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7》里的“一镜到底”是噱头还是实力?

第92届奥斯卡颁奖典礼于2020年2月9日在好莱坞杜比剧院举行,吸引力全世界的娱乐界和电影迷的注意力。 (文末附带奥斯卡完整获奖名单)

其中有一部很特别的战争类影片《1917》,它不像《血战钢锯岭》一样的圣人传记,也不是《拯救大兵瑞恩》一样的人性考验。《1917》这部影片有它独特的沉浸式战争体验。

自从《1917》在第77届金球奖获得剧情类最佳影片之后,像开挂似的,接连拿下美国制片人工会奖和英国电影学院奖最佳影片,算是奥斯卡的最大热门。

《1917》里的“一镜到底”是噱头还是实力?

在第92届奥斯卡中《1917》也获得了最佳导演、最佳影片、最佳原创剧本、最佳原创配乐等10项重量级奖项的提名,仅战争类的提名记录来讲,仅次于电影史经典战争片《拯救大兵瑞恩》。可是从第82届奥斯卡到如今,奥斯卡最佳影片再没有出现过战争片的影子。

《1917》里的“一镜到底”是噱头还是实力?

《1917》的提名丰富了讲述一战故事的战争片,虽然遗憾错过了奥斯卡最佳影片,但还是收获了最佳摄影、最佳音响效果和最佳视觉效果三个奖项,这已经是影界对《1917》最大的肯定了。

《1917》里的“一镜到底”是噱头还是实力?

影片的故事发生在1917年的一战。两个年轻的英国士兵被上司委派,要穿过前线的重重障碍和敌人的阵地,去传递一个情报。这个情报非常重要,它关系到1600名士兵的生命——其中也包括其中一名传递情报士兵的哥哥。而上司给他们的时间,是一天。

《1917》里的“一镜到底”是噱头还是实力?

这种一天时间、一个人物以及一个战争场景的设定,极其像戏剧中的“三一律”。而戏剧的核心就是冲突,战争就是冲突,所以说战争电影是电影史上的标准题材之一。

这个故事的灵感来源是导演萨姆·门德斯很小的时候,祖父参战的故事。而且门德斯表示“我第一次理解任何形式的战争都是我祖父告诉我的”。

《1917》里的“一镜到底”是噱头还是实力?

1917年,门德斯的祖父在一战中担任前线的信差,负责从不同岗位传递信息。门德斯从祖父的这些零碎的记忆着手,创造出这样一部只靠运气和胆量的故事。

在谈论制作这部电影时他说,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冲突是残酷的,他从他的祖父那里听说了关于这一场战争的故事,而这些故事随着时间正在消逝。萨姆·门德斯认为他有责任讲出这些故事,使牺牲得到理解,并用他自己的方式来表现其重要性。

《1917》里的“一镜到底”是噱头还是实力?

除了给这个故事增加活力,避免将它拍成一部无聊的历史片之外,门德斯还想讲述一个当下时代观众会喜欢的故事。当观众看到这样一部深刻的电影的时候,往往会深受触动。

由门德斯执导的一战题材影片《1917》采用“一镜到底”的方式拍摄,“这部电影的设计初衷就是一个镜头”。门德斯称,这部电影是他迄今为止完成的“技术上最困难的事情”,但也是最令人愉快的 事情。

《1917》里的“一镜到底”是噱头还是实力?

《1917》里的“一镜到底”是噱头还是实力?

而导演所说的“一镜到底”采用的是类似《鸟人》一样的“伪长镜头”手法,并非真正现场实拍一个单独长镜头,而是用技术手段将多个“较长的镜头”组接起来,让整部影片看起来是一个镜头。这些都是大的想法,而挑战在于如何实现这些目标。

导演萨姆·门德斯称该片每组镜头大都长于5分钟,有一个8分半钟的长镜头拍了56次,甚至让他多次反问自己“我为什么要对自己做这种事”。

《1917》里的“一镜到底”是噱头还是实力?

如此长的拍摄需要演员在表演的同时,其余的东西都要同步。主角迪恩-查尔斯·查普曼在拍摄八分半最长时段的时候,听到导演喊“cut”那刻忍不住落泪直言:“一镜到底就是如此让人沉醉其中”。

在采访中,导演表示《1917》之所以全片只用一个长镜头,与电影的故事有关。一战期间,两名年轻的英国士兵受到指派,执行一场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他们必须和时间赛跑,冒着生命危险传递情报,挽救1600名士兵的生命。

《1917》里的“一镜到底”是噱头还是实力?

而萨姆·门德斯巧妙地采用“伪一镜到底”的表现形式,让观众在一种不间断的状态下跟随两个士兵一起穿越寂静的死亡原野,危机四伏的战场,给观众带来了身临其境的沉浸式战争体验。

同时它以小见大,细致地刻画了两位士兵的内心活动,观众也能深刻的体会他们不断变化的心境,感受到战争摧毁美好带来的痛苦。

《1917》里的“一镜到底”是噱头还是实力?

这种拍摄方式早在希区柯克的《夺绳索》中就已经存在,当时的评论家评论此电影“引入了一种新的电影制作方法”。在《夺绳索》的拍摄计划第一页就表示的很清楚,要故事情节都是连续的。

而《1917》全片需要通过技术处理,在感官上是以一个镜头拍摄而成的,拍摄地点也要穿梭于英国各地,所以拍摄难度 巨大。

《1917》里的“一镜到底”是噱头还是实力?

事实上,难题主要在摄影师罗杰·迪金斯的身上。罗杰·迪金斯表示,他在打开剧本后就开始担忧,因为剧本第一句话是:“这些都要用一条镜头完成”。

他担忧的不是如何运用技术手段实现,迪金斯的拍摄理念是摄影应服务故事,不炫耀技巧引起观众注意。所以对于迪金斯来说,最大的挑战是弄清楚把摄影机放在什么位置来创建场景,“每天我都希望自己不要搞砸了,因为那样的话,一切又会回到最初。”

《1917》里的“一镜到底”是噱头还是实力?

罗杰·迪金斯与萨姆·门德斯

影片从头到尾基本采用手持摄影,每时每刻都是运动状态,没有场景是重复的,要不断奔跑穿梭,还要保持镜头稳定连贯性。有时要用钢索吊起摄影师和摄影机,拍广阔的场景。解下钢索后,摄影师还要抱着器材跑上车,穿越某个场景,再下车继续拍摄。

主角如何与环境和周围的人物互动与走位,如何联动,如何转弯,摄影机如何运动,必须是提前安排好,才能保证拍摄流畅。

《1917》里的“一镜到底”是噱头还是实力?

更困难的是这部电影绝大多数是外景,光线和天气对于拍摄影响非常大,只能用自然光拍摄,如果演员跑进狭窄的战壕,摄影机绕圈拍摄,是没有空位放置灯具的,这让拍摄工作变成一件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整部影片是一个长镜头,必须按照顺时序拍摄,为了保持戏的连续性,必须在阴天拍摄。如果天气晴朗,剧组就停工改为彩排。彩排期间,剧组工作人员都会抬头看天空,看云层何时能够遮住太阳。等到云来了,剧组就争分夺秒进行5分钟左右的拍摄。导演门德斯说,这是名副其实的“听天由命”。

《1917》里的“一镜到底”是噱头还是实力?

为了保证拍摄顺利,导演门德斯和摄影师罗杰·迪金斯花了9个月时间筹备。“从一开始我就想以实时方式拍这部电影,让观众一同踏上旅程,与角色同步呼吸,‘一镜到底’是讲述这个故事的最好方法。”对于导演门德斯来讲,这是这部电影的核心。

“一镜到底”是它独具魅力的技术特色 ,影片的摄影和配乐也十分讲究。在高难度长镜头拍摄的同时不忘兼顾构图、光影之美,让罗杰·迪金斯再度成为最佳摄影奖项不二人选。

《1917》里的“一镜到底”是噱头还是实力?

《1917》里的“一镜到底”是噱头还是实力?

门德斯之前他当过15年的话剧导演,话剧是在舞台上是一气呵成、一镜到底的,他努力把话剧的这种经验运用到这部电影里。许多电影制作人没有戏剧经验,但门德斯是具备的,排练是戏剧必不可少的元素,对于《1917》也是如此。

《1917》里的“一镜到底”是噱头还是实力?

演员们在拍摄前也进行了高强度训练和六个月的排练,要保证在摄影机都还没开机的时候,他们就需要沉浸在角色中,为此,两位演员还去比利时和法国体验生活。演员乔治·麦凯说:“每次拍摄都像是演舞台剧,一开始就不可以停下来。”

《1917》里的“一镜到底”是噱头还是实力?

导演执导两位演员

对于像门德斯这样受过戏剧训练的导演来说,这种“一镜到底”的手法有着强大的吸引力,但是这部电影之所以惊艳,也并不只是因为‘一镜到底’这项壮举,而是技术完美服务了这个故事。

故事之所以令人触动,是因为剪辑节奏、剧本和配乐相辅相成,为观众带来了不同以往的战争片体验,导演从祖父一代的亲身经历出发,以小见大,在带领观众目睹战争残酷的同时,又充满了人性的温情和浪漫主义情怀,在技术与艺术间找到了平衡。

《1917》里的“一镜到底”是噱头还是实力?

虽然一战的残酷风景逐渐褪色,萨姆·门德斯却带领我们,返回影响了整个欧洲乃至世界命运的历史拐点。这不仅仅是一部真实还原战争的电影,也是和平岁月里每个人重温人性与友情价值的罕有体验。

据悉,《1917》确认2020年引进中国内地,届时可去电影院体验一下。

《1917》里的“一镜到底”是噱头还是实力?

第92届奥斯卡金像奖完整获奖名单

最佳影片:《寄生虫》

最佳导演:奉俊昊(《寄生虫》)

最佳男主角:华金·菲尼克斯(《小丑》)

最佳女主角:芮妮·齐薇格(《朱迪》)

最佳男配角:布拉德·皮特(《好莱坞往事》)

最佳女配角:劳拉·邓恩(《婚姻故事》)

最佳原创剧本:《寄生虫》

最佳改编剧本:《乔乔的异想世界》

最佳动画长片:《玩具总动员4》

最佳国际影片(原最佳外语片):《寄生虫》

最佳纪录长片:《美国工厂》

最佳摄影:《1917》

最佳剪辑:《极速车王》

最佳音效剪辑:《极速车王》

最佳音响效果:《1917》

最佳艺术指导:《好莱坞往事》

最佳服装设计:《小妇人》

最佳化妆与发型设计:《性感炸弹》

最佳视觉效果:《1917》

最佳原创配乐:《小丑》

最佳原创歌曲:(I’m Gonna) Love Me Again《火箭人》

最佳动画短片:《发之恋》

最佳纪录短片:《女孩的战地滑板课》

最佳真人短片:《邻居的窗》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娱乐 » 《1917》里的“一镜到底”是噱头还是实力?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