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影视行业:春节档泡汤 情人节渺茫 去年11家公司亏160亿

本以为2019年是影视行业的谷底,没想到进入2020年,谷底厚厚的落叶之下还有1000米的悬崖。

疫情下的影视行业:春节档泡汤 情人节渺茫 去年11家公司亏160亿

受武汉疫情影响,影视行业坏消息不断。春节档全面撤档后,2月1日,中广联下发通知:疫情防控期间停止影视剧拍摄。横店影视城曝光了一组影视剧停工图,其中包括《有匪》、《传家》《晴雅集》等13部影视剧剧组暂停拍摄,此外,《谢谢让我遇见你》、《大江大河2》、《回廊亭》等剧组也暂停了拍摄,复工时间则未可知。

疫情下的影视行业:春节档泡汤 情人节渺茫 去年11家公司亏160亿

2019年春节档电影院一瞥

业内人士指出,短期停工所造成的费用尚可承担,一旦长时间停工, “就不仅仅是钱的事了。”

影视剧《清落》制片人陈益韬表示:“我们剧组有100多个人离开横店,但还有160人仍留在横店,我计算了下,一天得亏50万,15天850万;这都是基于15天之后能开工的保守估计,今年基本上白干了,如果15天后再拖15天,那就不止是白干的问题了。”

除此影视剧遭遇停产,截至2月1日,已有15家A股影视公司发布了2019年度业绩预告,其中包含万达电影、华谊兄弟、捷成股份、北京文化、华策影视、新文化、鼎龙文化、长城影视、当代东方、欢瑞世纪和唐德影视11家公司归属于上市公司的股东净利润都为预亏状态,据不完全统计,共计亏损160.62亿元-184.87亿元。

影视行业刚送别寒风刺骨的2019,又遭遇风雪交加的2020。

疫情突袭 春节档颗粒无收 情人节不见曙光

突如其来的疫情对影视行业的影响已充分凸显。首当其冲的是春节贺岁档。

2020年春节期间,原本有《唐人街探案3》、《囧妈》、《夺冠》、《姜子牙》、《紧急救援》、《急先锋》和《熊出没7》等7部影片上映。大年初一预售票房就已达到3亿元,受到疫情影响,7部影片全部宣布撤档,影院方面也大多选择暂停营业。

疫情下的影视行业:春节档泡汤 情人节渺茫 去年11家公司亏160亿

2020年大年初一票房仅181万,初一到初六总票房仅284.5万。按照40元一张的票价,初四、初五、初六的观影人数不足2000人。相比2019年,春节档第一天的票房成绩就已达9亿多,初三票房高达14.58亿,初一到初六总票房58亿,春节期间的日均观影人次约5000万。

各影视制作公司的股价也在下跌。主控出品《唐人街探案3》的万达电影2月3日跌停,跌10.01%;主控出品《姜子牙》的光线传媒2月3日跌10.03%;主控出品《急先锋》,参投《唐人街探案3》、《夺冠》的中国电影2月3日跌9.99%;参投并保底《囧妈》,以及参投《熊出没7》、《夺冠》的横店影视2月3日跌10.02%。

除了春节档之外,接踵而来的情人节档期也将受到影响。根据中国电影发行放映协会的数据,原定于情人节上映的影片共有15部。

从当前情况看,距离情人节不足两周时间,疫情发展势头未见大规模好转。由此可见,原计划在情人节上映的影片撤档也是预期之内。

在影视剧的拍摄方面,中广联下发通知称,疫情防控期间,所有影视制片公司、影视剧组及影视演员,应按照国家有关规定,暂停影视剧拍摄工作。影视剧拍摄工作应待国家防疫部门宣布疫情防控解除后恢复。

疫情下的影视行业:春节档泡汤 情人节渺茫 去年11家公司亏160亿

博主追剧料理馆在微博上透露:横店、象山、无锡、上海车墩以及青岛、厦门等影视基地目前全部关闭。未开机剧组下个月开机非常悬,现代剧、古装剧、古装剧均会受到影响;很多剧组或许要延期至5月开机。

影视行业2019:11家A股公司亏160亿

2019年,受宏观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以及行业监管趋于严格等因素的影响,影视行业继续承压,行业景气度的下降,演员限薪令等监管政策效果的逐步显现,导致电视剧和网络剧的版权价格出现了一定程度的回落,提高了前期投资制作成本相对较高的项目在本期的发行难度,发行收益亦受到影响。

过去影视项目利润一般在50%左右,现在20%左右都难维持。而利润的压缩,应收账款的激增,让影视公司纷纷开始巨额亏损。

截至2月1日,已有15家A股影视公司发布了2019年度业绩预告,其中包含万达电影、华谊兄弟、捷成股份、北京文化、华策影视、新文化、鼎龙文化(原名:骅威文化)、长城影视、当代东方、欢瑞世纪和唐德影视11家公司归属于上市公司的股东净利润都为预亏状态,据不完全统计,共计亏损160.62亿元~184.87亿元;且这当中有5家公司:华谊兄弟、鼎龙文化、长城影视、当代东方和唐德影视在2018年、2019年连续2年亏损。

目前预亏的11家A股影视公司中,亏损金额超20亿元的“巨亏”公司多达4家,分别是万达电影、华谊兄弟、捷成股份和北京文化。

数据显示,万达电影2019年预亏33-45亿;华谊兄弟预亏39.62亿--39.67亿元; 捷成股份预亏23.6亿;北京文化预亏19.5-24.5亿。唐德影视这类预亏千万级别的影视公司已经算是成绩“良好”类别。

去年,不少业内人士预计,2018年影视寒冬降临,2019跌至冰点,2020年则是触底反弹的时期。

却不曾想,进入2020年,遭遇武汉疫情,整个行业进入暂停阶段。本以为2019年是影视行业的谷底,没想到进入2020年,谷底厚厚的落叶之下还有1000米深的悬崖。

如疫情持续,剧组无力承担费用,影片告吹,小型影视公司将陆续关门破产。对整个行业而言,影片数量将持续降低。

而背后的投资行业,热度也一降再降。

一二级市场联动 投融资数量锐减

天眼查数据显示,去年有多达4346家影视公司和影视工作室注销,其中影视公司(包括其下游产业公司)为3313家,影视工作室为1033家。而成立2-5年的影视公司和工作室是倒闭主体,分别占其倒闭总数的77%和90%。

这一数据的背后,是资金的离开。

艾瑞数据显示,2014-2018年,中国文化传媒上市企业募资为530、1417、1432、421、234亿人民币,呈现断崖式下降。而同期A股影视上市公司市值综合为1309、5023.3、4015.5、3502.1、1972.9亿人民币。

文化传媒类企业在二级市场的PE倍数经历了2015年估值泡沫后回落。而二级市场的情绪传导至一级市场,VC/PE对文娱行业标的估值的容忍限度更小。

根据IT桔子的数据显示,从2016年到2018年,整个影视行业的投融资总金额分别是234.5亿元、214.77亿元和314.05亿元。此外,2018年整个影视赛道共出现了130起融资事件。而2019年,影视投资事件仅为29起,不及2018年数量的1/4。

除了价格外,机构的投资逻辑更为严格。不少投资机构再次提高投资门槛,更或者暂停对文娱赛道的投资步伐。

专注于大文化领域投资的微影资本,目前关注的细分赛道主要为影视、体育、新媒体、线下娱乐,消费教育等。微影资本合伙人张熠表示,“2019年应该是投资人最痛苦的一年。我们所投的文化产业端公司,面临的最大困难其实是退出。”

要解决这种问题,微影资本的做法是投资以内容为核心的公司,以及持续关注与文化相结合的细分行业,如文化和地产商业结合、文化与旅游的结合等。与其他产业做结合,已经成为文化行业投资的明智之举。星陀资本刘泽辉也表示,在投资时,星陀资本聚焦在年轻人所喜欢的生活方式,尤其是文娱与消费结合的项目。

荣正国际·利宝资本董事长、创始合伙人郑培敏在去年融资中国资本年会上曾表示,“歌还是要照唱,舞还是要照跳”。“大家想象一下,中国14亿人,100亿票房远没有到顶。所以某些程度上,大家还是要对文娱要有信心。行业总是潮起潮落,这是正常的。”

低谷亦可诞生机会,低位进场的最好时期就是现在。不过,想要渡过这个漫长的低谷,优质内容是核心,坚守是方法。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疫情下的影视行业:春节档泡汤 情人节渺茫 去年11家公司亏160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