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在寅的2019:被美“讹诈”,与日交恶,与朝冷淡,年底为何突现转机?

王付东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东北亚研究所

2019年对于韩国总统文在寅来说,是艰难的一年。全球大气候和本国小气候的双重夹击、相互激荡,对文在寅的执政构成严峻挑战。

外交上,2019年的对美、对朝、对日外交成了韩国外交的“三重苦”。美国特朗普政府在军费分摊、经贸问题等方面对韩国不依不饶,特朗普要求2020年韩国负担的军费从2019年的10亿美元涨到50亿美元,还要求韩国在印太战略、波斯湾巡航等问题上配合美国。

文在寅的2019:被美“讹诈”,与日交恶,与朝冷淡,年底为何突现转机?

朝鲜对韩国态度冷淡,双方在人员往来、人文交流方面陷入停滞状态,在平壤举行的世界杯预选赛朝韩战竟然没有观众,和去年文在寅总统在朝鲜民众前公开演讲的场面大相径庭。

日韩关系则由强制征用劳工判决、慰安妇等历史问题的纠葛延伸到经贸摩擦、军事合作遇阻,陷入历史上最差的局面。

内政上,韩国的保守与进步阵营的撕裂更加严重,反对党在拼死否决文在寅的每一个提案和政策。在激烈的党争下,执政党内最有可能接班文在寅的安熙正、金庆洙、李在明、曹国等中青代大佬相继爆发丑闻甚至锒铛入狱,给共同民主党的未来埋下隐患。

2019年,“检察改革”成为韩国社会领域被提及最多的关键词,文在寅政府要求将“首次调查权”和“首次调查结束权”从检察官转移到警方,限制检察官针对政治人物的“特别调查权”,并成立“高级公务员调查处”专门调查政府官员腐败问题,以牵制检察系统的过大权力。但文在寅提名的法务部长官曹国因女儿入学涉嫌伪造文书、家人涉嫌投资私募基金避税等问题,任职仅一个月就引咎辞职,检察改革出师不利、前途未卜。

文在寅的2019:被美“讹诈”,与日交恶,与朝冷淡,年底为何突现转机?

经济上,“文在寅经济学”旨在推进社会公平的提高最低工资、增加公共部门就业、完善社会保障等做法不幸遭遇全球经济不景气的大环境,难以见效,反而招致失业率升高、企业经营困难等弊端,加剧了经济困难。文在寅难以撼动韩国国内经济的结构性困境,如老龄化加剧、财阀垄断、临时工群体偏大等问题。

韩国是外向型经济国家,对外经济依存度很高,全球经济的风吹草动对韩国的影响都很大。韩央行估算,韩国2019年增长率约为2%,将是10年来的最低水平。国际评级机构标准普尔公司称,韩国的经济增长会陷入发达国家普遍面临的停滞局面。

但也要看到文在寅政府政策中的亮点和希望。2019年年底,韩国的外部环境呈现转机。中美贸易谈判有了较大进展,中韩关系发展向好,中日韩合作迎来新局面,日韩关系避免了持续下滑的风险。美国国会也在12月初通过决议,禁止美军大规模离开韩国,给美韩同盟吃了定心丸。

文在寅的2019:被美“讹诈”,与日交恶,与朝冷淡,年底为何突现转机?

11月25日,文在寅政府任内举行的最大规模国际会议——韩国-东盟特别峰会,提升了与东盟国家的合作水平,新南方政策逐步开花结果。2018年,韩国与东盟的双边贸易额为1600亿美元,东盟已成为韩国的第二大贸易伙伴,而韩国则是东盟的第五大贸易对象国,东盟在韩国出口中所占比重从2000年的11.6%增至2018年的16.5%。新南方政策减轻了韩国对中国、美国和日本等大国经济的过度依赖风险。

形势比人强。韩国所遭遇的处境,虽与文在寅本人执政理念有一定关系,但主要是外部环境作用的结果。“鲸鱼打架,鱼虾遭殃”。在东亚地区中美竞争加剧的大环境下,政治、经济对中、美都高度依赖的韩国的地缘环境日益险恶,进而导致经济低迷、加剧社会和党派撕裂。在这种险峻的地缘环境下,韩国政治圈,也像极了韩国的演艺界,充斥着巨大压力和残酷竞争,政治家需要超人的毅力和坚韧才能生存和进取。(责任编辑:唐华)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国际 » 文在寅的2019:被美“讹诈”,与日交恶,与朝冷淡,年底为何突现转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