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遂宁首例新冠肺炎治愈者:“怕什么,姐可是生过孩子的人”

四川遂宁首例新冠肺炎治愈者:“怕什么,姐可是生过孩子的人”

封面新闻记者 刘虎 摄影报道

2月3日上午10点,遂宁市传染病医院停车场。

张冰云的视线越过面前数十个镜头,一眼就找到了站在远处的丈夫。距离上一次见面,已经过去整整321个小时。

1月21日凌晨2点,因疑似感染新型冠状病毒,张冰云被收治隔离,两天后,她成为遂宁市首例确诊病例。

“终于见面了,牛郎和织女真不容易。”脑海闪过这样一个念头,她在众人鼓励下,给丈夫来了一个拥抱。

确诊后,张冰云第一次见到在自己面前崩溃哭泣的丈夫,第一次直面死亡,准备着自己的“身后事”。但在医院,她却在给远在湖北的母亲和4岁儿子打气,“我会很快好起来,怕什么,我可是生过孩子的人。”

被感染:从湖北回川后开始发烧

张冰云和丈夫陈钦都是湖北安陆人,2017年,她带着2岁儿子跟丈夫来到四川遂宁,在一家芯片企业上班。

夫妻俩白天都在企业上班,今年1月9日,由于儿子放假后无人照看,跟丈夫商量后,她独自一人,带着儿子回到老家湖北,将儿子交由老人照顾。

1月11日,她从安陆登上了一辆由武昌开往成都的列车。

当时,网络上关于新型冠状病毒的肺炎疫情的报道很少,张冰云少有关注。所以,她所在车厢一名乘客不时响起的咳嗽声,也并没得到她更多的注意。

“我依稀记得当时车厢里也没见几个人戴口罩。”在车里的十多个小时,她没有采取任何防护措施,没想到自己被感染了。

12日,到达遂宁。13日,开始出现低烧症状。

“急匆匆到武汉跑了个来回,应该是普通感冒引起的。”张冰云安慰着丈夫,到楼下诊所拿了药,低烧症状有所好转,这时夫妻俩仍没觉得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压根没往这个方面去想。”

四川遂宁首例新冠肺炎治愈者:“怕什么,姐可是生过孩子的人”

被隔离:确诊为遂宁首例新冠肺炎患者

21日是夫妻俩商量好回老家的日子,这时,关于疫情的报道已经很多。

是否真的感染新冠肺炎,这是悬在夫妻俩心头的“最后那只靴子”。

要不要去检查一下,安心回老家过年?张冰云很担心,如果查出问题,还怎么回去看孩子?最终,还是丈夫陈钦做了决定,先检查再回家,求个心安。

20日晚上,他们来到遂宁市中心医院。

到医院急诊科后,张冰云的症状引起了值班医生的警惕,开始对她进行检查。得知她近日往返武汉后,立即联系感染性疾病科并疏散了候诊大厅的患者。

“当天晚上接到电话后,医院对她进行了胸部CT等检查,结果显示符合冠状病毒肺炎。”遂宁市新冠肺炎防控医疗救助专家组组长何正光教授介绍说,连夜给她做了咽拭子及痰液新型冠状病毒采样送检,并将这情况上报疾控中心。

21日凌晨两点,结合她的症状和出行记录,中心医院将张冰云送往遂宁市传染病医院,进行隔离治疗。

23日、24日,接连两天传来不好的信息:她从疑似,到确诊为遂宁市首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病例。

确诊后:父亲几乎崩溃 不愿给我视频通话

得知自己是疑似病例时,张冰云没有告诉远在湖北的父母,她觉得自己运气不会这么差。

可第二天确诊后,她却第一时间想到父母和儿子,要把这个信息告诉他们,“我不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所以一定要告诉他们。”

得知她的病情后,从小把她捧在手心的父亲几近崩溃,不愿再给她视频通话,直到她病情好转。母亲则在视频中不断叮嘱,一定保持好心态,坚持吃药,再苦也要吃下去。

住院后,张冰云每天都会喝中药,在这之前,她从来没有碰过这个在她看来苦的难以下咽的东西。

“在医院最坚定的信念来自家人,特别是我妈妈,每天都在鼓励我,她真的是个很了不起的人。”来自湖北的牵挂让她忍着反胃、忍着想吐的念头,鼓励自己把药和饭吃下去,才有力气好起来。

家人每天都会鼓励,张冰云仍止不住地想,如果未被治愈,自己该怎么办?她开始张罗着,给自己准备“身后事”。

她想着,如果自己离开,得让丈夫再找一个,不能比自己差。“儿子得跟我妈,两老最疼孙子。”

最感动:第一次见丈夫落泪大哭

“我走了,还得回去隔离观察一天。”

“好,记得早点回来。”

作为确诊患者的密切接触者,林钦也在医院隔离观察,2月3日是最后一天,送妻子到临时居住的地方后,他从车上把生活必须的用品送到,便匆匆下楼,救护车还在楼下等着,他要立即回到定点隔离的地方去。

结婚7年,从隔离到2月3日见面,她第一次跟丈夫分开这么长时间。

“他是一个技术型的钢铁直男,平时少有言语,也不懂什么是浪漫,唯独一次买花还是我生孩子的时候。”说起丈夫,张冰云语气轻快了许多,她说,出院时,一群采访的记者和护士估计都没注意到他,就一个人远远站着,也没见他上来主动抱抱, 亏得旁边的人起哄,他才张开臂膀搂了一下自己。

在生活中,陈钦也很少表达内心的想法和感情,都是张冰云在安排主导。“他不会表达,自己的想法,也很少看到他情绪上的表达和变化,就是一个有些木讷的技术男。”多年来,丈夫有一件事让她特别满意,“我给他做了7年饭,他洗了7年的碗。”

对于自己在家中的强势地位,张冰云笑言以前在湖北还有一些看法,但到了四川,觉得好多了,“在四川,咱不是都这样吗?哈哈!”

也是这个不善于表达、木讷的技术男,在得知妻子确诊后,对着视频嚎啕大哭。

这是张冰云第一次见到丈夫流泪,“没想到他会哭,经历了这个事也算患难见真情,我们应该可以白头偕老了,对吧?”

最感谢:医护人员的鼓励和敬业

在医院,张冰云每两小时测一次体温,定点做雾化,服用药物。在这些基本诊治之外,她的起居生活也由医护人员一手操办。

“真的很感谢医院的医护人员,一个人被隔离治疗,内心对于病情、对于未知的恐惧很折磨人。”出院时,面对镜头,张冰云说的最多的,就是对医护人员的感谢。“她们很辛苦,穿着防护服进病区,一呆就是一整天,是她们的陪伴、鼓励和心理疏导,用他们的专业知识让我重新坚强起来。”

她也坚信,第二例被治愈的新闻不会让她等太久,“跟我一样感染的人,你们不要担心,只要我们配合医生治疗,保持良好心态,一定会好起来的。”

最期待:想回家,希望疫情快快结束

出院后,张冰云见到了给自己送临时住处钥匙的公司领导。隔着两三米,她给领导鞠躬感谢,“谢谢您能来,我站远点给你鞠一躬。”

张冰云说,在网上她看到了一些说法,部分人对于感染者,都是敬而远之,哪怕她已经被治愈,获准出院。

“这是一个绕不过去的话题,我内心担心会有后遗症,别人也担心我是否真的健康,不会再传染。”回到住地,张冰云遵照医嘱依然会在家中自我隔离14天,她很担心,解除隔离后,她回单位上班,身边的人,会对她依然保持距离。

现在,张冰云最期待的是疫情能够早早结束,那代表她可以回到家乡,父母还在等他,4岁的儿子也在等他。

对话张冰云:

“做过最坏的打算,希望人们不要有成见。”

封面新闻:你是遂宁第一个疑似、第一个确诊病例,得知这一消息,你是怎么想的?

张冰云:我是一个很乐观的人,当时其实感觉还不是很强烈,看到我丈夫哭、看到我孩子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还有这么多牵挂和不舍得,这个时候才有一个强烈的求生欲望,我告诉自己,一定要活下去。

封面新闻:隔离治疗过程中,有没有做过最坏的打算?

张冰云:最坏的打算不就是离开吗,想过,我会让我丈夫再找一个,但儿子的跟我妈。其实,不想这么离开,还是对于生活对于家人的不舍得。

封面新闻:出院后,看你跟旁人始终保持一定距离,你在担心什么?

张冰云:我相信医院的诊断结果,我也相信自己现在很健康没有任何问题,可是,我知道大家内心的想法,也希望大家能保护好自己,也希望大家尽可能去接受我们回归正常生活吧。

封面新闻:出院后要开始新的生活,有特别想做的事情?

张冰云:希望疫情能早点过去,我很想家,很想回去见我的家人。也希望大家不要因为这个事情对我们有成见,这不是我们愿意看到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四川遂宁首例新冠肺炎治愈者:“怕什么,姐可是生过孩子的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