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疫情下的众生】2020年的情人节,你还记得吗?

#新作者扶植计划 第二期#

今天是2020年2月14号,西方情人节,往年的这一天骚动火热,而今年则是焦虑与冷清相随。

01

忙碌的一天,除了追货还有怎么发出来

昨晚,欧洲就来催货,三颗料,半夜又增加了九颗料。欧洲得知某关键供应商的产能本周只能恢复40%,而项目交付客户回应又处在关键节点阶段,可以想象欧洲同事们的焦急!两个核心问题:供应商库存有多少,如果没有库存最快什么时候能生产完,必须马上拿到!

早上一到办公室,马上整理物料清单,什么料号需求多少,让供应商答复库存数量和生产周期。其实,除了有没有东西,产能有限什么时候能做出来,当下疫情形势好像是有些缓和,但跨省物流运输还是个大问题。尽管外地货车进入杭州滨江的攻略已经被我们整出来了,但杭州是此次疫情的重灾区(除了湖北深圳广州温州信阳,接下来就是杭州),比如常熟市就有规定,去过一省九市重灾区,其中去过湖北省、温州、台州、杭州的,集中观察14天,去过宁波、信阳、驻马店、合肥、阜阳、南昌的,居家观察14天。也就是说,外省供应商跑杭州送趟货,就要折损一名货车司机,半个月集中观察动不了!

给供应商老总打电话,电话那头也是愁眉不展,工人因为过年提前回去,库存自然是做得不多的;花大价钱花很大精力准备防疫物资消毒复工申请资料,这周好不容易拿到当地政府同意复工通知,提心吊胆开工,人员能到岗50%就很不错了,产能也只有50%上下,年前还压了很多客户一大批未交付的订单;另外,怎么发货特别是跨省发货比如到杭州还没确定好,自己公司的车和司机跑一趟杭州回来集中观察14天的代价实在是太大了,找第三方物流目前也还没有全部复工,大货重货泡货走快递肯定是费用高昂,怎么办?这个局面怎么破?

下午跟欧洲同事网络会议,他们不理解,既然有部分库存,为什么不马上发出来?我们下了很多订单,为什么供应商仅仅给出了第一批交货计划?都复工上班了,运输又怎么成了最大的问题…要被他们问倒了,最好能请他们来趟中国瞧一瞧看一看,哦,对了,现在他们可进不来,各公司都出台了出差旅行限制。

02

今日疫情局势又紧张起来:杭州滨江复工后首例发热,丁兰街道重点管控硬隔离

昨夜今晨,朋友圈被“浙一浙二邵逸夫400多名医护集结,浙江最强大医疗队赴武汉”“浙江医疗队最强天团”“浙大最强天团来了”刷屏。

有人贴出上海城西一村的紧急通知:紧急通知!!!接上级有关部门通知,上海宣布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机制后,为了疫情得到有效控制,2020年2月13日23:00时起,从外省市来(返)沪人员及车辆一律不得进入,已经在来(返)沪途中的人员及车辆,房东及业主有义务劝其必须原路返回!没有出入证的人员一律不得进出社区!城西一村 2020年2月13日

大惊!上海市封城了?查了查上海发布,并没有说禁止外省市人员车辆进入上海,只是强调严防死守入沪通道,切断输入性风险。城西一村的紧急通知,又是一个基层用力过猛的坏例子。

下午办公室里传来滨江有家复工企业员工测出(新冠肺炎)阳性,已隔离所有接触过的人员,诡异之处在于这个员工家人1月16号从湖北过来,家人没有症状。

大家都不好了,什么情况?家人没症状传染给了这个员工?这是什么操作?

傍晚六点多,微信群传来视频和截屏:告全体居民书 根据浙江省最新新型冠状病毒疫情防控通报,杭州市江干区已将丁兰街道作为重点管控区域,请各位居民高度重视。与丁兰街道交界的道路有关社区已经实行硬隔离,禁止一切车辆人员通行,请大家为了自身安全,千万不要再去丁兰街道。同时,社区要求:1.凡1月30日起去过丁兰街道的人员全部要求落实自我居家医学观察。2. 所有在丁兰街道上班且居住在星桥街道的人员全部纳入硬管控。3. 租住人员硬要去上班,就告知房子不再出租。请各个房东务必配合。二O二O年二月十三日

朋友电话里证实,丁兰街道确实封掉了,他们公司聘请的高级专家昨天还出得来,本来已在公司附近租房子,昨晚回去拿点东西,今早就出不来了,大家都懵了!

傍晚六点四十四分,滨江权威发布:滨江企业严格落实开复工防疫措施,及时处置一发热病人。2月12日,该公司一员工上班首日,在首次测温时体温正常,中午在对其二次测温时发现该员工发热。该名企业员工家住杭州某区,湖北黄冈人,本人近期未返湖北,其父母1月16日从湖北黄冈到杭州。自述其本人及其父母已在该区居住地居家隔离观察14天无症状,在开复工前已解除隔离。

03

落班回家路上找不到花店,进村请出示绿码

今日份朋友圈里零零星星散落着一些“今天是情人节”的提醒,太少太散落以至于被强大的浙江天团和人人关心的疫情所淹没。

落班天快黑了,从江晖路误入春晓路,白天也想过春晓路那家花店,那还是六七年前前单位同事阑尾炎手术在武警医院住院,我们买了一束鲜花过去探望。车停路边,有看到给人送菜的,没看到为人送花的。去找那家花店,已无踪影,再往南走去看看更多的商铺,没几家开门,更没有花店,扫兴而归。回走的路上,看着路边青翠的树枝,心想是不是可以折几枝树枝回去?这个念头马上就被打消了,在外面多暴露一分钟就多一份危险,还是快快回家要紧。

比前几天晚了半小时进村,只有两个工作人员,六点钟,估计大部分人都回家吃饭去了。一个戴红帽子红袖章穿红马甲的大爷示意停下并拿着一个二维码给我看,马上就懂了,不用说话,我懂,我得出示杭州健康码。机场高速一路上的电子广告屏幕上持续滚动着“杭甬高速全天关闭”和“进入杭州,请申请杭州健康码”。杭州健康码已深入人心,杭州人都知道,健康码填写生成绿码,在杭州就畅通无阻了。不过听说去了菜市场用支付宝买菜付钱,绿码就会变成红码。

在这个没有欢笑唯有悲情的情人节,朋友圈里还是有些俏皮的人儿晒出了喜人的段子:

刚才,有个人约我2月14出去过情人节,被我果断拉黑了。非常时期,欺骗我感情可以,但要我命不行…

今天是2月14号情人节,你还记得吗?

【新冠肺炎疫情下的众生】2020年的情人节,你还记得吗?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新冠肺炎疫情下的众生】2020年的情人节,你还记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