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自首的一个问题:民航总院杀医案,孙文斌自首了为何还是死刑

刘晶 律师 公众号:刘律聊法

备受关注的民航总院杀医案在2020年1月16日宣判,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被告人孙文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北京民航总医院急诊科副主任医师杨医生惨遭一名95岁高龄患者之子孙文斌在医院急诊室杀害,这个新闻事件已经演化为一个全国人民广泛讨论的事情了。案件被曝光后各方讨论都十分的激烈,甚至身边的亲戚朋友都分化为好几个阵营,有人说杀人者十分残忍必须死刑,有人也讲杀人者也是被逼无奈,反正是一石激起千层浪。

关于自首的一个问题:民航总院杀医案,孙文斌自首了为何还是死刑

其他不说了,单就最后的这个判决来说,有人拍手叫好,有人心存疑惑。谁是谁非法院已经给出了判决,尘埃落定了。只是在法院判决中和新闻报道中有人感觉一个疑惑,那就是杀人者孙文斌是被法院认定为自首的,那么他的自首情节为何没能救下他的一命?自首情节到底在刑事案件的定罪量刑中有多大作用?

关于自首的一个问题:民航总院杀医案,孙文斌自首了为何还是死刑

“自首”是一个法律名词,《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七条规定: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关于自首的一个问题:民航总院杀医案,孙文斌自首了为何还是死刑

自首在我们国家可是一个历史有悠久的一个法律概念了。在秦代自首就已作为一种正式的刑罚制度而存在了,睡虎地秦墓竹简《法律答问》,就有很早的关于自首的法律规范。《唐律疏议·名例》规定更详细:“诸犯罪未发而自首者,原其罪。”

关于自首的一个问题:民航总院杀医案,孙文斌自首了为何还是死刑

古代之所以规定自首制度,当然是为了节省官府查案的人力物力,提高统治效率。同时还可以有效地缓解了阶级矛盾,缓和阶级对立。往往自首的结局就是达到一个目的“免死”。

古代的自首是为了改造有罪之人,出于统治的需要。现代的自首更严谨和规范,主要体现客观、公正价值的追求。

关于自首的一个问题:民航总院杀医案,孙文斌自首了为何还是死刑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七条中自首后是“可以”从轻减轻处罚,而不是“应当”从轻减轻处罚。可以和应当的区别还是很大的,这里面最大区别可能是灵活性了。“可以”表示某种行为可以为,也就同时允许可以不为,这要由被授权者根据不同的情况而定,就是你有权选择是否这样做的意思。“应当”比较缺乏灵活性,义务性较强,一般不允许特殊和例外的事件存在。

所以说自首后最终到底是否适用“从轻减轻处罚”,自首后是否适用死刑,最终还是审判机构结合案情来认定的。据法院审理查明,2019年12月4日,被告人孙文斌及亲属将其母孙魏氏送至民航总医院治疗。因孙文斌不满医生杨文对其母的治疗,怀恨在心、意图报复。12月24日6时许,孙文斌在急诊抢救室内,持事先准备的尖刀反复切割、扎刺值班医生杨文颈部,致杨文死亡。虽然法院也认可孙是事后报警投案,但是认为鉴于孙文斌犯罪性质极其恶劣,杀人手段特别残忍,情节、后果特别严重,社会危害性极大,虽有自首情节,但不足以从轻处罚,法院依法当庭作出上述一审死刑的判决。

关于自首的一个问题:民航总院杀医案,孙文斌自首了为何还是死刑

即便自首也难逃死刑,主要就是事件性质恶劣,影响很大,而且很坏。自首依然还是死刑,孙不是第一个,以前也有很多类似的案例。

案例一:2013年3月4日长春“盗车杀婴”案。当时是周某将停放在长春市西四环路与隆化路交会处的超市门前的一辆丰田车盗走后,途中发现被盗车后座上有一婴儿,行驶中婴儿啼哭,周某遂停车用手掐住婴儿颈部致其昏迷,后婴儿苏醒再次啼哭,周某用布条勒婴儿颈部直至其死亡。3月5日,在强大的压力下,周某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在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内,对做出终审宣判,维持一审对凶手周某的死刑判决。

关于自首的一个问题:民航总院杀医案,孙文斌自首了为何还是死刑

案例二:2018年上海的杀妻藏尸案。2018年 8月23日上海“杀妻藏尸案”在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宣判,被告人朱某犯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本案中有一个重要情节,是被告人朱某是在父母的陪同下自动投案的。但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认为:朱某用被害人的钱款、身份证,多处旅游、与异性开房约会等,肆意挥霍享乐,无悔罪表现,社会危害极大,罪行极其严重,故依法对朱不予从轻处罚。也就是说,虽然本案被告人是自首,但是其在杀人后并无悔改表现,因此被法院认定不能从轻处罚。

关于自首的一个问题:民航总院杀医案,孙文斌自首了为何还是死刑

案例三:药家鑫杀人案。2011年4月22日,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被告人药家鑫故意杀人案作出一审判决,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药家鑫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本案中药家鑫在父母的陪同下到公安机关投案。但法院认为药家鑫仅因一般的交通事故就杀人灭口,社会危害性极大,属于《关于贯彻宽严相济刑事政策的若干意见》第17条第一款规定的第一种例外情形,虽有自首情节,仍应依法严惩。

关于自首的一个问题:民航总院杀医案,孙文斌自首了为何还是死刑

“少杀慎杀”和“杀人偿命”两种截然不同的刑法观点,或者说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朴素概念往往是有冲突的,“自首免死”往往也是很多老百姓们普遍的一种心理预期,但是自首不应该被当做免死金牌。自首从轻减轻处罚,其前提必须是犯罪者的手段不残忍、社会影响不恶劣,脱离了这样一个基本前提,随意把自首当作免死金牌,只能是个案免死,但是对社会构成潜在的不安定因素。完全废除死刑现在还不现实,死刑该不该废除,什么时候废,现在回答不了的问题,就说明现在不具备这个条件,以后当历史更进步了,可能现在很多问题都不是问题了。

关于自首的一个问题:民航总院杀医案,孙文斌自首了为何还是死刑

《汉书·刑法志》:“高祖初入关,约法三章”。当年刘邦能成就大汉天下,就靠朴素的几句话:“与父老约,法三章耳;杀人者死,伤人及盗抵罪”。自此,天下大定。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关于自首的一个问题:民航总院杀医案,孙文斌自首了为何还是死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