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捐赠物资上的中国古诗:除了王昌龄,还有韦庄的两句送别诗

提到韦庄,更多受到关注的是他的词作。韦庄,字端己,中唐诗人韦应物四世孙,为晚唐“花间派”代表词人,与温庭筠并称“温韦”。韦庄的代表词作有《思帝乡》:“春日游,杏花吹满头。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有《菩萨蛮》名篇:“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

词之外,韦庄的诗也写得清丽婉曲,最为著名的当是其怀古伤今之作《台城》。诗人客游江南,凭吊六朝遗迹,此时六朝旧事早成云烟,只有那台城柳依旧葱茏,后两句诗云:“无情最是台城柳,依旧烟笼十里堤。”诗人以自然之不变与永恒,感慨人事朝代之更迭与变迁。

日本捐赠物资上的中国古诗:除了王昌龄,还有韦庄的两句送别诗

除此,韦庄送别诗也写得不错,杨慎在《升庵诗话》中就评价道:“韦端己送别诗多佳。”韦庄的送别诗中,也有一首名作,是其送别日本友人所作,后两句写得很有韵味,尤其最后7字,充满诗情画意。

这不,此次日本捐赠物资的箱子上,除用上了王昌龄的送别诗句“青山一道同云雨,明月何曾是两乡”,也有用韦庄的两句诗,同样让我们再次感受到了中华古诗词的美。这两句诗是:“此去与师谁共到,一船明月一帆风。”

《送日本国僧敬龙归》

唐·韦庄

扶桑已在渺茫中,家在扶桑东更东。

此去与师谁共到,一船明月一帆风。

这首诗本是韦庄送别日本僧人敬龙归国所作,前两句是写此行归途之遥远。“扶桑”本是神话中东边太阳升起的地方,其境本已渺茫难寻,而对方的家乡还在扶桑“东更东”,两句写出距离之远。

日本捐赠物资上的中国古诗:除了王昌龄,还有韦庄的两句送别诗

后两句宕开一笔,没有写离别哀语,毕竟对方是回故里,而是用一问一答,写出诗意的祝愿。他说,你这一去谁会同你一道回家呢?载着一船明月,扬着一帆清风,就这样归去。

最后一句,既充满了诗情,也寄托了诗人的美好祝愿:船行海上,遇朗朗明月,自然天气大好;而又有一片和风,自然归途顺利。

初唐时杨炯送赵纵的送别诗中有:“送君还旧府,明月满前川。”诗人送友回故里,写明亮的月光洒满河川,也是寄寓前路光明、一路平安之意。

韦庄此诗将明月与风放在海上,也寄寓了他的祝福。同时,这两句诗也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李白赠给王昌龄的那首很著名的诗《闻王昌龄左迁龙标遥有此寄》,诗末两句云:“我寄愁心与明月,随风(君)直到夜郎西。”明月与风,既能陪伴友人一道远去,也是诗意的书写。

日本捐赠物资上的中国古诗:除了王昌龄,还有韦庄的两句送别诗

韦庄这首送别诗,语言清新明畅,的确是晚唐送别诗中很具代表性的作品。

这两天日本捐赠物资上的中国古诗词被刷屏,引起了较大的关注度。事实上,题诗也好,不题也好,重要的是物资;诗句无论是日本人引用在箱子上的也好,或者是在日本的国人所提议的也好,重要的是它们大多源自于中国古诗词,让我们再度感受到传统文化的美好与激励人心。

的确,在疫情期间,我们或许没有更多的心力去感受这些诗情画意,一句“武汉加油”“湖北加油”同样胜过万语千言。但在顺利度过疫情后,愿我们更多人还是能够持续关注古典诗词的美,一起更深入地了解、传承中国传统文化。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日本捐赠物资上的中国古诗:除了王昌龄,还有韦庄的两句送别诗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