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侠陆勇再出手,从印度运口罩支援抗疫,他说苦难教会他做个好人

药侠陆勇再出手,从印度运口罩支援抗疫,他说苦难教会他做个好人

活着就是春天。

1月31日晚,云南昆明机场,药侠陆勇从印度发回的49个大纸箱顺利抵达。这一次,里面装得不是药,而是他帮云南政府从印度采购的3000个护目镜和3000个N95口罩。

就在口罩落地前不久,印度外贸总局官网宣布,在新冠肺炎蔓延期间,印度禁止出口口罩、防护服等个人保护设备。尽管如此,陆勇依然留在印度,想办法采购更多物资发回国内。

网上流传的照片中,这个身材健硕的中年男人带着眼镜,看着箱箱物资被推进机场,面色严肃,脸上隐约间可以看出多年服药留下的色斑痕迹。

身患慢性粒细胞白血病患的他,上次集中出现在人们视野里,还是2018年7月。以他为原型改编的电影《我不是药神》上映,8天拿下20亿票房。

那时候,每天都有人到他工厂网店下留言。他坐落在无锡的针织手套厂,订单一下翻了多倍。有人一口气定了十万副手套,也有影院经理订购手套免费送给观众。

陆勇在微博上说,自己知道,这不仅仅是生意,而是大家在帮我。

2002年8月8日,陆勇被确诊为慢性粒细胞白血病。开始时,为了治病,他每天要吃下800元的特效药格列卫,算上骨刺检查等费用,每年医药费近30万。

尽管家境殷实,陆勇依然要掰着手指头计算自己能活多久。他创建的病友QQ群里,每个星期都有头像变成灰色。再次亮起时,往往是家属来和他们道别。

高昂费用下,陆勇本已退休的父亲不得不继续运营一家五金工厂。陆勇37岁生日前一天,父亲在外出谈业务的路上,遭遇车祸去世。

2004年,陆勇在一个白血病论坛上找到一种格列卫的印度仿制药,价格只要原版的六分之一。自己尝试服用一段时间后,他把消息告诉群里病友,并开始帮他们汇款集中购买。

因为这一行为,2014年,他被提起公诉,上千名病友在网上签名,为陆勇求情。最终,检方撤回起诉,陆勇免去一场牢狱之灾。

在看守所里度过的100多天,未让他打消帮助病友的心思。《我不是药神》上映后,在他倡议下,片方捐出200万,计划在无锡成立一个慈善基金。把每年收益用来救助重症患者。陆勇承诺每一分钱的使用都会公开透明,也请大家监督。

他说,自己并非天生高尚,“苦难教会了我做个好人”。

2018年8月8日,陆勇确诊慢性粒细胞白血病整整十七年。他发了一条微博说:一心向善,可以延年益寿。

配图是一张他在大树下盘腿合十的照片,背后大树枝叶茂密,天上一片湛蓝。

电影带来的一波媒体轰炸道过后,陆勇的生活慢慢回归平静。

他每天早上7点起床,晚上12点睡觉,不抽烟不喝酒,坚持读书游泳。“能游800到1000米。”

他的病情一直稳定,除了每天按时吃一次药,以及脸上的色斑等不良反应,陆勇看起来和正常人没无别。与疾病共处多年后,他似乎看淡了生死。有中医给他把脉,惊讶说平静得不像这个年龄。

他继续经营自己的针织手套厂,去年年初还前往越南考察,准备在当地开厂。他每周到无锡工场两三次,其他时间则“在做更有意义得事情。”

因为没有找到合适管理人,他心心念念的基金会始终没有启动。在他看来,基金会管理者不但要有经验有热情,还要有无私奉献的精神。自己事情多,并不适合担任这一职务。

2015年之后,医改加速。慢性粒细胞白血病所需的一代二代药物全部列入医保,每年需要的费用只要三四百块钱。这两年,找他买药的人不多了,病友群里的交流,也变成了各自的生活情况,谁换了新房子,小孩子在哪里上学。这是陆勇觉得最开心的事。

依然有很多身患其他疾病的找到陆勇,他们把他当成英雄。有成都一家人带着患病的儿子找到他,不为买药或咨询,只为听陆勇讲怎么走到今天,为儿子树立信心。

去年3月,一个卵巢癌患者的的儿子找到陆勇,希望他在微博上帮忙呼吁,卵巢癌靶向药纳入医保。许多卵巢癌患者,正面临陆勇当初的困境,每月光药费高达5万。微博发出后,被转发一千多次。

他的话有了更大影响力,但陆勇依然觉得自己只是一个平民,一个白血病患者。

2019年8月26日,人大常委会通过修订后的《药品管理法》。新法中,把假药定义变更为按照疗效而非按是否经过审批确定。

陆勇在朋友圈转发了相关消息,说这符合普通大众对真药假药的理解,改得好。

他依然经常往来印度,希望帮助中国医药企业和印度企业建立合作,提高国内仿制药的技术水平。2019年,他开始帮助云南一些企业进行相关尝试。

他去印度调研时,当地不管是政府机构,还是医药企业、医院、药店都知道他的故事,争着找他合影。

2019年最后一天,北京癌症防治学会等主办的一场活动上,陆勇做了一场演讲。

51岁的陆勇在掌声中上台,回顾自己的过往,他说自己今年51岁,生病的时间已经占据人生的三分之一。声音中早已没有恐惧。

演讲最后,他祝福大家,2020年有一个更好的明天,身体健康。苍天并不总随人愿。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爆发后,国内医疗物资紧缺。

1月29日,大年初五下午,他和云南大学印度研究院一位老师前往印度,协助云南省政府采购相关物资。31日,购买到3000个护目镜以及3000个N95口罩后,陆勇坐着绿色运货小三轮直奔机场,在印度政府禁令发布前,把49箱物资发回昆明。

继续留在印度的陆勇,又自己出资购买了1万1千个口罩,打算运回国捐赠给需要的医院或病人。为把口罩运回国内,2月1日,他发微博寻找从新德里回昆明的游客帮忙将口罩带回。

他说:每个旅客都能免费拿10个口罩。也欢迎飞回国内其他城市的旅客来取,就地捐给当地医院。寻人微博最后,陆勇留下了自己的微信号,一连串英文字母的开头个六字单词,knight,意为骑士。

如今,陆勇已经联系到两个旅行团,团员们会将口罩分散在衣物中,尝试带回国内。他本人将继续想办法,采购医疗物资。

他隔着手机,对新京报记者感叹:太晚了,我们过来太晚了,如提前两天过来的话,可以发回很多东西。

最新一条微博里,陆勇说:我的力量很小,你们帮了我,我也要帮你们。就像病友们忘不了他一样,他从来没有忘记那些帮助他的普通人。

两年前,《我不是药神》首映式上,陆勇特意邀请了一位病友参加,他是一名警察,也是一位诗人。在现场,朗诵艺术家依然现场朗诵了他的作品《活着就是春天》。里面写道:

生与死近在咫尺,开与落只是瞬间,长路漫漫,天堂和阳光也都不远。

秋水微凉,旭日和暖。

我从天堂活着回来,才知道,人间到处是春天。


相关阅读:

武汉肺炎50天:雷火开动静候春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国际 » 药侠陆勇再出手,从印度运口罩支援抗疫,他说苦难教会他做个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