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意传播新冠病毒最高可判死刑!盘点防疫期间可能涉及的25种罪

最近两天,“雅安一名确诊新冠肺炎的老人有意隐瞒途经武汉的行动轨迹”引发广泛关注,而类似案例已发生多起。律师认为,故意隐瞒行踪传播新型冠状病毒的行为已经涉嫌犯罪。四川天府新区成都片区人民法院盘点了疫情防控期间可能涉及的25种罪,提醒广大市民千万不能干这些事。

律师:故意传播新冠病毒最高可判死刑

2月3日晚,雅安通报称,69岁的天全县人侯某有意隐瞒其1月17日从武汉汉口返雅的事实,多次在外活动,密切接触群众达100余人。1月27日,侯某因“反复咳嗽、咯痰伴心累、急促”在天全县人民医院入院。1月31日,侯某确诊为新冠肺炎。在医生、疾控人员多次询问其是否有武汉、湖北等地居住和旅游史的情况下,其仍然否认,导致有30多名医护人员密切接触。

故意传播新冠病毒最高可判死刑!盘点防疫期间可能涉及的25种罪

雅安通报相关情况

四川循定律师事务所主任都燕果认为,全民战疫已成共识,侯某从武汉返回雅安的时候,关于新冠肺炎的宣传报道就已经铺天盖地,侯某故意隐瞒行动轨迹与他人接触,其中或许有侥幸心理。“但从他知道新冠肺炎这个事开始,他的行为就已经涉嫌犯罪了。”都燕果说,特别是后期面对医务人员的询问,他依然选择隐瞒,此时涉及的已不是他一人的安危,而是所有跟他接触过的人都有危险。

四川卓安律师事务所执行主任艾述洪认为,虽然诸多细节还有待调查,但老人的行为很有可能涉嫌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或过失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根据我国刑法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妨害预防、控制突发传染病疫情等灾害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03]8号)的规定,明知已经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或者疑似病人,在公共场所故意向不特定人传播病毒或者通过其他方式或其他场所故意传播病毒,危害公共安全的,未造成严重后果可判刑3-10年,造成严重后果的,最高可判死刑。而过失造成传染病传播,情节严重,危害公共安全的,最高可判刑7年。

多人隐瞒行动轨迹被警方立案调查

2月2日,江苏徐州观音机场公安分局通报称,男子张某1月14日从武汉返回徐州后,隐瞒行动轨迹,发热后仍前往多处公共场所,后被确诊为新冠肺炎。因涉嫌过失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张某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并已经被医疗机构隔离收治。

故意传播新冠病毒最高可判死刑!盘点防疫期间可能涉及的25种罪

江苏徐州观音机场公安分局微博截图

2月4日,内江市市中区警方通报称,男子龙某1月22号经过武汉回家后,心存侥幸,邀约和参加朋友聚会,后被确诊为新冠肺炎。而与龙某密切接触的15人中已有3人被确诊。目前,龙某因涉嫌过失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被警方立案侦查。

故意传播新冠病毒最高可判死刑!盘点防疫期间可能涉及的25种罪

内江市市中区公安分局微博截图

天府法院:防疫期间可能涉及这25种罪

针对近期个别地方出现拒绝防疫检查、造谣生事、囤积居奇、售卖假冒伪劣医护物资等现象,我省多地公安、司法部门也发布了相关通告。记者从四川天府新区成都片区人民法院获悉,该院总结盘点了疫情防控期间可能涉及的18类25种罪名,并向社会发布。

1、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故意传播新型冠状病毒病原体,危害公共安全的,最高可判死刑。

2、过失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患有突发传染病或者疑似突发传染病而拒绝接受检疫、强制隔离或者治疗,过失造成传染病传播,情节严重,危害公共安全的,最高判刑7年。

3、妨害传染病防治罪

拒绝执行卫生防疫机构依照传染病防治法提出的预防、控制措施,最高判刑7年。

4、妨碍公务罪

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红十字会工作人员依法履行防治突发传染病疫情等灾害而采取的防疫、检疫、强制隔离、隔离治疗等预防、控制措施的,最高判刑3年。

5、编造、故意传播虚假恐怖信息罪

编造与疫情有关的恐怖信息,或者明知是编造的涉疫情恐怖信息而故意传播,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可判刑5年,造成严重后果的,可判5年以上。

6、编造、故意传播虚假信息

在微信、微博、QQ等社交工具和网站、论坛上编造、散布谣言,谎报疫情、警情,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可判刑3年,造成严重后果的,可判7年。

7、非法猎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非法收购、运输、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制品罪

最高可判刑10年以上。

8、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生产、销售假药罪,生产销售劣药罪

在预防、控制突发传染病疫情等灾害期间,生产、销售伪劣的防治、防护产品、物资,或者生产、销售用于防治传染病的假药、劣药,构成犯罪的,最高可判死刑。

9、生产、销售不符合标准的医用器材罪

除生产、销售不符合标准的医用器材外,医疗机构或个人,明知医用器材不合格还购买并有偿使用,也涉嫌该罪名。最高可判死刑。

10、非法经营罪

违反疫情防控期间市场经营、价格管理规定,囤积居奇、哄抬物价、牟取暴利等,严重扰乱市场秩序的,最高判刑5年以上。

11、污染环境罪、重大环境污染事故罪

向土地、水体、大气排放、倾倒或者处置含传染病病原体的废物、有毒物质或者其他危险废物,造成突发传染病传播等重大环境污染事故,致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或者人身伤亡的严重后果的,最高判刑7年。

12、虚假广告罪

假借预防、控制突发传染病疫情等灾害的名义,利用广告对所推销的商品或者服务作虚假宣传,致使多人上当受骗,违法所得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最高判刑2年。

13、非法行医罪

未取得医师执业资格非法行医,具有造成突发传染病病人、病原携带者、疑似突发传染病病人贻误诊治或者造成交叉感染等严重情节的,最高判刑10年以上。

14、寻衅滋事罪

在预防、防控突发传染病疫情等灾害期间,强拿硬要或者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情节严重的,或者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的,最高判刑10年。

15、诈骗罪

假借研制、生产或销售用于预防、控制突发传染病疫情等灾害用品的名义,诈骗公私财物3000元以上的,根据数额及情节量刑,最高可判无期徒刑。

16、盗窃罪

盗窃公私财物3000元以上的,根据数额及情节量刑,最高可判无期徒刑。

17、故意伤害罪、故意杀人罪、抢劫罪

最高可判死刑。

18、煽动分裂国家罪、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可判五年有期徒刑及以上。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故意传播新冠病毒最高可判死刑!盘点防疫期间可能涉及的25种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