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连线|白衣天使在防护服上写下八个字,背影里,名字写给同伴看,“武汉加油”写给病人看

武汉连线|白衣天使在防护服上写下八个字,背影里,名字写给同伴看,“武汉加油”写给病人看

连线武汉的时候,来自东方医院外科监护室护士徐筠正准备下楼集合。“下午1时宾馆大厅集合,下午2时进入武汉金银潭医院工作,值班6个小时。”她说。

徐筠昨天已经在金银潭医院3楼重症病房值了一个早班。她的防护服背后,写着八个硕大的字,每个字背后都有故事。

上面四个字,注明了“东方徐筠”——这是她的身份。徐筠说,上海首批援鄂医疗队的136名医护人员,来自上海的52家医院,很多医护人员之间彼此都不认识,“我们一组8个人,来自不同医院,写上医院和名字,紧急时刻喊衣服上的名字更高效。”

武汉连线|白衣天使在防护服上写下八个字,背影里,名字写给同伴看,“武汉加油”写给病人看

名字是不是写得有点太大了?面对记者的问题,徐筠说,一点都不大,“我们穿上隔离服,刚刚带上护目镜的时候,就像戴着眼镜吃火锅一样,视野很小,要过很长一段时间护目镜上的雾气才会消散,雾气中需要显眼的字体。”

至于下半段的四个字——武汉加油。徐筠解释,这是写给病患看的,为他们加油打气。在隔离病房,病人能看见的只有医护人员,他们看不清医护人员的脸庞,但能看到满满的加油和鼓励!

徐筠这组8名医护人员,负责的是3楼的7间病房,每间病房住4个病人,由一名护士照看,组长则负责巡房。

重症病房的病患大都上了呼吸机或者插着呼吸管,起居、饮食、治疗……几乎一切行为都需要护士照看。徐筠说,她的职责主要是上常规的补液治疗,记录每个病患的尿量、大便等数据,输血,以及各种生活护理。医生会来巡房,会根据呼吸机的参数和化验指标,来调整参数,“如果吸入痒浓度下调,说明病人正在转好,我们需要观察病人体征,一旦有变化要及时告知医生。”

徐筠说,目前病房里的设备比较齐全,走廊里也有多余的呼吸机备着,能保证病患及时医治。

来自上海的护士之间,也会互相打配合。隔壁房间的护士来自呼吸科,重症监督的经验不多,找不到病患的静脉,徐筠便为病人打了脖子上的留置针,“这样如果病患清醒了,也不会受到限制。”这样的故事很多,在一线,护士们总是冲在最前方,尽力做好护理,最大限度为病人着想。

昨晚下班,一层层脱下隔离服,进行基础消毒,徐筠算了一下,共花了20分钟,她给自己拍了张自拍,脱下口罩的素颜脸上,压疮清晰可见。

武汉连线|白衣天使在防护服上写下八个字,背影里,名字写给同伴看,“武汉加油”写给病人看

她忍不住自嘲了一句:鼻梁高的人,戴N95好像更吃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武汉连线|白衣天使在防护服上写下八个字,背影里,名字写给同伴看,“武汉加油”写给病人看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