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消息!2例危重型新冠肺炎患者从武汉大学人民医院痊愈出院

在重症病房救治28天后,57岁的危重型新冠肺炎患者李婆婆,又“活了过来”。2月4日,家人将已确认符合出院标准的她从武汉大学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接出,出院回家隔离恢复。此前一天,同样是因新冠肺炎导致呼吸衰竭、在“鬼门关”走了一遭的62岁的陈婆婆,住院18天后也从该院重症医学科二病区痊愈出院。

好消息!2例危重型新冠肺炎患者从武汉大学人民医院痊愈出院

(通讯员 杜巍巍)今年1月6日,畏寒发热9天、体温高达39℃的李婆婆,被紧急送往武汉大学人民医院急诊科救治,并有典型的咳嗽、胸闷、气促等症状。一系列检查显示,婆婆双肺呈病毒性肺炎改变,在接受退热、抗感染等治疗后,婆婆症状缓解不明显。由于存在呼吸困难,高流量吸氧氧饱和度不能维持正常,当天晚上被她收入医院重症医学科救治。负责救治的重症医学科副主任余追教授带领团队,立即研判婆婆的病情。当时新冠肺炎疫情还未全面爆发,但余追教授结合此前在院内外会诊一些不明原因病毒性肺炎患者,尤其是存在家庭聚集性发病现象,可能存在人传人的可能,并据此高度怀疑婆婆罹患的肺炎也具有一定的传染性,遂紧急决定将婆婆转入该科负压病房隔离治疗,同时要求所有医护人员加强防护,预防感染。婆婆病情进展之快超过所有人的预计。进入重症医学科仅3个小时,她的呼吸困难持续加重——在高流量湿化治疗仪100%氧浓度给氧下,她的氧饱和度却掉到了70%左右,随时面临呼吸衰竭死亡。余追教授当机立断,指示值班医生紧急行气管插管,呼吸机辅助呼吸,暂时保住了生命。随后的进一步检查发现,李婆婆罹患高血压、糖尿病、肥胖等多种基础疾病,且有30余年的肝硬化病史,这都给治疗带来极大的困难。余追教授带领医疗组精心诊治,持续给予婆婆抗病毒、抗细菌、激素治疗,并使用丙种球蛋白提高免疫力、营养支持、维持内环境稳定等综合治疗,稳定住婆婆的病情。1月19日,李婆婆成功脱呼吸机并拔除气管插管,改为经鼻高流量湿化仪吸氧。在病床上躺了13天后,婆婆的肌肉都出现萎缩迹象,重症医学科护士长王莎莎在组织护理中,鼓励婆婆躺在病床上蹬自行车康复锻炼,同时让家属多次视频探视,安慰鼓励患者勇斗病魔。此时,余追教授已于1月18日奉命增援武汉金银潭医院,但仍牵挂着这位重症患者,要求治疗组姚兰博士等人密切关注病情,并想办法找出致病源。1月22日,武汉大学人民医院检验科在省内首批开展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后,李婆婆第一时间接受此项检查,结果确诊为阳性。此后,李婆婆的状况一天天好起来。一月底,她已可以自主进食,神志清楚,生命体征稳定,肺部感染已基本吸收。在两次核酸检测确认为阴性后,医务人员判定她已达到出院标准。2月4日,家人将婆婆从重症医学科接回家继续休养,并嘱咐她在家期间强化自我隔离。回顾李婆婆的诊疗经历,余追教授感慨,诊疗组当时的谨慎研判和当机立断,既保住了婆婆的生命,也避免了医护人员被感染。

好消息!2例危重型新冠肺炎患者从武汉大学人民医院痊愈出院

余追教授认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危重患者的核心症状是顽固性低氧血症。如何帮助患者渡过顽固性低氧血症期,避免多器官功能损害,是成功救治的关键。选择恰当时机使用激素冲击治疗,早期行有创机械通气,深镇静降低机体耗氧量,减少人机对抗,以及合理的抗生素使用、充分的营养治疗,是他从诊治多个危重型新冠肺炎患者中总结出的经验。

62岁的陈婆婆同样是重症新冠肺炎患者,但她的表现症状却和李婆婆不一样。1月15日,陈婆婆“间断发热伴恶心、呕吐8天”入住武汉大学人民医院消化内II科。胸部CT提示,她双肺感染,不能排除病毒性肺炎。医院呼吸内科专家会诊后建议加强隔离,加用抗病毒治疗,同时完善呼吸道病原学检查。经积极治疗后,陈婆婆症状不能缓解,仍有发热咳嗽,并出现了胸闷及呼吸困难。1月18日查动脉血气提示I型呼吸衰竭,复查胸部CT提示感染进一步加重,双肺胸腔积液,病原学结果回报考虑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她被紧急转入重症医学科II病区。重症医学科主任魏捷教授带领的重症II医疗团队、田丹护士长医疗护理组,及时给予其高流量氧疗,同时给予抗病毒、抗感染、雾化祛痰、提高免疫力、脏器功能保护、营养支持等对症治疗。在医护人员的精心照顾下,陈婆婆发热、胸闷及呼吸困难症状逐渐好转,2月2日、3日连续2次新型冠状病毒核酸RNA检测阴性,复查胸部CT提示感染较前吸收,于2月3日办理出院。

“感谢医生、护士,感谢人民医院。我死都死了,结果他们又把我救活了!”出院前,陈婆婆反复念叨着这一句话。魏捷教授介绍,从目前的诊疗经验来看,绝大部分新冠病毒感染患者属普通型,危重型多半是高龄和伴有基础疾病的患者。她强调,公众在高度重视新冠肺炎疫情的同时,应打消一些不必要的极度恐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好消息!2例危重型新冠肺炎患者从武汉大学人民医院痊愈出院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