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驰援武汉:“背包放在科室时刻准备出发”

来源丨21世纪经济报道 李振 广州报道

编辑丨张星

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驰援武汉:“背包放在科室时刻准备出发”

导读:“危急时刻,招之即战。不论任何环境、不讲任何条件,哪里有需要,我们就立即去哪里。”

2月2日晚11点,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下称“广东省二医”)应急办主任劳炜东的手机“滴答”一声响,来了微信。

他所在医院的同事李学进转发来一则国家卫生健康委的通知。通知言简意赅:救援队随时待命,整建制奔赴武汉。其他信息全无。

对此,劳炜东早已习惯。作为广东省拥有的唯一一支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和世界卫生组织的国际应急医疗队,广东省二医的这支救援队需要随时接受国家卫健委的调度,整建制参与国内、国际紧急救援任务。

“危急时刻,招之即战。不论任何环境、不讲任何条件,哪里有需要,我们就立即去哪里。”劳炜东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2月3日下午5点接到广东省卫健委“出发”指令后,广东省二医马上进入了“备战”状态。

差不多在同一时刻,包括广东在内,海南、河南、四川、上海、浙江、吉林、辽宁等多地的国家应急医学救援队也收到了国家卫健委的同一指令,分别在2月4日凌晨启程奔赴武汉。

时刻准备着出发

2月3日晚9点左右,广东省二医门诊楼负一楼应急储备仓库,劳炜东一直在焦急地打着电话。

在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与他进行的10分钟见缝插针式采访过程中,他曾被5通不同的来电打断。

原来,这次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广东)驰援武汉,因为协调不到飞机,只能让“帐篷医院”及防护物资先行出发,57名队员只能等2月4日协调到飞机或高铁座位后再行出发。

“直到现在我依然很忐忑。”打电话的间隙,劳炜东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对于武汉前方的情况目前所知不多,但即便如此也要马上行动。

他此次带队出发,一个重要任务就是做好外联内调工作。包括与武汉前方建立联络,救援队伍之间、与武汉当地医院之间的沟通工作,以及调整队内队员一系列的生活、心理等安全保障问题。

直到2月3日晚9点半,即将奔赴武汉的57名核心救援队员集结完毕。此次带队的队长张刚庆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这批救援队员奔赴武汉前,同一救援队的另外7名队员早已随第一批广东支援湖北疫情防控医疗队出发,并从前方反馈回不少信息。

“武汉的防疫状况远比我们想象中的要严峻。支援任务重、医疗资源紧缺,只能靠自己克服。尤其是长时间超负荷工作,对医护人员产生很大压力。”他说。

广东省二医的心理精神科主任范长河此前曾针对医护人员做过心理干预,在他看来,即便是专业的救护人员在面对疫情时都难免产生紧张、恐惧的反应,因此在防护到位的基础上尽量保持信心、乐观的心态,避免焦虑带来的免疫力下降。

救援队队员陈婷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实际上救援队每年都有规划地开展体能训练及专业演练,2019年还在珠海按照实战要求进行了大型演习。

“2018年我们前往湖北参加六省市应急演练时,我还背着30公斤的应急包徒步18公里。”陈婷说,她早在疫情刚刚发生时就做好了准备,她将背包就放在科室,时刻准备着出发。

不占用武汉现有医疗资源

经过了近6个小时的紧张准备,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广东)的3台紧急救援车和4台满载救援物资的运送车辆,在2月4日凌晨3点36分启程奔赴武汉。车队共运载45箱31吨药品、设备、防护和生活物资。

这个被张刚庆称为“会飞的医院”,实际上是车载医院或“帐篷医院”。一旦接到救援任务,它能在6小时内集结完成,用汽车或飞机运抵救援地点后,能在6小时内搭建好具有二级甲等功能的“野外医院”,并开展急救。

他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帐篷医院”不受环境限制,可满足60名队员、20名住院患者连续14天野外生活环境、能源补给及餐饮储备等,完全不需要占用武汉当地有限的医疗资源。

2月4日下午,在国家卫健委针对湖北疫情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国家卫生健康委医政医管局副局长焦雅辉表示,现在武汉是一床难求,尽管不断扩大供应,医疗床位缺口依然比较大。

如何能够在不占用武汉现有医疗场地的情况下,有效增加床位与救护人员?

广东省二医院长田军章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出动紧急救援队就是此次国家卫健委下发通知的主要原因。当武汉聚集大量病患且床位资源严重不足时,“帐篷医院”等可以在不占用现有医疗场地基础上提供增量救援。

劳炜东补充道,“帐篷医院”虽然设在野外,但要满足小型医院的所有科室与功能,野外帐篷医院包括外科、内科、妇产科、儿科等,手术室与病房,以及发电等后勤自我保障部门等。

他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针对武汉救援任务主要以防控为主,救援队适当做了调整,着重于内科尤其是肺炎治疗为主的骨干队员。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此次运往武汉的帐篷医院及物资均比肩国际一流救援水准,甚至废水都会经过处理后再排放。

“过去的救援中,医疗废水往往直接排放到环境中。但医疗污水是专门收集起来,经过专门的净水设备消毒、净化后,达标合格后才能排放到环境中。尤其是针对武汉的传染疫情。”田军章说。

据了解,不单是医疗废水,在帐篷医院,所有的医疗垃圾、排泄物等都是分类收集,规范处理。医疗废物用专用容器收集,密封包装运送。传染病病人排泄物也单独收集并且经过消毒处理。

田军章透露,自1月26日开始,广东省二医就决定组建赴湖北医疗队的后备队伍,不到一小时报名人数就达到了182人。

救援队的陈婷,才刚刚结束一年的援疆工作,尚处在休假期。在接到全建制支援武汉的紧急通知时,她毅然选择准时归队。

广东省二医急诊检验科主治医师李文浩在得知妻子怀有一个月身孕时,依然选择报名参加此次救援任务。

“治病救人是医护工作者天然的使命,当国家和人民需要的时候,我们要上,放下小家为的是大家。”工作在广州市疾控中心的妻子对李文浩的决定十分支持。

本期实习编辑丨黄惠转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驰援武汉:“背包放在科室时刻准备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