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打捞中国千年沉船,出水南汉5000两国库银

印尼打捞中国千年沉船,出水南汉5000两国库银

1997年,一支由德国和印度尼西亚联合组成的水下勘察公司在雅加达以北150公里的印坦油田海域25米处发现了一艘10世纪的沉船。该船长约30米,宽约10米,因沉船所在位置毗邻印坦油田,该船被命名为“印坦沉船”。

根据船上“乾亨重宝”铅钱及刻有“桂阳监”等铭文的银锭,历史学家判断印坦沉船大约在公元920年至960年。沉船装载了大量货物,包括少量金饰,百余个规格一致的铜块、锡块,中国的铜镜,东南亚的青铜镜、青铜佛像等青铜器,中国定窑、繁昌窑、越窑以及广窑的瓷器,97枚银锭(每枚重约50两,共约5000两),145枚南汉“乾亨重宝”铅钱等物品。其中爪哇铜器、瓷器和刻有“桂阳监”、“盐税银”、“盐务银”等字样的银锭和南汉铅钱对沉船断代发挥了关键作用。

印尼打捞中国千年沉船,出水南汉5000两国库银

印坦沉船出水桂阳监五十两银锭

印尼打捞中国千年沉船,出水南汉5000两国库银

出水乾亨重宝铅钱

印坦沉船上共出水97枚银锭,大部分以银箔封套包裹。当代历史学家杜希德、思鉴认为,从那些可辨读的铭文来看,这批银锭约5000两重,价值高昂,来源于盐利专卖系统的分支机构,可能暗示着这批银锭是南汉国库支出款项,由负责贸易的官员用来购买政府或君主所需的东南亚商品。通过研究,杜希德、思鉴认为,南汉国“不但恢复了与南海国家的跨海交流,而且沿用了唐代政府的舶来品管理交易系统”。

印尼打捞中国千年沉船,出水南汉5000两国库银

印坦沉船上发现的定窑白瓷碗残片

印尼打捞中国千年沉船,出水南汉5000两国库银

印坦沉船上发现的繁昌窑斗笠碗

印尼打捞中国千年沉船,出水南汉5000两国库银

印坦沉船上发现的越窑瓷枕

种种文献记录从不同侧面反映出南汉国与海外贸易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印坦沉船的出水遗物则直接见证了南汉海外贸易的盛况。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历史 » 印尼打捞中国千年沉船,出水南汉5000两国库银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