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歌之王」或将进入破产程序,线下业态的困境在加剧|抗疫时间

「K歌之王」或将进入破产程序,线下业态的困境在加剧|抗疫时间

在这场漫长的抗疫战事中,线下餐饮、消费娱乐行业受到了巨大冲击,这或仅是刚刚开始。

作者 | 任彤瑶

昨日,北京K歌之王发出《总经理致全体员工的一封信》,要与全体200多名员工解散劳动合同。公告信中提到,店铺在2019年的效益与前几年相比大幅下滑,其中有外部市场环境影响,也有自身经营的缺陷,本有意在2020年进行重新调整,但不料遇上疫情。

北京K歌之王的遭遇是当下国内中小企业艰难境况的一个缩影。此次疫情受影响首当其冲的,无疑是餐饮零售、娱乐、旅游、教培等对线下服务依赖较重的行业。今年春节,线下的餐饮娱乐行业几乎全面陷入停摆。疫情使一些体量较小,抗风险能力较弱的中小微企业经营困难加剧,站到了破产的边缘。

「K歌之王」或将进入破产程序,线下业态的困境在加剧|抗疫时间

「K歌之王」或将进入破产程序,线下业态的困境在加剧|抗疫时间

2月6日,北京K歌之王发出《总经理致全体员工的一封信》,要与全体200多名员工解散劳动合同。《三声》向其中一名员工确认了这个消息,员工表示疫情发生后店铺一直处于停业状态。K歌之王的上海金陵店也于1月26日发布了暂停营业的声明。

公开信中写到,由于疫情压力造成店铺长期闭店,公司财务承受了巨大压力。为了将损失降到最低,K歌之王听从律师建议进入破产程序,将于2月9日,亦即北京市正式上班的前一天,与全体员工解除劳动合同。

信中表示,将于在本月底前发放1月工资的一半,剩余在复工后2个月补足,复工将优先安排老员工入职。若有30%员工不同意,将进入破产清算的结果。

K歌之王是国内有名的俱乐部式KTV。2013年,首店在上海金陵东路开业。天眼查信息显示,其隶属于上海中贯汇都餐饮娱乐有限公司,注册资本200万人民币,成立时间为2008年。

据媒体报道,幕后设计师是曾经成功经营了M2等有名夜店的香港人杨伟鸿,著名歌星参与投资,此后数年间,这一品牌陆续在重庆、北京、武汉开设分店。

北京店于2015年在朝阳区工人体育场北路开业。营业区分三层,总面积5500平方,包括63个包房和互动酒吧区。集KTV,中西餐饮,酒吧娱乐于一身,拥有顶级音响设备,主打高端娱乐消费。曾经一度是北京最火红的KTV,常见名流出入,还诞生了王思聪一晚消费250万的江湖传说。

「K歌之王」或将进入破产程序,线下业态的困境在加剧|抗疫时间

据了解,北京K歌之王在近一两年就在内部经营方面出现了一些问题,公告信中也提到,店铺2019年的效益与前几年相比大幅下滑,尽管有意在2020年进行改革,但疫情无疑将其推到了难以维系的境地。

北京K歌之王的遭遇是疫情下国内中小企业艰难境况的一个缩影。清华北大联合就受武汉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状况,对995家中小企业进行了调研:结果显示,85%的企业的账上现金余额撑不过3个月,合计近六成的企业在2020年营收下降20%以上。其中,员工工资与五险一金成为这些企业主要的支出压力。

在这次疫情中,受影响首当其冲的无疑是餐饮零售、娱乐、旅游、教培等对线下服务依赖较重的行业。在去年的春节黄金周,中国零售与餐饮业销售额破万亿,而今年春节,线下的餐饮娱乐行业几乎全面陷入停摆。餐厅大量接收退单、娱乐场所关门歇业。经济学家许小年表示,2019年第三产业占国内生产总值比重达到了54%,远高于2003年的约40%,这次疫情的直接短期影响可能超过2003年SARS的冲击。

恒大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撰文指,这次疫情对服务业与企业的复工冲击会更大。生产经营停摆,收入与现金流中断,可能导致订单合同违约、资金周转困难等问题。一些体量较小,抗风险能力较弱的中小微企业将站到破产的边缘。风险可能沿供应链和担保链上下游横向传导,引发局部危机。

疫情开始以来,九毛九1月26日起暂停了所有门店营业,星巴克关闭了中国一半以上门店,西贝莜面村董事长贾国龙公开表明,春节前后的一个月,西贝莜面将损失营收7亿-8亿元,目前账上现金加上贷款,最多也只能再发3个月工资。

在疫情状况不明朗,战线越来越长的当下,这种危机日益凸显。企业求助、自救的呼声越来越高,“难以支撑”的焦虑蔓延。

「K歌之王」或将进入破产程序,线下业态的困境在加剧|抗疫时间

在北京K歌之王决定进入破产程序的同一日,国内最大PHP培训学校“兄弟连”创始人李超亦发表公开信,宣布停止运营,遣散员工。兄弟连在新三板上市后连续出现经营方向失误,流水逐年下降,2019年开始进行改革,但疫情加剧了公司困境。李超在信中写到:

“疫情中,受影响最大的就是我们线下培训机构,政府已发通知,高校延迟开学,线下培训业务暂停......这对资金储备少,包袱重、一直亏损的兄弟连无疑是雪上加霜。节前咱们勒紧腰带,缓发工资、全体动员,压缩成本,就是为了节后招生旺季打个翻身仗。哪知这次疫情来的如此凶猛、猝不及防,把我们的计划全部打乱。”

对线下娱乐业来说,这个寒冬显然亦不好过。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房租是线下KTV 的最大支出,以北京北三环近繁华商圈带为例,500平方米场地平均月租在10万上下,1000平方米店面的KTV整体投资达到6000万元。

线上K歌、直播平台的发展也在改变着K歌行业的业态,移动K歌用户数量逐年上升,抢占着线下KTV的生存空间。版权问题也一直是KTV行业的痛处。2018年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要求KTV终端生产管理商和卡拉OK经营者,删除未取得授权的6000多首歌曲,其中不乏众多热唱曲目,被九家KTV公司起诉垄断,最后达成调解。

自2月1日,央行等五部委推出30条金融举措驰援企业以来,苏州、上海、北京、宁波、广州等地都出台了缓交社保、税款租金减免等“减负”措施帮助中小企业解困。但前路难测,进入破产清算程序或是一些中小企业仅有的解困方法。有不少人感叹,这或只是刚刚开始。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财经 » 「K歌之王」或将进入破产程序,线下业态的困境在加剧|抗疫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