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山火过后,森林植被开始复苏,为什么科学家却感到担忧?

相信很多人对白居易的《草/赋得古原草送别》一诗中的名句“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仍记忆犹新,其大意是无情的野火只能烧掉植被的干叶,来年春风吹来大地又将回到绿茸茸的一片,这展现出了植物强大的生命力。

澳大利亚山火过后,森林植被开始复苏,为什么科学家却感到担忧?

澳大利亚山火过后,森林植被开始复苏,为什么科学家却感到担忧?

众所周知,由于地球赤道平面与公转轨道面之间存在一个26°26′的交角,名为“黄赤交角”,这直接决定了太阳直射点回归运动的范围,即太阳直射点始终在北回归线和南回归线之间作循环往复的回归运动。

同时由于地球上绝大部分能量都来自太阳辐射,并且理论上太阳高度角越大所获得的太阳辐射也越多,因此黄赤交角的存在就成了地球上四季更迭和五带划分的根本原因。

澳大利亚山火过后,森林植被开始复苏,为什么科学家却感到担忧?

时下太阳直射点在南半球,按粗略取每天移动0.25度纬度计算或每3.8天移动1度纬度,目前太阳的直射点大致在南纬11°26′附近,也就是说处在北半球的诸国正在由冬末向春初过度的时期,而南半球的各国则是由夏末向初秋过度的时节。

澳大利亚山火过后,森林植被开始复苏,为什么科学家却感到担忧?

我们都知道,澳大利亚是南半球面积较大的国家,国土总面积约为769.2万平方公里,在过去的数月时间里由于极端高温、长期干旱和强风等原因所致,该国经历了一场规模浩大的山火,山火甚至一度逼近首都堪培拉,过火总面积达十余万平方公里。

澳大利亚山火过后,森林植被开始复苏,为什么科学家却感到担忧?

澳大利亚山火过后,森林植被开始复苏,为什么科学家却感到担忧?

据了解,澳大利亚常年有山火,而造成澳大利亚山火肆虐的除了气候方面的原因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易燃的桉树,稍微有点火星就可能起火,有的品种甚至在夏季强烈的阳光照射下自然。

​桉树又称尤加利树,是一种常绿高大乔木,其生存能力特别的强,一方面桉树的根系发达,蒸腾作用也大,被称为自然界的“抽水机”,易造成土壤沙化不利于其他植物的生长,另一方面桉树树干高大且树冠形状呈尖塔形或伞状,阻挡了大部分阳光和雨露,从而抑制了林下植物的生长,因此桉树林内的植被较为单一。

澳大利亚山火过后,森林植被开始复苏,为什么科学家却感到担忧?

此次澳大利亚大规模的山火过后,由于大部分桉树仅仅只是烧光了枝叶,树干或树桩尚存生命力,因此可以说山火过后在合适的时机又是一片“病树前头万木春”的景象,绝大多数光秃的树干上重新冒出新芽。

澳大利亚山火过后,森林植被开始复苏,为什么科学家却感到担忧?

按理说山火过后的森林植被能够快速复活应该是一件令人振奋的事情,毕竟靠人工植树造林重新点绿山坡需要一定的周期,但此次澳大利亚“病树前头万木逢春”一事却让一些专家感到担忧,这是为什么呢?

澳大利亚山火过后,森林植被开始复苏,为什么科学家却感到担忧?

原来一些专家分析后认为,此次澳洲山火过后能够快速“复活”的绝大部分都是桉树,而林下其它植被几乎化为灰烬短时间难以恢复,由于桉树抢占了先机,占据了有利的生存环境,故而大规模复活以后其强大的蒸腾作用会使土壤更加的缺水,从而更加的不利于其他植物的生长,并且也会使森林植被更加的单一,从而加大了森林自然的风险。

澳大利亚山火过后,森林植被开始复苏,为什么科学家却感到担忧?

澳大利亚山火过后,森林植被开始复苏,为什么科学家却感到担忧?

并且,每一次山火的发生,受伤的永远是其他不耐火的植物,而得以的却只有桉树,若如此的循环,将更加有利于桉树的进化,从而成为独霸一方的植物,这显然是不利于维护生物的多样性(尽管对考拉十分有利),因此一些专家对桉树的这种特有的进化之路感到担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科学 » 澳大利亚山火过后,森林植被开始复苏,为什么科学家却感到担忧?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