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阳:他们是十天未曾回家的“狠心父母”甚至也不敢和家人视频

他们是十天未曾回家的“狠心父母”

甚至也不敢和家人视频,“怕听见老大说想我,也怕老二听见我的声音会哭着找妈妈”

大小新闻客户端2月5日讯(YMG全媒体·大小新闻记者 曲彩云 通讯员 王歆璐 摄影报道)

“想过抽时间回家吗?”

“不想。”宫建军迅速否定,“我们需要做的工作还有很多。”

“想过回家看看孩子吗?”

“不想。”张永芹立马红了眼眶,“我怕看见孩子,听见他哭,就不想走了。”

一对夫妻,同一个问题,给出了同一个回答。面对孩子,他们是十天未曾回家的“狠心父母”,而面对疫情,他们是来自莱阳市第一人民医院满怀温情的“白衣天使”。

“穿了防护服就不能上厕所,不然会浪费一套,所以我们都是选择不喝水”

采访中,张永芹的声音有点嘶哑,只能很小声地说话。前一天根据值班安排,她到姜疃镇为相关人员进行摸排,防护服一穿就是十几个小时。

“穿了防护服就不能上厕所,不然会浪费一套,所以我们都是选择不喝水,时间长了嗓子难免有点哑。”张永芹说。

从初二开始,她和丈夫宫建军就已经坚守在抗击疫情的一线了。

莱阳:他们是十天未曾回家的“狠心父母”甚至也不敢和家人视频

1月25日,大年初一,夫妻俩还在团旺镇的老家过年,莱阳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工作群里就发布了关于疫情防控的消息,需要紧急增加防护人员。张永芹看到后立马就和丈夫商量:“孩子在爸妈这咱们也放心,咱俩还是回去上班吧?”

这个想法和宫建军不谋而合,俩人当天就报了名,初二一早就出现在了抗击疫情的一线战场。

但是当时,宫建军有话并没和妻子说。“我那时候已经知道国道、省道都设立卡口进行检查,我是大夫又是男的,肯定会被安排到卡口去。但那时候没和对象说,怕她担心。”

正如宫建军所料,从初三开始,他就被安排到G204国道的收费站卡口,为来往人员测量体温。

在卡口,宫建军和同事一天就要检测数千名过路人员,“像昨天我值白班,是2100人左右,晚上的记录是800多人。” 晚上通常是两名人员一起值班,每人两小时。此时的寒冬,深夜已经零下七八度,宫建军笑着说:“这防护服虽然不透气闷得慌,但天冷时候好歹也保暖。”

不敢和家里人视频,“我怕听见老大说想我,也怕老二听见我的声音会哭着找妈妈”

虽然在同一个医院,但是因为各自的排班,夫妻俩每两三天才能见上一次。每次见面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注意安全。”

张永芹说:“我知道他穿着防护服、戴着口罩,也不时消毒,但是说不担心是不可能的啊!”有担心,但是不曾有怯意,她说,这是医护人员的职责所在。

张永芹和宫建军有两个儿子,老大10周岁,上三年级,老二两周岁,才咿呀学语,只会叫“妈妈”。从初二回到工作岗位以来,两个人再也没回家看过孩子一眼。

莱阳:他们是十天未曾回家的“狠心父母”甚至也不敢和家人视频

宫建军在每两次倒班之间,会有半天的休息时间,足够回家看孩子一眼。而他宁愿留在医院帮忙,也不想回去。“现在村里都封路了,回也回不去。”宫建军顿了一下又说,“而且我们每天接触这么多人,哪怕有万分之一的危险,也不想带回去给家人。”

张永芹也不敢和家里人开视频,“我怕听见老大说想我,也怕老二听见我的声音会哭着找妈妈,所以反复告诉自己,一定要忍着,千万不能开视频。”

临行前一天,张永芹和大儿子聊天:“现在外面很多人生病了,妈妈和爸爸要出去帮他们打针、量体温,可能要离开你一段时间。”

“没事,你们放心出去,我在家会听话,也会照顾弟弟。”说起儿子的懂事,张永芹不禁笑起来。笑着笑着,眼眶又红了起来。

责任编辑:徐艳琳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两性 » 莱阳:他们是十天未曾回家的“狠心父母”甚至也不敢和家人视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