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批日本人共565人已回国,8人感染病毒,接待职员自杀

【搜索下载华舆APP,浏览世界各个国家媒体的新闻资讯,且无需翻译】

华舆讯 据日本《中文导报》报道,为了让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重灾区中国湖北省武汉市滞留的日本人回国,日本政府包租的全日空包机(波音767),于1月29日早晨搭载首批希望回国的206名日本人抵达羽田机场。乘坐政府包机从武汉回国的第二批日本人共210人,30日午前到达羽田机场,日本第三批前往中国武汉撤侨的包机,于1月31日上午10点25分前后抵达东京羽田机场,共有149名日本人归国。目前,归国的日本人已达565人。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正以武汉为中心不断蔓延,武汉事实上已暂时关闭机场,公交系统处于停摆状态,当地的日本人难以返回日本。日本外务省统计数据显示,当地约有650名日本人希望回国。为此,日本政府决定安排包机,分批将希望回国者带回日本。

首批归国者四人感染

首架包机搭载206名乘客从武汉起飞,于29日8时40分飞抵羽田机场。厚生劳动省称,包机上备有红外线测温仪,医生和护士在机内逐一对乘客的身体状况进行了确认,以掌握其是否存在发热或咳嗽等症状。

3批日本人共565人已回国,8人感染病毒,接待职员自杀

1月31日,日本政府召开了第二次冠状病毒感染肺炎对策本部会议。(图片来自首相官邸网页)

厚生劳动省称,206人回国后,所有的人都被送到国立国际医疗研究中心进行了检查。回国人员中有5人表示身体状况欠佳,由救护车从羽田机场被送往东京都内的感染症指定医院。后经过检测,他们的反应均呈阴性。回国人员中,大约有140人不希望马上回家,希望在酒店等对自身的状况进行观察和确认。

在206人中,有12人出现各种症状入院,2人拒绝接受检查已经回家。安倍首相在30日的参议院预算委员会上,对于这两人拒绝病毒检查表示“非常遗憾”。安倍首相表示:“虽然对这两个人进行了长时间劝说,但是在这个问题上没有法律上的约束力。”有关方面将继续确认他们的状态,30日他们提出申请接受检查。

29日下午6点以后,有192人乘坐大型巴士7台陆续到达千叶县胜浦市的三日月酒店,他们已在国立国际医疗研究中心接受过检查,接受为期两周的观察。全部206人中,有3人被检查出已经感染了病毒,其中1人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其他2人为无症状病原体携带者。

日本厚生劳动省30日称,新检出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3人中,一名50多岁男性回国时表示咽喉疼痛,并已发热至38.7度,现已住院,没有出现症状的2人为40多岁男性和50多岁女性。第一班包机的男性在回国后立即实施的检查中呈阴性,在之后的追加检查中又呈阳性,确认被感染。

在这之前,当日本民众得知归国者将在羽田机场下飞机,并且政府出于人权考量而并不打算隔离他们时,非常担忧他们会从羽田机场乘坐公共交通而回家。当时,日本网页上有无数留言要求隔离他们,而旅日华人也陷入恐慌,认为对于从武汉回来的人不实施隔离,无异于放病毒归山。1月28日晚上,朋友圈有人呼吁大家在29日一定要戴口罩,因为预计早上抵达羽田机场的归国者们估计会在品川、浜松町转车。

幸好,在29日午夜,政府调动了巴士、消防车和救护车,并表示归国者不会使用公共交通工具,而且从机场下来后走的也是特殊通道,不会与普通旅客撞个正着。

其实,从武汉回来的人,非常主动地要求“隔离我吧”,因为他们自己也担心是否感染了病毒,也担心会否传染给周围,因此,政府为他们寻找隔离设施。

1月28日下午,千叶县的胜浦三日月酒店,小高芳宗社长受到政府联络,希望该酒店能接受归国者入住。胜浦三日月酒店答应了。酒店立即联络预定住在该酒店的普通客人,将普通客人转移到鸭川市的系列酒店。而胜浦三日月,就成为接受第一批归国者的场所,也是临时成为隔离区的酒店。对此,日本网民纷纷点赞,称该酒店有担当。

192人入住酒店,但房间只有177间,所以,就有部分归国者是两人一间。

归国者们在这里的生活是完全隔离式的,他们没有房间钥匙,因为是自动锁,所以就肯定不能出门。每天一日三餐由酒店工作人员派送饭盒、饮料。工作人员将饭盒放在房间门口,等工作人员走开后,归国者再开门取饭盒吃,双方不会直接接触。

关于医疗方面,也由开车40分钟之处的龟田综合医院护士常驻于酒店,该医院有传染病科室,如果有情况,医生也可以尽快赶到。

第二批归国者两人感染

乘坐政府包机从武汉回国的第二批日本人共210人,30日午前到达羽田机场。经过随机同往的日本医师检查,其中13人健康状况不佳,出现发烧和咳嗽等症状。他们被待机的救护车运往四所都立或公立医院接受诊疗,其他人前往国立国际医疗研究中心接受检查。第二批归国的日本人入院者已经达到26人。

第二批归国者中没有症状的184人,87人前往东京都府中市的警察大学,97人前往北区的财务省等进修设施暂住。包含有症状住院的26人在内,全体人员都要接受病毒检查。政府要求他们,即使无症状也要在暂住处观察两周,并再一次接受检查。

日本厚生劳动省31日表示,乘坐第二班从中国武汉撤侨的包机于30日回国的人士中,30多岁和50多岁的男性共2人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2人均无发烧等症状。确认的无症状感染者增至4人。

3批日本人共565人已回国,8人感染病毒,接待职员自杀

2月1日,日本政府召开了第四次冠状病毒感染肺炎对策本部会议。(图片来自首相官邸网页)

日本政府于1月28日,在阁僚会议上决定了《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定为指定感染症的政令》。在此前的1月27日,日本厚生劳动省已经发表了政令案。此政令将从2月7日开始实行。不过,日本政府1月31日白天召开“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症对策总部”会议,鉴于世界卫生组织(WHO)将疫情定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将把政令施行时间提前至2月1日。

第三班包机两人感染

日本第三班前往中国武汉撤侨的包机,于1月31日上午10点25分前后抵达东京羽田机场。

包括在武汉市居住的幼儿1人,共149名日本人到达了羽田机场。据透露,机上有8人有发烧及咳嗽等症状,被在机场待机的急救车送往医院,其他人则在东京都内的医疗中心接受检查。检查之后,所有人临时住宿的地点为,埼玉县和光市的“国立保健医疗科学院”和千叶县柏市的“海关进修所”。

日本官房长官菅义伟31日在记者会上表示,乘坐第三班中国武汉撤侨包机回国的人员中,其中有10人自诉身体不适。乘坐第三班包回国者中有两名感染者,一名男性出现咳嗽和发烧症状,在检查中确诊感染。另一名是无症状者感染者,他是乘第三班包机回国的30多岁男性。

安倍首相在31日指出:对要进入我国的感染者,将根据入境法的规定拒绝入境。即使还不能确认是否感染,也将采取史无前例的对应,这样就大幅度强化了入境管理。特别是出现了无症状但仍出现了病毒阳性反应的事实,更加提高了实行边境对策的必要性。

2月1日,日本政府召开了第四次冠状病毒感染肺炎对策本部会议,安倍首相在会议上指出:到昨天为止,乘包租飞机从武汉回国的565名各位,不论症状有无都要实施病毒检查。就是被确认为阴性,在全部的住宿设施都有医师24小时常驻,一个人一个人地确认健康状态。

日本政府职员自杀身亡

新型冠状病毒引发的肺炎疫情爆发后,日本近日安排多班专机自武汉撤侨,但2月1日传来令人震惊的消息。一名负责撤侨工作的37岁内阁官房男职员在侨民安置所堕楼身亡,怀疑是跳楼自杀。

3批日本人共565人已回国,8人感染病毒,接待职员自杀

国立国际医疗研究中心,摄影:Abasaa。(图片来自维基百科)

堕楼地点为日本埼玉县和光市的国立保健医疗科学院,院内入住多名从中国返回日本的侨民。日本警方表示,2月1日上午10时15分左右接到报案,有人称听到声响并发现“有人倒下了”,之后便得知了该名官员堕楼的消息。

该名男职员是从东京警视厅借调至内阁官房,1月31日起住进科学院及展开工作。该职员倒下的地方是7层楼的寄宿大楼附近。现场没有找到遗书,警方正在调查详情。

自1月29日至1月31日,日本政府共已派遣三架包机前往武汉,接回原本留滞在当地的日本侨民。总计日本政府目前已从武汉接回了565名日本籍人员。截至2月1日,日本国内确诊感染新冠病毒的病例已达20例,其中8例是在从武汉接返的日侨人群中发现的。

在这波疫情爆发初期,日本政府的防疫对策和出入境管控,遭遇了日本国内的质疑声音。

例如,在1月29日从武汉接回日本的第一批日侨当中,有两名拒绝接受新冠病毒检测,日本政府也未予强制执行,只安排人员继续观测其健康状况。而在第一批日侨返回日本后,在经日本政府统一安排前往酒店的路途中,他们被允许使用和一般公众混用的洗手间,这也引发了日本舆论的批判。

此外,当返国的日侨在东京近郊等待感染检测结果时,由于日本政府未能准备足够的酒店房间,替每人安排单独居所;最后,有两名被感染人员在确诊前,都与其他人安排在同一个房间内。而在安排从武汉接回日本侨民的过程中,日本政府一度表示,要向这些搭乘包机返回日本的日侨收取8万日元的运输费,直到面对舆论批评后,才决定免费处理。

日本官员还向日本媒体透露,在前往武汉的第二架包机上,原本准备了要派发给仍在武汉日侨的咖哩饭等食品。但由于中国政府对日本的食品进口管制,在福岛核事故发生后趋于严格,这批未及准备产地证明的咖哩饭等食品,大多数都未获准在武汉机场入境。随后又被1月31日出发的第三架包机给载回了日本。

事态曝光后,日本外相茂木敏充还特别就这批以公费采购的援助性食品未能运抵日侨手中的原因解释道,在武汉机场停留的短时间内要替这批食品办理通关检证手续存在困难。

2月1日,日本政府依据日本的《感染症法》,将新冠病毒肺炎列为“指定感染症”,升高防控警戒,并自2月1日凌晨0时起,暂时拒绝近期曾有过湖北旅行史的所有非日本籍人士入境。

具体而言,持湖北省签发的中国护照者,不分感染或未感染,均暂时禁止入境日本;而在入境日本前14天以内,曾在中国湖北省有旅行史的所有非日籍外国人,也暂时不准入境日本。目前日本政府尚未宣布这一暂时性禁止入境措施的截止时点。

1月31日晚间,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官方对策会议上表明,“若要进入我国的人是感染者,我们拒绝入国。同时,虽然这种对应没有前例,但我们还决定了以未确认感染的人员为对象,大幅强化入境管理。”

在日本依法提升防控措施后,日本东京都政府自1月31日宣布,将对在日本境内确诊感染新冠病毒者“在照顾其隐私、不使其形象受损”的原则下,向公众公布这些确诊感染者在日本入境后的交通路径、在东京范围内外停留的地点和具体日期,以及其具体乘坐的交通方式等等,以消除东京市民的疑虑。

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在1月31日表示,将努力消除东京市民的不安,并澄清称目前网上有消息称新冠病毒恐导致2020年东京夏季奥运会取消是谣言。(原标题:三批日本人共565人已回国,8人感染病毒,接待职员自杀)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来源:中文导报

安卓用户,可在各应用商店搜索下载“华舆”APP,浏览世界各个国家媒体的新闻资讯,且无需翻译。

3批日本人共565人已回国,8人感染病毒,接待职员自杀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3批日本人共565人已回国,8人感染病毒,接待职员自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