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感人的瞬间:封城后的20万外卖订单,武汉还能吃火锅

2020年的春节,你在武汉的街头,最可能见到的人,是外卖骑手。蹲在静安路口一个一个数,5分钟内开过去8辆电瓶车,除了一位慢腾腾的大爷,其他都是外卖小哥。

疫情下感人的瞬间:封城后的20万外卖订单,武汉还能吃火锅

资料图,新华社记者 才扬 摄

他们从为数不多还在营业的餐馆门口拿起火锅、蟹钳或烧烤,在从未如此空旷的大街上飞驰,再送到无数人的家门口,轻轻放下。

你很难想象,这个春节里的武汉,如果没有他们,会是什么样子。

2月1日,阿里巴巴发布数据显示,最近一周至少20万网友在用下单的方式为武汉加油打气。在给武汉朋友送的外卖订单上,人们还会额外备注暖心的话语,其中有4563句“注意疫情”、5504句“武汉加油”。

一条街只剩一家店开门

保持2米以上距离的新“礼仪”

天塌下来,也要吃饭。

还要吃火锅。

大年初九,武汉仍在封城。杨菊开的火锅外卖店,在武昌区雅安街373号,这一天,整条雅安街上只有她一家餐馆开着门。“您有新的订单,请注意查收。”小小一间店,里外加起来只有约20平米,时不时有语音提醒响起,这就是有人想吃火锅了。杨菊带着塑胶手套,照着单子备餐:爆辣牛油锅底、带锅套餐一份、要香菜不要葱,“放在门口就好,我自己开门取”。

她丈夫在里间忙碌着,片肉、洗菜、切葱花……“土豆没了,再弄点土豆”“这个单子在南边,哎呀,不知道能不能呼叫到骑手接单”。两口子一里一外,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不多时,外卖送餐员到了。

杨菊把东西一股脑儿装进保温包装袋,放在了店门外。她并不走出去,只隔着玻璃门看着骑手弯腰拿起袋子,两人之间始终保持2米以上的距离,这是外卖行业在这个春节里诞生的新“礼仪”。

“注意安全哈。”“晓得了。”送餐员骑上车,一溜烟儿地走了。

“平台上还开着的店很少”

回不了家的餐馆老板决定继续营业

杨菊本来不应该还在武汉城里。她是襄樊人,做这家连锁火锅外卖店一年多,本来打算大年三十回老家。

“我们有十几个预订单,是年三十中午的。加上那天可能找不到骑手送餐,得我们自己去,所以本来打算三十下午或者晚上回去。”从大年二十九开始,两口子就一直在忙碌着最后的这一堆单子,等到忙完了,才发现自己回不去了——腊月二十九上午10点,武汉正式封城。

她和老公商量着,是关店自己歇着呢,还是继续营业。“后来我一看,平台上还在开的店很少,那行,那我说就继续做吧。”这几天来,两人一天都没有休息,每日早上8点过起床,等到12点左右,第一个订单高峰期就到了,“这两天单子还是不少的,平均下来每天都有二三十单,有的很远,我就只有打电话给客户说,可能要晚点送到。”

几乎所有客户都能理解,这让杨菊有点意外。平时,她家的送餐限时最多不超过1小时,现在稍微远一些,动辄就要一个半小时才能到货。每个客户却都客客气气的,很多人还会主动说,没关系,谢谢你们了。

“如地址封闭管理,请电话联系我”

在这个意外营业的春节里,杨菊最大的一笔订单来自滴滴公司。大年初一,一个3000元的大单子响起,她打过去问,对方说自己是滴滴的,“前两天全公司员工加班加点,方便面吃得快吐了,所以想改善一下伙食。”

火锅无疑是改善伙食的好选择。很多客户点餐的时候说,大过年的,吃火锅更有气氛一点。在这个寂寞冷清的春节里,热腾腾的火锅,无论是清汤还是红汤,都能给困在家里不能外出的武汉人,带来多一点热烘烘的暖意。

这些暖意,并没有让笼罩在新冠病毒肺炎阴影下的人们放松警惕。许多订单的备注项上写着“无接触送餐”、“放在门口就好我自己开门取”,或者“如地址封闭管理,请电话与我联系”。

但其实大部分小区已经不允许外卖进入。骑手们穿梭在城市里,把一个个盒子放在无数小区的门卫处,不一会儿,就会有戴着口罩的顾客匆匆地来拎走。

困在城里的外卖骑手

封城当天另租房子,和老婆孩子分开

这两天为杨菊家送餐最多的外卖骑手是龙征兵,这个春节里,他承包了这家店大部分订单的派送任务。和杨菊一样,留在武汉过年,也是计划外的选择。

“我本来都买好了车票哇,就23号下午。结果上午10点封城了。”他站在店门外台阶下,等着杨菊配餐,取下头盔的脑门上有点汗,笑起来眼角密密麻麻的笑纹。

16岁的大女儿在老家读书,老婆和6岁的小女儿和他一起在武汉生活。大年二十九,武汉一封城,他立刻找了朋友租的房子,当晚就搬了出去。“朋友租个套二,空了一间。”这间屋一个月房租1350元,不含水电气,对他来说不是一笔小开支,但他觉得值,“我做外卖这行,每天接触那么多人,再小心也怕个万一。”他又笑得眼角都皱起来:“自己死了不要紧哇,不能连累老婆孩子。”

他只是偶尔回家一趟,看看老婆,送点东西。从大年三十开始,他和杨菊夫妇一样,一天都没有休息过。这个春节的订单量十分可观,他骑着摩托车,在空荡荡的武汉城里转悠,一天开个百余公里,能挣三四百块钱。

特殊的托付

客人转账500,请他帮家里老人买菜

除了给老婆孩子送东西,他还会接到一些特殊的订单。2月2日,他送了一单外卖后,客户打电话加了他的微信。

“我想请你明天给我家里的老人买买菜送过去,可以么?”姑娘在电话里恳切地请求,说家里两位老人,无法出门,存粮也吃得差不多了,“现在快递也进不了武汉,可以麻烦您么?”行哇,龙征兵一口答应下来。两人开始在微信里认真讨论买些什么菜。土豆20斤、白菜10斤、胡萝卜5斤、黄瓜10斤、生菜5斤、笋10斤、菜苔10斤、菜花10斤、玉米10斤、猪肉10斤、蘑菇10斤……龙征兵很懂行,说这两天菜市场很多菜不好买了,晚点去就没了,姑娘说那您能一早去帮我抢一下么,随后直接转账500块钱。

“请你帮我照顾一下家人,真的,很感谢你。”

龙征兵应了下来,但是没有点击收取这500块钱。他准备第二天一大早去菜市场买菜,“等买到了,再收人家的钱,现在收哪好意思。”

等待疫情过去,等着回家

忙完了晚餐高峰时段,晚上9点过,杨菊停了接单,开始和老公准备第二天的配餐。他们准备做到存货全部耗尽的那一天——虽然蔬菜还能去菜市场补一补,有啥卖啥,但肉类和底料因为快递原因,已经无法补货了。现在,他们的存货还够营业大约一周。

“希望那时候就能回家了。”她想念在家里的儿子,一边念叨着这孩子读书不太好让人操心,一边又忍不住微微笑起来。龙征兵也在等着回家。他白天黑夜穿梭在武汉的大街小巷,等着这座城市解除封锁的那一天,到了那一天,要带着老婆孩子,回家补上团年。

记者手记

在这座处于疫情中心的城市里,有许多的杨菊,也有许多的龙征兵。他们仍在做着自己本来在做的事情。因为他们,这座城市没有停下,仍在慢慢运转。

我的人民勤劳,善良,坚韧。也许他们做的事情很不起眼,没什么可歌可泣的业绩,但正是这些普通人,在支持着这个国家度过劫难,缓缓前行。

网友评论

延伸阅读外卖小哥的“战疫”:小区门外冻一小时,我不怪他

全国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战斗还在继续。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给全国各城市,尤其是疫区城市的餐饮休闲、商超便利等生活服务业带来了巨大严峻挑战。外卖骑手作为分散在城市各个角落的“末梢神经”,在过去10天,他们看到和经历了什么?

近日,中新经纬记者采访了四位外卖小哥,听他们讲述了这个春节不一样的体验和感受。外卖小哥李小光说,为了成功送达一个订单,他在顾客小区门口等了一小时。来自疫区武汉的残疾骑手张兴说,这个春节,他听到最多的一个词是“谢谢”,“天还没亮就睡不着了,那些帮买帮送的单都是为了药品,心里很不是滋味。”

以下为外卖骑手自述(略有编辑):

坐标:北京市朝阳区

李小光,80后,河南商丘人

“小区不让进、顾客电话打不通,我在门口等了一个小时”

我是一名春节“留守”北京的外卖骑手。

2019年的春节我回了趟老家。不过今年,我没有回河南老家过年,选择了和媳妇留在北京。听有经验的同事说,春节期间送单可以拿到更多的补贴和更高的配送费,我想多挣些钱。但谁也没想到,突如其来的肺炎疫情,让这一切变得和往年不一样了。

单数减少了,收入自然就少了。疫情期间,北京的小餐馆集体打烊,人们也更愿意自己在家做饭,能做外卖的只有部分连锁餐饮店、超市以及药店。春节这几天,我一天最多能送20-30单,是平时单量的一半,而且多是些5公里以上的“远程单”。

另一方面,因为肺炎疫情持续发展,北京不少小区都实行了“封闭管理”,外卖骑手、快递小哥大多数被挡在了门外,这让我们的配送变得更加艰难。

正月初五(1月29日),我平时负责的北京市朝阳区各小区基本上全部实行了“封闭管理”。这一天,我像往常一样,早上7点起床,收拾出门,准备接单。7点半左右,我就接到了一个来自超市的订单,配送距离约7公里。8点钟左右,我取完了货,用了半个小时,到达了顾客所在小区门口。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接下来我会根据订单上的地址,进小区、上楼、敲门,然后完成配送。不过,令我始料未及的是,这一次我被保安拦在了门口。按照保安的说法,“现在是非常时期,外卖骑手不能再进小区。”

没办法,我只能给顾客打电话,但对方一直无人接听。随后,超市那边也帮我多次联系了该顾客,均未果。无奈之下,我只能向平台进行报备。因为根据规定,若骑手联系不到顾客,在报备半个小时后,平台可取消配送。但当时平台这边并未按时取消配送,我决定继续给顾客打电话,一连打了16个,始终无人接听。

这期间,我考虑过把商品放在小区保安处,但被告知无法保证不会丢。我心想,还是算了,这一袋商品价值400多块钱,如果丢了的话,那我这一天就白干了。

又过了半个小时后,顾客终于给我回了电话,他连声向我道歉,并很快下楼取走了商品。他向我解释道,自己并不知道小区已开始实施“封闭管理”,这是第一天。事后,我看了一下时间,距离我给他第一次打电话,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当天北京最低气温零下6度。

不过,在这个特殊时期,我不怪他。

这件事之后,被保安阻止进小区就成为了常态,我们也慢慢地和顾客达成了默契。现在,80%的小区门口都会摆一张桌子,联系到顾客后,就把外卖放在桌子上,顾客根据包装袋上的小票信息自取。据我所知,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生过丢件的情况。

今年春节,除了挣得少一些,别的没啥遗憾。团队给我们每人给发了一包口罩,我自己花27块钱也买了一包,够用一阵子了。唯一觉得对不住的就是孩子。今年春节,我们本来打算把闺女从老家接过来一起过年的,没想到疫情爆发了,现在只能得空时和她视频。希望疫情早点结束,能尽快回家看看孩子。

坐标:湖北省武汉市

张兴,70后,湖北咸宁人

“社会关爱我们残疾人,我也要为社会出一份力”

我是一名来自疫区武汉的外卖骑手。这个春节,因为突如其来肺炎疫情,而变得特别不一样,我想我会记一辈子。

22岁的时候,我因为酒后开车,一条腿粉碎性骨折,从此也落下了残疾,所以我也是一名有点“特殊”的外卖骑手。自从疫情爆发以来,我一直都在前方送餐,也去医院送过多次。我送的最多的物品是“油、米、口罩、酒精、碘伏”,但听到最多的话是“谢谢”。

昨天(2月1日)有一个订单,等我到目的地后,发现小区完全封闭了。这时候我打电话给顾客,对方是一位老奶奶,她告诉我自己腿脚也不方便,能不能想办法送到楼上。但最后没有办法,老奶奶只能亲自走到楼下取物品。我当时觉得特别抱歉,不能把最好的服务给顾客。这位老奶奶不停对我说“谢谢”,临走还送给我了一个水果吃,我当时特别感动。

前两天,我送了一个订单,代收款是37元,最终顾客微信转给了我40元,还留言备注“外卖小哥辛苦了”,也非常让我感动。我平时都是上午10点左右出门,但现在是非常时期,天还没亮我就睡不着了,那些帮买帮送的单都是为了药品,心里很不是滋味。

春节后这几天,我没有送多少单。有的顾客给他送过一次之后,他会强行加我微信,要我以后给他私送。这种情况下,我也没办法,要救人啊,他家有病人。

在送餐过程中,总有顾客问我,你为什么不回家?我是这样想的,疫情爆发了,我们生活的城市需要像我这样的服务人员,我就应该自觉留下。全社会一直很关爱我们残疾人,我也要为社会出一份力。

坐标:北京市海淀区

田晓亮,80后,河南安阳人

“顾客送我口罩,叮嘱我要保护好自己、健健康康的”

我是一名饿了么外卖骑手。今年春节,由于肺炎疫情的缘故,北京外卖市场显得异常冷清。

如果一天连续12小时接单,运气好的话差不多能接到30单。原本我想趁过年期间多挣些钱,但从现在的情况来看,除自己开销外,一天能剩下一两百块钱就已经很不错了。

不过,在这个特殊时期,钱多钱少已经不重要了。但令人无奈的是,肆虐的疫情已经严重影响了我们的工作及生活。

首先,取餐变得很麻烦。餐饮商家一般都不让骑手进去,用桌子堵住了门口,这么冷的天,骑手只能在外面等,餐准备好后,商家会将其放在门口的桌子上,我们再去取。

其次,送餐更加麻烦。由于北京各小区陆续实施“封闭管理”,外卖骑手不再被允许进入小区。为了配合小区工作,我们一般都是打电话让顾客来取,但部分顾客对此好像并不能接受。

两天前,我接了一单,送到目的地以后,我给顾客打电话,告诉他小区封闭了,不让骑手进。他让我跟小区管理员说一声,登记一下再送上去。因为他是残疾人,不方便下楼取餐。但小区管理员并没有通融,最后该顾客只能拄着拐杖自己来取,一到小区门口就朝着小区管理员骂骂咧咧,说自己是残疾人还不让人给他把餐送上去。我把餐递给他,他也没接,愣是骂了约一分钟后才接餐。之后,我赶快离开了是非之地,而身后的争吵声仍在继续。

不仅如此,疫情期间,骑手的食宿都成了难题。春节又赶上疫情,小餐馆都关门了,大饭店又太贵了,吃一顿饭得好几十块钱。有时候到了吃饭的点,周围的环境又不熟悉,一时半会很难找到合适的餐馆吃饭,这个时候我们通常会回到自己熟悉的区域。以前,我在小餐馆吃饭,一顿大概花15块钱左右,而现在餐馆关门了,就只能点外卖,然后自己去取,可以省配送费。

住宿方面,现在的北京,不管是普通小区,还是周边村庄,大多都戒严了,不让随便进出。而对于我们来说,问题远不止不让进出这么简单。据我了解,有一些小区或村庄,已经开始往外驱赶外卖骑手,就因为我们在送外卖的过程中接触的人比较多,不少人对我们产生了抵触心理。不过,也能理解,如果换成我,或许也会有这种想法。

最近几天,我住的小区在管理上也更加严格。也许下周一,我就得休息了,在家待一段时间避过这个风口。如果坚持送外卖,或许自己连住的地方都没了。北京本来就不好找住的地方,现在又加上疫情,如果被赶出去,就真的没地方待了。

不过,困难归困难,也有一些温情时刻令我心里暖暖的。有一天,我往一个小区送外卖,保安不让进。我给顾客打电话,对方让我稍等一会,他马上下来。我在小区门口等了两三分钟,他又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说他穿衣服、下楼有点慢,怕我着急,让我多等一会儿。

其实,那天我也没有别的单了,并不着急,多等一会儿少等一会儿并没关系。令我感动的是,当该顾客下来取餐时,不仅给我包了一个红包,还送给一个口罩。在这一刻,所有的苦和累都烟消云散了,只觉得心里暖暖的。

坐标:湖南省长沙市

刘志,70后,湖南长沙人

“送餐时摔倒了,我首先想到的是餐盒”

我是长沙人,我也在长沙送外卖,这个春节我本来就要坚守长沙,让其他外地同事回家过年。

肺炎疫情爆发以来,我们团队承担了给部分长沙市一线工作人员送餐的任务。我知道后,也主动报名参加了。

昨天(2月1日),按照计划,我们要给长沙某火车站健康监测点的工作人员送36份餐。我和同事们取过餐之后,便急忙骑着电瓶车往目的地赶。在经过某家属院小区门口的时候,我和同事俩人一前一后直行,突然从旁边小区蹿出来一辆车,我看到前面的同事紧急刹车,我当时反应没有那么快,也握了一下刹车,结果整个电瓶车侧滑,连车带人都摔在了地上。

摔倒后我感觉膝盖剧痛,坐在地上无法起身。这时候同事赶紧上前拉我起来。我第一时间捡起了滑落出保温箱的餐品,好在餐盒没有摔破,只有轻微的汤汁洒出来。这时候,我才发现,我的膝盖蹭出了几道血口,连裤子都摔破了。但当时,我没顾上整理,急忙把餐品装好,给工作人员送去了。

对于我们而言,疫情期间最大的不同就是,大部分小区我们进不去了,只需要把订单送到门口就可以。即使能达到顾客门口的,我们也选择把订单挂在门把手,这叫“无接触配送”,更加安全。

作为频繁接触外人的外卖骑手,对于肺炎疫情,我们倒没有感觉到特别可怕。真正危险的、值得敬佩的是那些冲在一线的工作人员,尤其是医护人员。

来源:北晚新视觉网综合 封面新闻、中新经纬、网友评论流程编辑:TF015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疫情下感人的瞬间:封城后的20万外卖订单,武汉还能吃火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