔓延,威胁着南部地区广泛种植着的咖啡、水稻、玉米等粮食和经济作物。

乌干达是非洲最大的咖啡豆出口国,咖啡是该国主要的出口产品之一,也是该国外汇收入的重要来源。

这位农作物保护局长还表示,由于蝗虫啃食植物叶片的特性,位于该国东北部的基代波河谷国家公园(Kidepo)也面临着威胁。

基代波河谷国家公园是该国旅游胜地,生活着众多野生动物种群。根据原本旅游发展规划,乌干达旅游业收入对GDP贡献预计于2020年达到15%,是乌干达赚取外汇最多的行业之一。

“(蝗虫)就像野火一样蔓延。”10日,比安图瓦勒表示,乌干达已开始向蝗虫肆虐的地区喷洒杀虫剂。但有专家批评了乌干达政府采取的杀虫措施:由于蝗虫能飞到200米的空中,地面的喷雾机达不到效果,认为政府应该动用农用飞机来杀虫。

但在非洲,要求各国政府出动飞机灭虫是一种奢侈。乌干达仅能出动两架农用飞机喷洒化学品灭蝗,肯尼亚能出动五架,埃塞俄比亚只有三架。可用飞机过少,导致每次出动成本昂贵。

遥远非洲正发生着的大灾难:数千亿只蝗虫成灾或引发饥荒

肯尼亚北部的那苏鲁自然保护区,蝗虫在啃食金合欢树,农用飞机在不远处喷洒杀虫剂 图/AP

“把蝗虫杀光,是我们唯一的选择。”联合国粮农组织位于埃塞俄比亚的害虫控制专家巴耶•穆拉图(Bayeh Mulatu)说,“不存在什么’遏制’蝗虫的说法,只有控制和杀虫。”

他提到了1954年埃塞俄比亚北部的一场蝗灾,蝗虫啃食了当地几乎100%的绿色植被,和随后到来的一场大旱一起,造成了长达一年的饥荒。

联合国呼吁各国援助总计7600万美元的资金,以提高非洲各国的杀虫能力。联合国粮农组织总干事屈冬玉表示,资金“现在就要”,“如果4月份才筹到钱,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笔钱)就没用了。”

蝗虫也蔓延到了印度和巴基斯坦。据巴基斯坦媒体报道,蝗虫于一月初从伊朗越过国境线,进入巴基斯坦,造成1993年以来最严重的蝗灾。1月31日,巴基斯坦已宣布全国紧急状态。

而印度将从5月起面临着两波蝗虫的入侵:联合国粮农组织资深蝗灾预报官克雷斯曼2月10日表示,其中一波蝗虫来自于非洲之角;另一波来自今年温度适宜又多雨的伊朗南部,可能会重复2019年的蝗灾。

或引发地区动荡和人道主义危机

蝗灾引发的粮食危机,还可能会引起地区新的动荡。

肯尼亚常驻联合国代表拉扎鲁斯•阿马约(Lazarus O. Amayo)表示,目前的蝗灾正在威胁肯尼亚的粮食安全。他说:“蝗灾可能导致人们从一处迁往另一处以寻找牧场,而在牧场、草场或穿越领地的问题上,本来就存在族群冲突的风险。”

遥远非洲正发生着的大灾难:数千亿只蝗虫成灾或引发饥荒

肯尼亚奇杜伊县,一名男子在乡间驱逐蝗虫 图/EPA/DAI KUROKAWA

据肯尼亚《每日国家报》报道,蝗虫入侵是全球变暖带来的最新威胁,这给气候变化与战争发生率增加、非洲之角暴力极端主义死灰复燃之间关联的讨论给出了新的论据。

据报道,气候变化引发的干旱、洪水,农业经济基础被破坏导致的生活环境恶化,以及土地荒漠化所带来的流离失所,农牧民间争夺资源所引发的紧张关系,可能会被一些暴力恐怖组织利用,以招募成员、扩大冲突。

在索马里,有70%的人口赖以生存的农业模式依赖于正常的季节变换,而索马里正是东非恐怖组织活动的中心。

遥远非洲正发生着的大灾难:数千亿只蝗虫成灾或引发饥荒

索马里人饱受蝗灾困扰 图/The African Exponent

蝗灾还可能影响教育水平。2014年在马里进行的一项研究表明,在1987-1989年蝗灾期间在农村地区出生的孩子上学的可能性较小。这项研究表明,蝗灾期间对女孩的影响比对男孩的影响更大。

全球变暖引起的蝗灾?

蝗虫往往与旱灾相伴而生——蝗虫产卵需要含水量较低的土壤,东非地区阳光照射强烈,蒸散量非常高,是全球最干旱的地区之一,是蝗虫喜欢的产卵之地。

干旱又导致植被稀疏,一旦形成蝗群,植物会很快被吃光,又增加了蝗群的迁移速度。因此,地理和气候条件使得东非地区本就是蝗灾频发之地。

遥远非洲正发生着的大灾难:数千亿只蝗虫成灾或引发饥荒

埃塞俄比亚东部的蝗虫入侵 图/UN FAO/Petterik Wiggers

联合国人道事务协调厅(UNOCHA)1月25日发布的报告指出,近年来全球变暖使得东非长期高温多雨,让蝗群爆炸式增长。

近日,《科学》杂志撰文称,2018年5月,热带气旋袭击了阿曼、也门和沙特阿拉伯三国间的沙漠地带,罕见的强降雨使得植被迅速生长,充足的食物使得蝗虫数量在6个月内翻了400倍。

正常来说,沙漠植被会随着气候干旱而枯萎,蝗虫数量也会缩减,及时的防控措施也能控制蝗群的蔓延。

而在2018年10月,热带气旋再一次袭击阿拉伯半岛,直到2019年3月,蝗群数量已翻了8000倍。蝗虫飞往伊朗南部,造成了伊朗50年一遇的蝗灾,又往东飞向印度和巴基斯坦。

2019年夏季,蝗虫向南飞向了也门,后者由于战乱,无力应对此类自然灾害,于是蝗群毫无阻碍地飞向了埃塞俄比亚与索马里。

遥远非洲正发生着的大灾难:数千亿只蝗虫成灾或引发饥荒

索马里北部的幼年蝗虫 图/AP/Ben Curtis

受到“厄尔尼诺”影响,2019年是东非地区最潮湿的年份之一。当年12月,另一场热带气旋袭击了非洲之角,使得该地的蝗虫再次大量繁殖,蝗群于12月底越过国境,飞向肯尼亚。数天前,蝗群进入坦桑尼亚和乌干达。

灭虫是在和时间赛跑。《科学》刊文指出,正在成熟的蝗虫可能破坏3月底播种的作物;据FAO报告,目前东非正在繁殖的蝗虫或将于3、4月份形成新的蝗灾。而联合国负责人道主义事务的副秘书长兼人道协调员洛科克表示,3月雨季到来后,水洼更有利于蝗虫繁殖。

不过,也有声音认为,此轮蝗灾在东非地区尤其严重,可能是多重因素叠加的结果。联合国粮农组织蝗灾预报高级官员认为,很难直接将蝗灾爆发直接归咎于2019年的气候变化。

据CGTN引用美国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全球防治蝗灾倡议”负责人阿里安•塞斯博士2012年发表的一项研究显示,土地使用等其他因素也会引起蝗灾的爆发。她的研究认为,过度放牧减少了草中的氮含量,这为昆虫繁殖和形成群体提供了更好的环境。

“今年是蝗灾之年”

2020年的多雨天气将持续至6月,蝗虫将在这段时间里繁殖、生长、蛰伏,等待下一个秋天。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埃塞俄比亚南部波拉纳部落的农民哈菲•艾莱玛表示,“我们的文化会庆祝蝗虫的到来,因为这意味着雨水。但如果雨季结束蝗虫还在,蝗群会吃光所有的粮食,我们人就会饿死。”

艾莱玛家的农场是一家人的生活来源,放养的牛羊依赖灌木丛为食。在这里,雨水能滋养万物,而雨水坑中滋生的蝗虫卵,孕育着蝗虫与人和动物争夺口粮的战争。

艾莱玛说,他们尝试了各种各样的驱虫方式,包括放枪、点火驱虫,“如今我们每天上午都要把蝗虫赶走,但它们实在是太多了。”

遥远非洲正发生着的大灾难:数千亿只蝗虫成灾或引发饥荒

埃塞俄比亚乡间的蝗虫蔓延数英里,车窗上布满蝗虫内脏 图/The Washington Post

对于大量蝗群来说,使用杀虫剂是唯一方法。由于蝗虫是冷血动物,在白天升温前身体没有热量,不能活动,于是喷洒杀虫剂的最佳时间是清晨。

但为埃塞俄比亚政府驾驶农用飞机的飞行员表示,早晨常常有降雨,等到飞机起飞之时,蝗虫已经绵延数英里,蝗群的密度足以堵塞飞机的进气口,非常危险。

如今,埃塞俄比亚政府在与联合国争取更多资金来避免噩梦:埃塞俄比亚有非洲第二大人口总量,约1.09亿。如果不加以控制,国内广袤的农田将面临着蝗虫啃食后的荒芜。

“我们不能坐视不管,否则整个地区都会遭到虫害,这将是一场巨大的危机。”粮农组织专家巴耶说,“(今年的气候)条件对蝗虫来说是完美的。2020年是蝗灾之年。”

遥远非洲正发生着的大灾难:数千亿只蝗虫成灾或引发饥荒

埃塞俄比亚农业部工作人员在乡间灭虫 图/UN FAO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国际 » 遥远非洲正发生着的大灾难:数千亿只蝗虫成灾或引发饥荒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