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过生死之间!一名危重症患者治愈,救治经历曝光

颈椎保健操3组,手臂上推舒展运动3组,轻微扩胸运动3组……2月6日上午,在家中完成一系列恢复性运动后,37岁的李振东接受了记者采访。

挺过生死之间!一名危重症患者治愈,救治经历曝光

图文无关 资料图,新华社记者 熊琦 摄

李振东是湖北荆州人,在当地旅行社工作。在这场突如其来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中,李振东成为荆州市首个确诊的危重症患者。所幸,经过积极治疗,经历了生死考验的他已于1月31日出院。

据李振东介绍,他曾于1月10日和13日两次去武汉参加会议。从1月10日夜间开始,身体出现不适,有发热迹象。也是从这时候起,以为得了流感的他,戴上了口罩。

“去年12月,武汉华南海鲜市场上新闻后,我就知道这个事了,武汉的同事、同学也知道,但大家都没当回事。1月10日晚上,我还和武汉的同学小聚了下。13日再去武汉,与会人员中也只有我戴了口罩。”李振东说,在1月14日晚上拍胸片之前,他一直以为自己是流感。

胸片结果出来后,李振东根据医生建议,连夜赶到定点医院荆州市胸科医院就诊,一天后从普通单人病房转入隔离病区。记者拿到的一份报告显示,1月18日,荆州市卫健委组织专家为李振东会诊,考虑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观察病例;20日,李振东发热情况未见好转,呼吸频率增快,肺部病灶持续恶化,并出现肝功能异常,经市级专家再次会诊,诊断为疑似病例(危重症);22日,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这就意味着李振东成为确诊病例。

隔离治疗期间,因合并哮喘等基础性疾病,李振东的病情曾一度危急,一连5天高烧不能下床,体温最高达到39.7℃。李振东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

“印象最深的是1月17日凌晨3点左右,哮喘突然发作,发烧不知道多少度了,因为人是迷糊的,咳嗽得厉害,口也很渴,再加上哮喘让我几乎无法呼吸……身体没有任何力气,无法动弹也无法说话。”李振东回忆说,自己不是个心理脆弱的人,但那段时间每天晚上都流泪,不知不觉眼泪就流下来了。

记者了解到,针对李振东的情况,荆州市胸科医院专门成立了两个医疗团队,实行24小时值班。经过医务人员十多天的全力救治和精心护理,在与死神数次交手后,李振东终于转危为安。

“医务人员态度很好,照顾得很周到,让我非常感动,也给了我信心。医生一直说没问题,可以治好,让我不要有心理负担。而且,可能是为了减轻我压力,到现在都没有告诉我是确诊病例。”李振东说,为了表达心意,他已通过荆州团市委的捐助渠道向医院捐款捐物。

除了捐赠款物,李振东在病情平稳后,根据自己的经历和体会,总结出隔离治疗的四个阶段性特点,以供其他患者参考:“第一阶段为检查阶段,每天早中晚抽血,还要提取咳痰去化验,需要自己把痰都咳出来,有时候咳得撕心裂肺;第二阶段可以说是鬼门关阶段,病情发展到顶峰,一定要用毅力扛过去,不然就会非常危险;到了第三阶段,不会再天天高烧,咳嗽也好了很多,每天按时打针吃药就行了;第四阶段是停药、留院观察阶段,做各种检查,等待出院。”

出院后的李振东,从2月5日起开始尝试少量的恢复性运动。这几天,陆续有朋友通过微信向他送来慰问和祝福,让他深受鼓舞。而他最牵挂的,还是荆州乃至全国的疫情防控。

“作为一名治愈的危重症患者,我感谢国家为我们承担了高额的医疗费用,感谢医务人员用自己的无私奉献帮助我们渡过难关。我愿意分享我的经历和感悟,也希望大家都能自觉遵守疫情防控规定,拒绝侥幸心理,对自己负责,对他人、对社会负责,不给疫情防控添乱添堵。”李振东说。

延伸阅读硬核!武汉女子孤身居家隔离14天,自愈了!亲述经验和过程

2月6日,是我自我居家隔离的第14天。清晨我量了一下体温:36.5摄氏度,已经连续9天保持体温正常,心跳、呼吸平稳。另一个好消息是刚做的核酸检测结果显示“阴性”!

从最初持续发烧不退的慌乱,到无法收治入院的焦虑,再到亲朋好友鼓励下重拾信心,44岁的我靠一步步科学的治疗、均衡的营养、坚定的信心、亲友的帮助,最终居家隔离打败了猖狂的病魔,重新回到健康的人生跑道。

我想用自己亲身的经历告诉和我类似的患者:战胜新冠病毒,你也可以!

1月1日,疫情首发地华南海鲜批发市场休市封闭。我从未到过该市场,也不吃野生动物,活动范围相对固定,曾经我认为新型冠状病毒离我很遥远。

1月16日,我感觉有点头痛,全身酸痛,起初我并未在意,以为是工作忙未休息好而已。之后开始低烧(体温未超过38度)乏力,食欲欠佳,每天只喝一碗小米粥。

1月21日,低烧症状持续,这时我必须要吃阿莫西林才能退烧,但一次只能管4个小时。与我住在一起的75岁的老父亲也说自己开始头疼,这让我感到不安。

1月22日上午10时,我和父亲前往社区医院准备查血常规检查。由于吃过退烧药,我和父亲体温均未超过37.2度,但社区医生告知家庭集体发热必须到市红十字会医院(市第十一医院)就诊。

上午11时,我们来到市十一医院,大厅内全是排队的人群,5个小时才轮到我们就诊,做血常规和CT检查。

检查结果出来后,医生说,我的肺部已感染,疑似新冠病毒感染,需要住院治疗,但目前没有床位,只能先通过打针及口服用药方式治疗。

父亲的血常规有些指标不正常,但医生判断尚不严重,但要密切观察。让父亲先回家后,我又排了3个小时队才打上针,直到晚上10时40分才打完,此时我已在该院待了近12个小时,身心疲惫。

1月23日凌晨1时许,我的低烧不仅没退,还发起了高烧,只好吃布洛芬退烧。

密集的人群,漫长的排队,没有床位的信息,已经没有力气的我,只好先回家,待下午5时我再来市十一医院时,打针的病人不减反增。

排队到凌晨1时,我又开始高烧,只好请医生开退烧药后重新开始排队。凌晨4时,排了11个小时队后,终于轮到我打针。

1月24日清晨7时多,打完针的我飞似地离开医院,从排队到打完针,耗费了14个小时!

打针的痛苦经历让我心生畏惧,我向新华医院急诊科主任孙国兵咨询:本人除高烧不退外,无其他症状,下一步该怎么治?

孙国兵主任耐心地解答:不要太介意发烧,这是自身抵抗力与病毒斗争的过程。轻症患者建议在家隔离口服药物治疗进行观察。

此前,我已将儿子送到了婆婆家。1月24日(除夕)我让父亲也返回自己家中,避免家庭传染。我一个人开始了居家隔离治疗。

居家隔离期间,亲人、我单位(湖北忠三律师事务所)的领导、同事、朋友都给予了无微不至的关怀,专程给我送药品、送食物、水果,在精神上鼓励我,我们单位学医专业的双学士李平律师也每天对我的病情进行了解,给予我用药指导。在大家的关心下,让我在居家隔离期间无后顾之忧,增强了抗病毒的自信心。

24日、25日,我依旧高烧不退,退烧药只能暂时遏制七八个小时。听说鸡汤有利于增强免疫力,我亲友在超市买了多罐易拉罐鸡汤送给我。

我每天两顿鸡汤下面,并在汤里加入黄芪补气,辅助煮葱姜蒜水喝。由于发烧大量出汗,我基本上不停地喝淡盐水,同时在水里加入参片,并补充维C片。

我由最初的慌乱开始慢慢平静下来,虽然一个人居家隔离治疗,但我并非一个人在战斗。住在同一小区的小姑子一家每天换着花样做饭菜送到门口,给我补充营养,为我加油鼓劲。亲朋好友不断为我传递最新的治疗意见。

1月26日,隔离第三天,仍在高烧的我再次向新华医院孙主任咨询,他简短地说,不要太纠结发烧,这是自身免疫力和病毒战斗的表现。为避免吃多了退烧药带来的副作用,我开始采取酒精擦拭、额头冷敷等方法进行物理降温。药物及物理降温的方式,开始初见成效,退烧的间隔时间开始延长至12-15个小时。

1月27日,隔离第四天。我不再高烧,开始转为低烧,体温控制在38度以下。1月28日,隔离第五天,我终于退烧了,但还有点微咳。

2月2日,我按医生建议,到医院做核酸检测。第二天传来结果:阴性。那一刻,我感到这么多天与病魔的斗争还是有成果的。医生建议,把家里剩余的大约2天用量的药吃完,可停药观察。以后再做个血常规和肺部CT,看看恢复情况,再最后确诊是否康复。

2月5日,单独隔离第13天。最后一次服药后,我已不咳嗽了,除了肺部略感不适,其余一切正常。

接下来,我按医嘱加强营养,修养调整,继续隔离,等到医院复查后再正式解除隔离。

回想这十多天的治疗心路历程,我想将自己的经验分享给更多的读者朋友:

1.感觉自己有疑似症状后,赶紧到医院做血常规和肺部CT检查,避免在家胡乱用药延误治疗。

2.一定要做好防护。特别是到医院就诊,建议戴一层医用外科口罩+一层N95口罩,在医院不要摘口罩喝水、吃东西,如确需饮水吃东西可以到医院外面空气流通的地方或私家车内进行。

3.如症状较轻,无呼吸问题,可以尝试在家隔离治疗,隔离期间退烧首选物理退烧,如烧到38.5度,再服用退烧药。注意观察症状、不适随诊,多饮水、多吃东西、多休息,增进排毒和自身的抵抗力,抵抗病毒。

4.每天吃的碗筷都要消毒,勤洗手。外面送来的东西一律酒精消毒,避免二次感染。病人隔离房间注意每天定期通风30分钟以上,病人活动区域温度保持温暖,避免温差受凉。

5.听从医嘱,做好复查。

写下这段文字时,又一个好消息传来,后来确诊患上新冠肺炎的父亲在医院里通过中西医治疗,身体已逐步好转。

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没有一个春天不会来临。坚定信心,科学治疗,严格自律,我们一定能战胜疫情!

网友评论挺过生死之间!一名危重症患者治愈,救治经历曝光

来源:北晚新视觉网综合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微信公众号、楚天都市报、网友评论

流程编辑:TF015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挺过生死之间!一名危重症患者治愈,救治经历曝光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