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00人漂泊海上,形容日本邮轮隔离生活:如海上监狱

自2月1日,乘坐过由日本横滨出发的邮轮“钻石公主号”的中国香港男性(80岁)确诊患上新型肺炎后,日本卫生部门便开始对游轮上的所有人员展开了为期14天的海上隔离。

直到今天,船上已累计有61人感染。

3700人漂泊海上,形容日本邮轮隔离生活:如海上监狱

这艘被隔离在日本横滨的邮轮,全船有3711人,其中日本人有1281人,中国人有22名。

按照原定的航线计划,应当于1月20日出发,22日停靠过鹿儿岛、25日抵达香港、27与28日停留于越南、2月1日行经那霸,2月4日早回到横滨港,但因疫情紧急,2月3日晚7时30分被隔离在了横滨。

3700人漂泊海上,形容日本邮轮隔离生活:如海上监狱

3700人漂泊海上,形容日本邮轮隔离生活:如海上监狱

3700人漂泊海上,形容日本邮轮隔离生活:如海上监狱

3700人漂泊海上,形容日本邮轮隔离生活:如海上监狱

3700人漂泊海上,形容日本邮轮隔离生活:如海上监狱

被隔离前,这艘邮轮一应俱全的船上生活娱乐项目+随时轮换的无敌海景,5亿美元的造价,就是移动版的水上宫殿,船如其名。

3700人漂泊海上,形容日本邮轮隔离生活:如海上监狱

3700人漂泊海上,形容日本邮轮隔离生活:如海上监狱

3700人漂泊海上,形容日本邮轮隔离生活:如海上监狱

3700人漂泊海上,形容日本邮轮隔离生活:如海上监狱

被隔离后,宛如海中漂浮的“孤岛”。

当被告知即使对病毒测试呈阴性,也必须待在船上,有些人抱怨像“监狱”。阳台成了唯一轻松的地方,向邻居们问候,向港口期盼好的事情发生。

3700人漂泊海上,形容日本邮轮隔离生活:如海上监狱

3700人漂泊海上,形容日本邮轮隔离生活:如海上监狱

困在“钻石公主”号上的伍德福德·哈尔斯的亚伯夫妇表示,他们类似于“被囚禁”,不能离开他们的房间,但他也表示吃的还算过得去。

期间一位女士晚上九点还没吃晚饭,于是她出去大喊大叫我们的食物在哪里?结果被强制带回了房间。

3700人漂泊海上,形容日本邮轮隔离生活:如海上监狱

戴着防护装备的工人准备向轮船“钻石公主”装载物资

滞留在船上的有233名澳大利亚人,包括来自墨尔本的Olivia Capodicasa,她在与祖母一起航行的最后一晚被困在了船上,她形容情况就像“地狱”一样,开始一直在看电影打发时间,但被困了24小时后,开始心态受到打击悲观了。

3700人漂泊海上,形容日本邮轮隔离生活:如海上监狱

3700人漂泊海上,形容日本邮轮隔离生活:如海上监狱

3700人漂泊海上,形容日本邮轮隔离生活:如海上监狱

乘客们被要求必须待在自己的房间内,食品等物资会从横滨港送上邮轮。邮轮方面会提供菜单,然后将食物和饮料将送到乘客的房间。

3700人漂泊海上,形容日本邮轮隔离生活:如海上监狱

邮轮上还新增加了8个电视频道,并将向客房内的娱乐系统增加60部电影,还在为乘客准备一些游戏。此外,工作人员还会将口罩送到所有客房。

但是有被困在邮轮上英国乘客说,这就像是待在一个豪华的“海上监狱”一般:“乘客已被要求24小时不能离开房间,食物和水都由专人配送,仿佛遭到监禁。”

3700人漂泊海上,形容日本邮轮隔离生活:如海上监狱

不知道这场疫情战还要打多久,大家一定要注意预防,出门戴口罩做好防护措施,也希望船上的乘客们,能安全度过这14天的隔离期!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国际 » 3700人漂泊海上,形容日本邮轮隔离生活:如海上监狱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