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社区医务人员疫情日记:这辈子最难忘的春节

在疫情发生后,中山市不断将一批批“密切接触者”被送往隔离地点。这些“隔离对象”或许是曾到疫情发生地的外地居民,又或许是在“世界梦号”邮轮上疑似接触疫情发生地人员的中山籍乘客,或多或少存在着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风险。

那么,到底是谁来运送这些特殊的“隔离对象”到指定的隔离点呢?

事实上,在中山市东区,就有一位社区医务人员充当了一回“临时司机”,冒着被感染的风险,从年三十起他开着120救护车接送区内的“隔离对象”、运送医疗垃圾到指定酒店及处理点。他就是东区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医护人员郑杰君。

1月25日,他在日记里写道:“ 今年春节,大概是一辈子最难忘的春节。为了抗击疫情,大家都在努力。希望疫情赶快过去,大家都健健康康。”

中山社区医务人员疫情日记:这辈子最难忘的春节

按下红手印递交“请战书”

早在疫情发展之初,东区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工作群中就发出了一条通知:“因防控疫情工作需要,现向全区干部职工征集志愿者数名。参与定点酒店人员和物资运送、各回收点口罩等工作,需具有B牌驾驶证。有意向的同事请直接向区指挥部报名。”

中山社区医务人员疫情日记:这辈子最难忘的春节

通知下达后,在东区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工作12年的医务人员郑杰君已经开始着手写一封申请信,准备请战“一线”,负责运载隔离对象与医疗垃圾。

“中心里有B牌驾驶证的人不多,仔细想想我还是医务人员,所以当时我就觉得自己很合适去完成这个任务。”郑杰君提到,东区辖区面积较大,但区内缺乏大型医院,整个东区主要的基层医疗卫生工作、疫情防控落到东区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因此东区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必须有人去承担这份艰巨的任务。

“在疫情发生之初,虽然不知道疫情会发展到什么程度,但我已经做好了准备。” 郑杰君说。他在1月30日递交了一份“请战书”。在从这份申请书里,他详细地列举了他能胜任工作的各项理由,落款处还按下了红手印。

郑杰君在申请书里写道:“本人是一名拥有11年党龄的共产党员,形势越是严峻,越需要共产党员挺身而出。本人是一名医务人员,熟悉医疗业务,且与市第二人民医院有多年业务来往经验;且本人是土生土长的东区人,对东区乃至城区道路十分熟悉,能准确快速完成转运任务。”

“当时除了他,还有几位同事也提出了申请。他递交申请书的时候,领导也有些犹豫,因为他家里有两个小孩。但看到他列举的一项项理由,最终还是让他去了。”东区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主任欧冬梅说。

一天来回跑几趟,运送隔离者、医疗垃圾

在申请驾驶120救护车后,郑杰君每日往返于定点酒店与医疗垃圾暂存点,一波一波地运送。“随着入住定点酒店的隔离者增加,那边的医疗垃圾也越来越多,每天我需要跑好几趟。消停下来后,我就待命,等待接送隔离者。” 郑杰君说,

从年三十起,为了记录下疫情工作,郑杰君开始慢慢记录下的春节工作的点滴。从运送密切接触者、医疗垃圾到半夜为隔离者购买生活物资,他详尽地记录着这几天来,自己开120救护车的心路历程。

中山社区医务人员疫情日记:这辈子最难忘的春节

“2月5日,年十二,阴。8:30,出车接送2名密切接触者至市第二定点医学观察酒店;10:00,运送区定点观察酒店观察对象产生的医疗垃圾至指定地点;11:00 回区定点观察酒店,询问观察对象健康情况;18:00出车接送3名密切接触者至市第三定点医学观察酒店。” 郑杰君在日记里写道。

事实上,2月5日郑杰君所写的这批“隔离人员”,正是1月19日“世界梦号”赴越南旅游团体游中疑似接触疫情发生地人员的中山籍人员。

当提及是否担心自己因运送“隔离者”而感染新型冠状病毒时,郑杰君:“不担心是不可能的,但不会过分紧张,作为一名医护人员,我比一般的工作人员更懂得防护的知识,在接送过程中,我也是按照要求执行的。我没有把运送隔离者这件事告诉家人,就是担心他们过于紧张。”

在日记中,郑杰君也会偶尔提到自己的家人。

在除夕的那一晚,郑杰君在日记里说:“1月25日,年初一,天气晴。我轻轻关上家里的大门,墙上的钟声刚好‘叮叮’响起。妻子从房间走出来说:‘锅里给你留汤了,喝了早点睡,都2点了’。我揉揉肩膀,坐在沙发上,突然发现,原来除夕已经过去,新年来了。”

中山社区医务人员疫情日记:这辈子最难忘的春节

担任后勤保障,“加班加点”自制护目镜

除了担任120救护车司机的工作,郑杰君还担任着东区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东区定点隔离酒店的“后勤保障员”。同事提起郑杰君时,总能想起他夜里给隔离对象买宵夜、买辣椒酱、送枕头的那些事。

事实上,郑杰君不仅负责运送“隔离者”到定点酒店,他还细致地加了每位隔离对象的微信,通过微信交流,了解隔离对象的需求,为他们奔前走后。"今晚我买了些橘子给你,等会儿,我叫同事带饭的时候,给你拿上楼。”“谢谢你”回看郑杰君与几位隔离对象的聊天记录,总能看到一些温暖的对话。

中山社区医务人员疫情日记:这辈子最难忘的春节

听见隔离对象需要枕头等生活用品,他马不停蹄地赶在商场下班前给对方送去。“我主要是考虑到,有些隔离对象的家人也在居家隔离。为了让他们的家人也少出门,减少交叉感染,我基本都会帮着隔离对象处理一些生活琐事。” 郑杰君说。虽然生活琐事都不难,但无论是隔离对象还是同事们都看在眼里。

“知道他去申请送隔离对象、送医疗垃圾的时候,我们都不意外的。因为他平时就是默默做事的那种人,即使很多事情不一定是他的分内事,他也都愿意尽心尽力做好。以往在单位里加班或者再苦再累的事情,他都很少提出调休。”同事李巧媚在提起郑杰君是说。

中山社区医务人员疫情日记:这辈子最难忘的春节

疫情发生之后,体温枪、口罩等医疗物质突然都紧俏起来。作为基层的医务人员,郑杰君的同事们每天都需要到社区去给隔离的对象测体温、做采集咽拭子样本。了解到相关情况,郑杰君在没有接到接送任务时,就到处了解信息、采购物资。1月28日,他在日记里写道:“一早跑到开发区,跟商家磨破嘴皮,才“抢”到10支体温枪。刚好10个社区的入户小分队一个一支。”

由于市场上护目镜物资紧缺,为了更好地保障同事入户的安全,他还组织医务人员手工制作“护目镜”。两条橡皮筋、一张透明的保护胶片。他和同事反反复复地调试角度,终于做好第一批30个“自制”护目镜,分发到同事的手上。

“我们需要入户监测隔离人员的同事有40多个,他们用着的都是杰君设计的护目镜,还挺管用的。” 李巧媚说。

【采写】曾艳春 吴帆

【作者】 曾艳春;吴帆

【来源】 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客户端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中山社区医务人员疫情日记:这辈子最难忘的春节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