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FC解散?足协强势“续命”“死刑”变“死缓”

四川FC解散?足协强势“续命”“死刑”变“死缓”

空荡荡的俱乐部办公室

四川在线消息(记者 薛剑 摄影报道)1月15日17时是中国足协规定的中超、中甲、中乙俱乐部提交2019赛季俱乐部教练球员工资确认表的最后截止日期,不过在最后时刻到来之前,中国足协突然下发通知,将这一时间推迟到1月31日17时,这也让原本在1月15日就将解散的四川FC真正进入解散的最后倒数计时。

1月15日的成都天气不算好,天空淅淅沥沥的飘着小雨。位于成都一环路南三段的四川省足协办公室有些冷清——由于1月14日刚刚组织了一场“2019四川足球嘉年华”的活动,四川省足协的员工临时休息一天,整个办公区,除了秘书长胡鹏春的办公室灯火通明之外,其他办公室都大门紧锁。而刚刚搬来四川省足协办公还不足一年的四川FC俱乐部办公室,同样大门紧闭。

上午11点多,才有俱乐部的工作人员过来打开了大门。

进入四川FC的办公室,一切都还保持着2019年中甲联赛结束时的样子。陈列架上,四川FC夺得2018赛季中国足球乙级联赛冠军的金牌依旧有点刺眼,不过夺冠时教练球员穿着的金色领奖服已经被遗弃在办公室的一角。

四川FC解散?足协强势“续命”“死刑”变“死缓”

2018年拿冠军的奖牌

四川FC解散?足协强势“续命”“死刑”变“死缓”

球队衣服

事实上,自从联赛结束之后,他们每天例行来到俱乐部报到之外,无事可做。可是面对已经猜测到但还未正式宣布的结果的他们来说,现在除了等待,似乎找不到更好的办法。“我们也不晓得找哪个签字,也没有人来找我们签字。”一名俱乐部的工作人员很是无奈的说。

事实上,随着四川省足协在2019年10月31日结束托管,这家俱乐部就已经不再四川省足协的管辖范围之内了。

马明宇与俱乐部签了三年的合同,合同期限是从2016年11月1日到2019年10月31日截止,而其他工作人员与俱乐部的工作合同也大都签到2019年12月31日。也就是说,目前四川FC“所谓”的工作人员都与这家俱乐部没有任何的劳务关系,这家俱乐部名存实亡已经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但是这家俱乐部仍然拖欠着他们至少两个月的工资以及数额不等的未报帐款。“我们有的垫了几千块钱,有的垫了几万块钱。就算我们免费为俱乐部打了两个月的工,但是这些钱也应该补给我们啊!这些是我们的救命钱啊!”而这些90后还坚持到俱乐部上班的根本原因就是,他们依旧期待着奇迹发生。

至于球员方面,除了合同到期或准备打算退役的球员之外,球队的大多数队员还没有去处,但一些球员开始跟意向中的球队试训,肖震已经加入梅州客家队的训练,留在成都基地的东西也让工作人员帮忙快递到了梅州。黄佳强跟随广州富力队试训,守门员康园跟随成都兴城试训,段云子跟随沈阳城市建设试训……以往中国足协曾经给解散球队的队员有过特殊照顾,其他俱乐部引进这些球员时不占或少占据引援名额,不知道今年是否还有这样的照顾方式。

在此之前,所有人都幻想着一年前的奇迹再度发生,尤其是四川九牛的投资人、深圳优必选派专人前往和四川隆发足球俱乐部董事长何亚平谈判的“新闻”被披露后,很多球迷在贴吧里面已经开始四川九牛的借壳冲甲振臂高呼,可惜的是,双方的谈判无疾而终,留给四川FC的,除了自动放弃2020年中甲联赛参赛资格,随后俱乐部再进行破产清算之外,没有第二个选择。

下午17时,“奇迹”没有等来,正当俱乐部的工作人员准备收拾东西离开的时候,大家却收到了中国足协强势续命的一纸通知。

中国足协在这份名为《关于延后中甲、中乙、中冠联赛俱乐部提交《2019年俱乐部全额支付教练员、运动员、工作人员工资奖金确认表》及公示的通知中说:“鉴于中甲、中乙、中冠联赛的部分俱乐部在2019年出现了不同程度的经营困难,为确保各级联赛稳定,特延后中甲、中乙联赛俱乐部以及申请参加2020年中乙联赛的中冠俱乐部的所提交的工资奖金确认表的提交截止时间至2020年1月31日17时整。

中国足协将对以上俱乐部所提交的《2019年俱乐部全额支付教练员、运动员、工作人员工资奖金确认表》进行公示,公示期从2020年2月1日起至2020年2月5日17时止。”这也意味着,四川FC的投资人何亚平还有半个月的时间来思考这家俱乐部的未来,寻求转让,或是让其自然死亡。

不过明眼人都已经知道,一年前那样的奇迹发生的概率近乎为零,“死刑”或者“死缓”对于这家俱乐部来说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意义,这家为四川足球赢得第一个全国冠军的俱乐部解散已经进入最后的倒计时。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体育 » 四川FC解散?足协强势“续命”“死刑”变“死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