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危险的地方,有我!确诊前这项操作,他们面临极大风险

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必须通过咽拭子标本。但一个张嘴的动作,将产生大量携带病毒的气溶胶,这是采集护士们必须面对的风险。总台央视记者采访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同济医院护理部主任汪晖,她和我们讲述了护士们采集咽拭子标本的更多细节。

采集标本 护士面临极大风险

采集咽拭子标本过程中,一个打开口腔哈气的动作,病人的鼻腔直接面对着护士。

最危险的地方,有我!确诊前这项操作,他们面临极大风险

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同济医院护理部主任汪晖:呼吸道的传播,主要就是鼻腔或者是口腔的一种呼吸,气道的呼吸和你的飞沫,所以这是一个最大风险的操作,是由我们护士来承担的。

汪晖说,几十万份试剂,意味着几十万个标本都需要护士去采集。每一份标本采集,护士都要面临一次极大的风险。说到这里,汪晖掉下了眼泪。

最危险的地方,有我!确诊前这项操作,他们面临极大风险

汪晖对记者说,在这些危险的情况下:比如口罩的松紧程度、病人分泌物喷到脸上、防护屏障上……护士都有可能被污染。

最危险的地方,有我!确诊前这项操作,他们面临极大风险

身穿防护服一个小时:全身被汗水湿透,憋气、呼吸困难在给病人做咽拭子的时候,护士除了戴眼罩、戴双层口罩以外,还要有一个全护屏再加外罩,可以说是全副武装。

最危险的地方,有我!确诊前这项操作,他们面临极大风险

这些防护服长短没有号码,身高1米63的汪晖,穿的防护服是1米8、1米9的人也可以穿的。包裹起来后,整个人显得很臃肿,有时候要提着防护服一步一步走到岗位上。

最危险的地方,有我!确诊前这项操作,他们面临极大风险

汪晖说一个小时是她的极限,全身都被汗水湿透。回忆起一个小时的感受,她说:“憋气、呼吸困难、身上沉重的那种包裹、紧束的感觉。”

做完采集工作,因为憋得太久,护士们要坐下来喘口气。

最危险的地方,有我!确诊前这项操作,他们面临极大风险

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同济医院护理部主任汪晖:坐下来喘一口气,相对来说要换换呼吸,真是憋得太久了,大汗淋漓,没有办法坚持得太久。

休息过后,护士们又要回到病房继续忙碌。在病房,护士们除了要给病人输液,有些重病人如果出现呼吸困难的情况,还要帮助病人调整卧床姿势。汪晖说护士不能一个人进去,否则晕倒了,没有人能发现。

最危险的地方,有我!确诊前这项操作,他们面临极大风险

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同济医院护理部主任汪晖:如果一个病房20个人戴了呼吸机,可能要8个护士进去。因为一个护士自己闷久了,也可能晕倒。那当你一个人在一个房间做事,你晕倒了就没有人能发现你。

除了帮病人调整卧床姿势,护士们还要在生活上帮助重病人。

最危险的地方,有我!确诊前这项操作,他们面临极大风险

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同济医院护理部主任汪晖:重病人戴了呼吸机,他不能下床,他就在床上,你要去跟他接小便,你要去跟他接大便。排泄,它是不受时间段控制。

最危险的地方,有我!确诊前这项操作,他们面临极大风险最危险的地方,有我!确诊前这项操作,他们面临极大风险

最危险的地方有你们!义无反顾只为挽救更多生命向你们致敬!

(原标题:最危险的地方,有我!确诊前这项操作,他们面临极大风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最危险的地方,有我!确诊前这项操作,他们面临极大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