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子柒的视频之美,是另一种形式的盛唐田园诗

真是没想到,李子柒的美食视频居然能引发这么多争论,还被提到了文化输出文化自信的高度。

李子柒的视频之美,是另一种形式的盛唐田园诗

我看过李子柒的几个视频,也觉得挺不错——美人、美景、美食,恬淡自然,优雅舒缓,颇有古风,很符合中国传统文人田园诗般的想象。所以,美食爱好者,文人情怀者,再加上喜欢高颜值妹子者,她的粉丝当然少不了。对外国观众来说,又有一层中国文化的神秘外衣引人遐想,吸引力也就更高了。

不过,我之所以喜欢李子柒的视频,最重要的原因还不是美人美景美食,而是让我想起了童年农村生活的一些温馨记忆。

比如,这么一个场景:初夏麦收时节的半夜十二点钟,一个10岁的孩子,一个5岁的孩子,他们躺在自家高高的麦堆里,一边咬着麦秸杆讲故事,一边仰望着满天星河。空气中满是青草香的味道,夜色里不时有流星划过。

美吗?现在想来还不错,但当时最大的感受其实是累。

麦忙抢收简直和打仗一样,一家一户是忙不过来的。父母们去帮其他农户打场脱粒,孩子们则在自己地里等着,待轮到自家时也会有别人来帮忙——这是一种自发的小集体互助形式,大人们忙一个通宵都是很正常的。

暑假寒假之外,我们小学时还有麦假秋假,就是春秋两季最忙时孩子们都回家干活去——老师们也要回家忙农活,因为他们几乎都是民办代课,都有地要种有粮食要收。

在我的记忆中,没有一个长辈赞美这种田园农村生活。就像唐代边塞诗里“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的豪迈之美固然令人壮怀激烈,但现实里更多是“可怜无定河边骨,俱是春闺梦里人”的悲欢离合。至于田园诗的隐逸恬淡山水之美,其实不过是如王维这种高官显贵的诗人,有钱有闲时不知人间疾苦的想象罢了,所谓“农夫心内如汤煮,公子王孙把扇摇”。

而我的家乡还远非中国的贫苦之地,它在2019年的全国经济百强县(区)里高居前15位。想想其他2000多个县区的农家子弟,当年定然有无数人比我体验过更多的农地劳作之苦。

虽然如今的家乡农村比几十年前好多了,机械化让农活也不再像以前那么累了,人们宁愿户口在农村也不愿迁去城里了,但这是工业化的成就,和田园牧歌之美毫无关系——家乡的人们也没人想再回到人力畜力的农耕时代。

所以,李子柒的视频之美只是另一种形式的盛唐田园诗——很美,我很喜欢,也认为这属于文化输出。我只是想提醒,这也只是田园诗,而不是传统农耕生活的真实写照。

这是艺术电影,而非现实纪录片。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传媒 » 李子柒的视频之美,是另一种形式的盛唐田园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