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舱广场舞”的旋律,为何如此动听?

我从未感觉广场舞的音乐有多动听,直到它在武汉的方舱医院里响起。

最近几天,好几段方舱医院中轻症患者跳广场舞、打太极拳的视频出现在网络、电视上。每个人都带着口罩,因为要保持距离,所以没有形成规整的队形,有些人一看就是现学现跳,与其说是跳舞,不如说是乱舞。

度过了几个紧张到有些窒息的日夜后,方舱医院里这略显魔幻的一幕幕,让很多人嘴角上扬,稍微松了一口气。

连日来的恐惧、慌乱,不仅表现在感染者身上,也表现在不少非感染者身上。

小区投票不让医护人员回家入住,挂着湖北车牌货车司机在高速公路“漂泊”20多天,持有湖北身份证的人员被不问青红皂白强制要求隔离14天……类似新闻的发生,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过分、乃至愚昧的恐惧。

这不仅无助于疫情防控,还会寒了人心,误伤无辜。

在方舱医院的广场舞队伍中,领舞的都是医护人员。厚重的防护服下,大多是20出头的姑娘小伙,为了让患者动起来,他们也真是豁出去了。

我想起了黄冈。在“黄冈版小汤山医院”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一支来自湖南的医疗队已经驻扎了半个多月。男护士李锐加了每个他护理病人的微信,在聊天记录里,没有说吃什么药打什么针,说的最多的是“多吃多喝”“玩玩手机”“保持心态”。

一位助产士感染后思想包袱很重,自诩“是个有趣的男人”的李锐每天嘘寒问暖,给她讲段子开玩笑,“只为搏伊人一笑”。当然,最后“搏”来的,是这位患者两次核酸检测阴性的结果。

“在疾病面前,我也常常感到有心无力;但在病人面前,我必须要做力量的源泉。”得知消息后,李锐含泪说了这句话。

这就像特鲁多医生的墓志铭:有时治愈,常常帮助,总是安慰。

或许,只有亲身经历的人才会懂得,帮助与安慰有时比治愈更重要。

“方舱广场舞”的旋律,为何如此动听?

根据目前治疗进展,武汉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认为,新冠肺炎是一种自限性疾病。所谓自限性疾病,是指发展到一定程度后会自动停止,患者依靠自身免疫力和修复能力就能逐渐恢复的疾病。在有特效药之前,对这类疾病,医学能够做的是缓解症状,尽力帮助病人“扛”住病情的发展。我们熟悉的感冒,就是最常见的自限性疾病。

不少患者出院后,说自己的治愈秘诀就是“保持体力,保持心态”。前者靠多吃,后者就靠强大的心理支持和外界鼓励。

这样的秘诀,不仅适用于感染者,也适用于所有人。

新冠病毒出现后,在明处,它挑战了医学,挑战了人类的身体;在暗处,它挑战着人性,检阅着人的常识善良。

而预防社会的撕裂与预防身体的感染,同样重要。

1873年,25岁的特鲁多医生患了当时被认为是不治之症的肺结核,他到人烟稀少的农村,一边爬山、打猎,一边等待死亡。结果,这样的好心态让他活了下来,而且是又活了40多年。

黄冈,因为黄冈中学和《黄冈兵法》为大多80后90后所熟知。特鲁多去世后一百多年,在黄冈,在武汉,在湖北,中国医护人员正在书写新的“黄冈兵法”——这次不为高考,只为对抗疾病。

这套“兵法”还没写完,但我们知道,只有每一个感染或没感染的人都能保持“在方舱医院跳广场舞”般的心态,“兵法”才能见效,我们才能取胜。

来源:工人日报客户端

相关新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方舱广场舞”的旋律,为何如此动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