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尿裤、内衣工厂“爆改”生产线,专做口罩防护服驰援抗疫

天下网商记者 李丹超

这是一群“不务正业”的商人,这是一群有情有义的商家。

2020年伊始,为了抗击疫情,一群天猫商家突然开始“临阵磨枪”,冲进了自己并不熟悉的新领域。

福建、上海、江苏、广东……在全国医用防护服、口罩等物资紧缺的环境下,一批原本做床单被罩、服装甚至纸尿裤、内衣的天猫商家,纷纷改造或新增生产线加入“最强后援”。在取得生产资质后,他们加班加点将一批批防护物资生产出来,给到前线。

就在2月5日,阿里巴巴开通“防疫直采全球寻源平台”,呼吁全球中小企业加入到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的行列。如阿里巴巴在《告所有商家书》里所说:我们一起携手度过,我们一定能赢!

纸尿裤、内衣工厂“爆改”生产线,专做口罩防护服驰援抗疫

做纸尿裤的改做口罩了

爹地宝贝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林颜挺不曾想到,自己生产了十几年纸尿裤的车间,会在2020年伊始,来个“乾坤大挪移”。

1月28日,农历大年初五,林颜挺叫回在休假的本地工人和遍布全国的技术人员。总共130余人,这两天正忙着转产和新增生产线、消毒“新车间”。

这是一个拥有13条纸尿裤生产线的厂房。如今,其中的几条将转产成为口罩生产线。到时候,平均一条生产线每分钟可以生产600片口罩。

不要小看这个数字,按照林颜挺的计划,2月15日“爹地宝贝”能达到一天70万片口罩的产能,2月底可以增长到200到250万片。全国口罩的最大日产能是2000万片左右,这意味着,二十几天后,这家纸尿裤企业的口罩产能将达到全国的十分之一。

纸尿裤、内衣工厂“爆改”生产线,专做口罩防护服驰援抗疫

“爹地宝贝”的生产车间

林颜挺并不感到惊讶。“纸尿裤和口罩虽然工艺不同,但我们有技术储备,供应商也可以提供原材料。”林颜挺自然是专业做纸尿裤的,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也可以成为“专业做口罩”的。

由于很多原材料和设备来自日本,林颜挺在2018年去了好几趟日本。他发现,经过几次流感侵袭,日本民众防疫意识比较强,20%的人会在出门时佩戴口罩。这让他看到商机,那一年,他让技术员学习了日本的口罩制作技术。

正是这次“有心插柳”,疫情之下,国内市场“一罩难求”时,福州市经信局找到了“爹地宝贝”。

“福州没有一家专门生产口罩的企业,我们用了一个晚上出改造方案。”现有的生产线如何转产、新增的生产线怎么配合、原材料订单如何协调、手续审批能不能加快,这些问题都需要操心。公司核心成员每天在车间盯着,平均每天步行步数超过一万五千步。

2月5日,“爹地宝贝”的第一批“纸尿裤改口罩”生产线正在组装,10天后这个车间将出生第一批民用口罩。等到医用生产线到位,还会诞生第一批医用口罩。

两天“爆改”10条生产线

最近,上海的一家家纺企业——上海水星家用纺织品股份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员穿着严实的防护服在工作。

车间里,工人们包裹严实、四人成组,10条生产线,专门做非医用防护服。而这10条生产线,原本是做被套的。

1月31日,为了对抗疫情,董事长李来斌受上海市经信委委托,计划对部分生产线进行改造,用于生产正紧缺的防护服。

面对这个从未涉足过的领域,这家30多年老字号的管理层,在接到任务时分外忐忑。

纸尿裤、内衣工厂“爆改”生产线,专做口罩防护服驰援抗疫

“水星家纺”生产车间

虽说都属于纺织类目,但防护服要穿在身上,得讲究合身,终究跟被套不同。1月31日那天,李来斌派套件生产部负责人特意赶到专业生产防护服的厂家了解和明确产品工艺、规格、版型等技术参数,带回了样品。

样品到手以后,李来斌带着员工直接将防护服拆解了。“版型要求不是很高,我们的车间基本可以满足要求。”经过一番讨论,李来斌就开始“爆改”生产线了。

调试消毒设备,召回四五十个本地工人,工人培训上手,样品合格检验,开始量产……所有这些步骤总共花了两天时间。

2月3日下午,农历大年初十,这个被套车间迎来了鼠年的第一个工作日。工人们在自我消毒、测量体温后,穿上自己制作的第一批防护服,各司其职,辅料配送、剪裁、车工、拷边、检验……

“现在一天能做2000套防护服,等工人们适应了,产能还会提高。”特殊时期,在政府许可下提前开工,李来斌说,没有一个人有怨言。

17年后,我们仍在

这段时间让许多人回想起了2003年的非典。17年前的条件不比现在,但那时中国的企业也不曾缺席。

上海三枪集团,非典期间从各成衣车间调拨210台机器,培训转岗350人,每天向北京运送20万只口罩;红豆集团有限公司,非典期间将自有的服装生产线改造成医用口罩生产线,组织900名工人生产,口罩日产量20余万只。

17年后,疫情又一次来临,他们的回应只有四个字:我们仍在。

三天时间拉起一条防护服流水线,机器昼夜不停,女工一针一线,加班加点。2月5日,首批2000件民用防护服正式交付。这是“三枪”。

连夜将具备医药生产级别的10万级洁净厂房改造成医用一次性防护服的生产车间。预计量产后一般防护服产能约为每月20万件,医用一次性防护服产能约为每月6万件。这是“红豆”。

消杀产品线从1-2班倒改成24小时3班倒,每天产能20000箱,计划为疫情捐赠71万箱消毒除菌洗涤用品。这是“立白”。

纸尿裤、内衣工厂“爆改”生产线,专做口罩防护服驰援抗疫

“三枪”女工做防护服

做纸尿裤的做起了口罩,做家纺的、做内衣的、做服装的做起了防护服……一群天猫商家如此“不务正业”,却又如此“正儿八经”:他们来自不同行业、不同地区,却都用行动支持着抗疫。

疫情发生之后,自发驰援抗疫的天猫商家还有许多。正如阿里巴巴在《告所有商家书》里写的第一句话:此时此刻,勿需多言。

林颜挺说,机器改造后几乎是不可逆的,但从没算过损失,只想着多生产一个口罩就多保护一个人。

李来斌说,我们很多朋友都在调用一切力量援助抗疫,企业站出来是承担应当的责任。

三枪的一位女工说:“我们快一点,再快一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纸尿裤、内衣工厂“爆改”生产线,专做口罩防护服驰援抗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