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来,无恙

别来,无恙

别来,无恙。

中国的文字总是那么有魅力。记得书信尚流行的年代,提笔开头总要写上“别来无恙”外加一个问号,是在问:自打上次写信或者分别以来你一直都很好吗?词典上说,别来无恙,自从离别以来没有任何坏的事情发生。这出自《元曲选·冻苏秦》第三折:“岂知你故人名望,也不问别来无恙。”我今天要说的,这些都不是重点,今年别来无恙这个词是这样一个格式:别来,无恙!

我想:你懂的。

且不提你有多久没写别来无恙的问候了,也不要说今年有多少“别来,无恙”的“大义灭亲”,得重新审视“亲”这个词了,得重新把握这个度了。

17年前,那场轰动全球的SARS,在我因为工作到达成都的第二天,成都发文:从今日起,隔离与北京来人有过接触的人。当时的成都与当下的全国没什么两样,这举措不仅是对的,也是科学的。而我们是早一天到达成都的那波北京客人。上报,不用隔离!于是我们开始了一周的野外工作,返程飞北京的航班,三班并做一班,同行的是来支援小汤山的逆行者。17年后,当年一起工作的胡老师发来短信,我从心底感谢他当年的收留之恩,没让我们流落街头。现在想来心中依然五味杂陈。

这个春节,于我而言,生活并未发生什么实质性的变化,只是重复之前的各种宅,只不过是苦了那么多与疫情有关的人儿。这场疫情面前,人们除了找口罩、消毒,还要处理铺天盖地的各种“垃圾”,人们像举着放大镜,发现:善良的人是真善良,有本事的人是真有本事,坏的人是真坏,蠢的人是真蠢。

之前的老话儿,远亲不如近邻,这在上班电梯点个头、下班就关门生活的京城来说,“邻居”大多停留在字面意思。而我家对门的邻居,因为两家有着公共的过道,我已经成功吃完了他们一季的冬储大白菜和一大筐的冰糖橘,今天准备烤他们家送来的蜜薯,非常时期,宅在家里,体会温暖,是很美好的事情。感谢那些对你好的人,他们原本可以不对你这么好。更要原谅那些对你不好的人,他们原本可以对你更坏。这个春节,主题是感谢,于你,于我,都如此。感谢一下那些对你好的人吧。

愿我们都是善良的人,愿善良的人都平安喜乐。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文化 » 别来,无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