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声讨的“晋江毒王”:感到很抱歉 可我没撒谎

  原标题:被声讨的“晋江毒王”:感到很抱歉,可我没撒谎 | 深度报道

  来源:北青深一度

  记者/ 李佳楠 实习记者/ 陈威敬 胡琪琛

被声讨的“晋江毒王”:感到很抱歉 可我没撒谎

1月22日,嘉排村举办大型宴席,共350余桌,3500余人参加

  嘉排村是福建晋江市英林镇一个有六千多人口的村子,1月22日,一场3000余人参加的宗族宴会让它进入公众视野。从武汉返乡的张方也出现在酒席上,2月1日他被确诊为新冠肺炎。

  张方确诊后,英林镇向各村下发了《至村民的一封信》。信上称,张方一家人明知自己来自武汉,却对群众谎称来自菲律宾,未按规定进行居家隔离,还几次参加宴请,频繁外出活动。当地已对91人实行居家医学观察,对3557名一般接触者实行医学随访并全程管控。

  2月4日,关于嘉排村的各种消息从朋友圈扩展至全网,网友将张方称为“晋江毒王”,张方和家人的照片被曝光,引来一片声讨。

  有网友称,张方作为酒替,到多个餐桌敬酒,还传出疑似张方喝酒、划拳的视频,更有人猜测,张方的奶奶因被传染,春节期间过世。

  2月5日,泉州市公安局发布通报:对涉嫌危害公共安全罪的张方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

  截至2月6日,英林镇确诊10人,均为张方亲属。

  从被确诊新冠肺炎、全家感染到成为“晋江毒王”,当事人张方始终没有露面。2月7日,深一度记者联系上张方妻子刘婷以及张方的父亲,他们对网络上的多方质疑给出回应。

  疫情严重,为何从武汉返乡参加活动?

  1月20日,张方夫妻二人带着孩子、母亲从武汉返回晋江市英林镇。有声音质疑,当日,钟南山院士已公布了新冠肺炎具有人传人特点,很多省市已要求武汉返乡人员隔离,从武汉回乡的张方,明知疫情严重,不仅没有自行隔离,反而参加数千人的大型宴会,不负责任。

  刘婷回应称,回乡前,武汉看起来“一切正常”,很少有人戴口罩,人们正常逛街、购物。接触到的有限信息让他们对疫情没有一个清楚的判断,刘婷甚至听说,有人传谣被抓,“我们以为就只是单纯的肺炎,没放心上”,刘婷说。

  刘婷回忆,回到老家后,他们没有听到广播或是看到有人在宣传防控信息,“街上很热闹”。

  嘉排村多位村民证实,去年村中张氏宗亲组织重修张氏祠堂,为庆祝重修竣工,1 月 21 日开始举办为期两天的晋主活动。

  1 月 21 日,村里一千多名张姓村民 进行了一个多小时的游街活动。1月22日,村民们在海边围了块空地举办宴会,搭了戏台,持续了两个小时左右,一共有3000余人参加。

  刘婷回应称,家人接到宗族通知,丈夫、公公和弟弟都参加了21日的游街活动,一位40岁左右的张姓村民告诉深一度,1月21日,他在宗祠见过张方,知道他是从武汉回来的,“当时完全是过节的气氛,没意识到需要特殊防范”。1月22日宴会举办时,参加的村民都没有戴口罩。

  多位村民证实,村中管控在1月23日突然收紧。有村民回忆,当天村中喇叭开始广播武汉关闭离汉通道的消息,村镇提醒村民做好防护,禁止聚会等活动。

被声讨的“晋江毒王”:感到很抱歉 可我没撒谎

张方确诊后,上级部门下发《致村民的一封信》

  是否喝酒划拳,到多个餐桌敬酒?

  在张方确诊新冠肺炎后,英林镇给各村下发的《致村民的一封信》中称,在午宴上,有10桌就餐人员与张方有过密切接触,要求这些人从1月23日起自觉实行14天的居家医学观察,卫生部门将每日派专人现场测量2次体温,并询问、登记相关症状,涉及人数达3000余人。

  消息传出后,一段男子与人划拳、喝酒的视频在网络流传,有人称,张方作为酒替在很多餐桌上向人敬酒。视频和网友的传言最初在福建晋江等地的微信群里传播,到2月4日,微博上骂声一片。

  村民张明证实,当日,开办午宴三百五十余桌,每桌十人,其中,除了本村的张姓村民,还邀请了几十桌外乡张姓村民,再加上一些唱歌、跳舞、端茶水的服务人员至少有3500余人。

  刘婷回应称,当日,她和丈夫、孩子还有三个姑姑一共10个人围坐一桌。开饭时已是下午1点多,“大家都很饿,只顾着吃饭”。刘婷解释,她和亲戚都不会喝酒,丈夫张方喝酒会过敏,一家人都没有喝酒。视频在网络上流传之后,连福建南安的娘家人都打来电话询问,“那个人不是张方,不知道是谁”,刘婷说。

  一位50多岁的张姓村民证实,他所坐位置和张方仅一桌之隔,张方确诊后,他是重点隔离对象之一。“有人说他划拳喝酒,这是子虚乌有,我们后面这些桌上只有两瓶饮料,没有人划拳喝酒。”

被声讨的“晋江毒王”:感到很抱歉 可我没撒谎

张方确诊后,有人打印出家人的照片,当街宣传

  为何隐瞒事实,谎称从菲律宾回乡?

  英林镇下发各村的信中还提到,1月30日至2月1日,嘉排村报告一起家庭聚集性新冠肺炎感染病例,确诊病例一家人明知自己来自武汉,却对群众谎称来自菲律宾,故意隐瞒行程。

  很快,“晋江毒王谎称菲律宾回乡”的内容在微博上发酵,大V纷纷转发,网友骂声一片。有人谴责张方明知故犯,有意传播他人。

  刘婷回应称,她看到告知书时感到不解,“别人问起,我们一直说的是从武汉回来的,从未谎称来自菲律宾。”

  张方的父亲回应称,1月23日当天,有两批人跟他核实了返乡信息,分别是其户籍所在的嘉排村工作人员和其现居住地英林村上的工作人员。

  张方父亲称,1月23日下午2点50分,嘉排村村委会工作人员打来电话,让其登记返乡人员信息,除了表明自己较早从菲律宾返乡外,也如实告知了儿子张方等人从武汉回乡的日期。该名工作人员提醒他们,尽量在家不能外出。如果不得不出去,要戴口罩。

  1月23日傍晚,两名自英林村委的人员来到张方家中,再次询返乡信息,张方父亲告知对方自已从菲律宾回乡已有一个月,张方父亲坦言,在被问及家里其他人情况时他没有回答但也并没有说谎隐瞒,“他们穿着黑衣服戴着黑口罩,我不认识他们,有些戒备,我告诉他们,全家已经在嘉排村备案,让他们联系嘉排村委会。”

  记者联系到给张方父亲打电话的嘉排村工作人员,核实张方父亲是否在1月23日如实汇报了家人武汉返乡的情况,对方表示自己不方便说,要联系上级领导。

  被隔离村民,有无疑似感染?

  张方确诊之后,晋江当地采取紧急措施,对91人实行居家医学观察,3557名一般接触者实行医学随访并全程管控。张方因此被网友称为“晋江毒王”。

  刘婷介绍,1月23日凌晨,她看到关闭离汉通道的新闻,才知道新冠肺炎会人传人。回想起此前参加宴会,她和家人也有些后怕,“当时我们没有任何症状的,也会担心别人传染给我们”。从1月23日起,刘婷家人要每天两三次测量体温,身体出现发烧等不舒服的情况,都要上报给嘉排村和疾控中心。

  1月24日开始,刘婷、孩子、张方母亲出现发烧症状,但很快恢复,“家人觉得可能和往年一样得了流感。”刘婷介绍,张方因不放心,1月25日去镇医院验了血、拍了CT,医生说没问题,建议回家休息、观察。

  随后几天,刘婷一家出现反复发烧的症状,1月29日,张方开始隔离治疗。1月30日,刘婷和家人也开始隔离治疗。

  2月1日,张方和一同从武汉返回的母亲、妻子和孩子同时被确诊感染新冠肺炎,成为英林镇最早确诊的病例。截至2月6日,英林镇共确诊病例10 例,都是他的家人和亲戚。张方父亲目前未被感染,目前在晋江一医院隔离。

被声讨的“晋江毒王”:感到很抱歉 可我没撒谎

张方确诊后,村内挂出的宣传条幅

  奶奶去世,是否因感染肺炎?

  1月31日,张方奶奶在春节期间过世,有人质疑奶奶是被他传染,感染新冠肺炎导致死亡。老人去世时,张方和家人大都被隔离,只有几名亲属在家留守。

  多位村民证实,在老人去世后,张方家人陆续被确诊,村委会在菜市场旁拉了一条“带病回乡不孝二郎,传染爹娘丧尽天良”的红色条幅。

  村民拍摄的一段视频显示,有村委会人员拿着张方家人的照片在条幅前大声吆喝,提醒接触过张方一家的村民注意隔离防护。

  得知村里悬挂横幅,张方父亲曾给村里打电话,认为他们办事不妥。

  张方的父亲接受采访时说,张方奶奶去世前两个月就已经病重,不能进食,靠着输液维持生命。“我们很少在福建,如果不是因为老人病重的话,今年可能不会回来的。”张方父亲坦言,今年回老家,也是想见母亲最后一面,尽一下孝道。

  晋江市委宣传部工作人员蔡先生称,张方奶奶身体一直不好,离世原因与新冠肺炎疫情无关。“因为属于疫情防控的特殊时期,1月31日当晚已经安排老人火化,对疫情也没有什么影响。

被声讨的“晋江毒王”:感到很抱歉 可我没撒谎

政府为隔离的村民提供食物、蔬菜

  被感染当事人,现状如何?

  刘婷介绍,她和张方的孩子今年才3岁,病情较轻,已经退烧,精神状态较好,和自己在一个病房隔离治疗。

  谈及村中被隔离的村民,刘婷表示,她和家人感到很抱歉,“这个不是故意的。如果知道自己被感染的话,肯定是不会回来,更不会去参加活动。”

  村里的横幅和网上的传言与辱骂,让仍在隔离和治疗的刘婷和家人感到难受。刘婷说,“现在,我们家人都是被感染者,却被骂故意去感染他人。谁会特地去感染家人呢,儿子才三岁,我也不可能带着孩子冒风险,是吧?”

  刘婷更担心丈夫的状况,在刘婷眼里,张方是个容易焦虑的人,染病后,他一开始咳嗽、发烧、胸闷,情绪一直不稳定,服药后的反应比较大,没胃口,睡眠也不好。网传信息对张方影响很大,因为家人的照片等信息都是从福建老家传出去的,张方一度对她说,“只要你们母子两个好,我自己无所谓。我觉得这辈子可能都不想回福建来了。”

  2月4日,张方的手机被警方取走。刘婷觉得,看不到网上信息,可能丈夫会好受点,也希望他快点康复。

  家人的理解让刘婷感到温暖。她曾和姑姑们在一个房间隔离,姑姑们没有埋怨,反而还鼓励她说:“大家要坚强,争取一起出院。”

  多位村民在接受采访时对张方一家人表示谅解,“他们不是故意的。他们一家遭灾,用有色的眼光去看他,叫他‘毒王’对当事人不公道”,一位村民说。

  刘婷担心张方面临刑罚。2月5日,泉州市公安局发布通报称,晋江市公安机关对涉嫌危害公共安全罪的张方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经查,张方从武汉回晋江后,当地镇政府和卫健部门对其提出居家隔离、不得外出的明确要求,但张方仍私自外出和走亲访友、参与聚会,造成不良后果。

  随后,接到案件线索后,晋江市人民检察院立即派员向公安机关了解前期摸排调查情况,检察官主动参与侦查机关办案组案件讨论会议,向公安机关提供10余条侦查意见,引导侦查取证。

  刘婷介绍,2月7日下午,警方找她做了视频笔录,她交代刘方从返乡到隔离这段时间的情况。 刘婷表示,她向警方说明自己和家人并未谎称从菲律宾返乡。警方告诉她,目前还在调查,会去核实她所说的信息。

  多位村民证实,嘉排村多数村民目前仍处于隔离状态,每天早上六七点,村内大喇叭就开始广播疫情防控信息,路上一个人也没有。一些与张方近距离接触的村民家中,门前被拉上了隔离带。

  (为保护采访对象隐私,文中张方、刘婷、张明均为化名)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被声讨的“晋江毒王”:感到很抱歉 可我没撒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