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大风险的操作,我们来承担”!确诊前这个动作,病人鼻腔直面护士

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必须通过咽拭子标本。但一个张嘴的动作,将产生大量携带病毒的气溶胶,这是采集护士们必须面对的风险。总台央视记者采访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同济医院护理部主任汪晖,她和我们讲述了护士们采集咽拭子标本的更多细节。

采集标本 护士面临极大风险

采集咽拭子标本过程中,一个打开口腔哈气的动作,病人的鼻腔直接面对着护士。

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同济医院护理部主任汪晖:呼吸道的传播,主要就是鼻腔或者是口腔的一种呼吸,气道的呼吸和你的飞沫,所以这是一个最大风险的操作,是由我们护士来承担的。

“最大风险的操作,我们来承担”!确诊前这个动作,病人鼻腔直面护士

汪晖说,几十万份试剂,意味着几十万个标本都需要护士去采集。每一份标本采集,护士都要面临一次极大的风险。说到这里,汪晖掉下了眼泪。

汪晖对记者说,在这些危险的情况下:比如口罩的松紧程度、病人分泌物喷到脸上、防护屏障上……护士都有可能被污染。

身穿防护服一个小时:全身被汗水湿透,憋气、呼吸困难

在给病人做咽拭子的时候,护士除了戴眼罩、戴双层口罩以外,还要有一个全护屏再加外罩,可以说是全副武装。

这些防护服长短没有号码,身高1米63的汪晖,穿的防护服是1米8、1米9的人也可以穿的。包裹起来后,整个人显得很臃肿,有时候要提着防护服一步一步走到岗位上。

汪晖说一个小时是她的极限,全身都被汗水湿透。回忆起一个小时的感受,她说:“憋气、呼吸困难、身上沉重的那种包裹、紧束的感觉。”

做完采集工作,因为憋得太久,护士们要坐下来喘口气。

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同济医院护理部主任汪晖:坐下来喘一口气,相对来说要换换呼吸,真是憋得太久了,大汗淋漓,没有办法坚持得太久。

休息过后,护士们又要回到病房继续忙碌。在病房,护士们除了要给病人输液,有些重病人如果出现呼吸困难的情况,还要帮助病人调整卧床姿势。

汪晖说护士不能一个人进去,否则晕倒了,没有人能发现。

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同济医院护理部主任汪晖:如果一个病房20个人戴了呼吸机,可能要8个护士进去。因为一个护士自己闷久了,也可能晕倒。那当你一个人在一个房间做事,你晕倒了就没有人能发现你。

除了帮病人调整卧床姿势,护士们还要在生活上帮助重病人。

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同济医院护理部主任汪晖:重病人戴了呼吸机,他不能下床,他就在床上,你要去跟他接小便,你要去跟他接大便。排泄,它是不受时间段控制。

最危险的地方有你们!义无反顾,只为挽救更多生命,向你们致敬!

延伸阅读看哭!武汉抗疫一线医生同事被感染:我知道应绕过她,但我做不到

面对疫情,毫不犹豫冲在前线的是医护人员,对他们的敬意,再多的言语都不足以表达。

他们的心声,我们想代为转达。

下面这段文字来自武汉市中心医院发热病区蔡毅主任的朋友圈:

今天本来还蛮开心的,带领小伙伴们查完房后,所有重症患者,都还行,其他患者,心态阳光,斗志昂扬,我的小伙伴更熟练的和各自患者群沟通治疗,科室消毒防护越来越规范。

正心情蛮好,准备去18楼清洁区工作,接到我们科一个小护士电话,电话那边在哭,心里一咯噔,匆匆脱了防护服下去。看了她刚拍的CT,看到这几天都看到的那块熟悉的该死的肺部白块,看着她哭着的脸,我不知道说什么,也不知道如何安慰。

所有进来的同事,估计也知道了,绕开她走,绕开她走!昨天的同事,今天就仿佛被嫌弃。我知道按照制度,我也应该绕开她,但我真做不到。没有不怕的,我加了层口罩,开着玩笑想让她情绪稳定。问她,回家隔离,还是住院?她慢慢稳定下来,说家里有父母,也不想住院,想在外面租房子隔离,离家近一点的,还不想通知父母。

我说好,我们去给你弄口服药,走吧,去找住的地方。她很快从我们医疗职工在医院集中居住的如家酒店迅速撤出来,我背对着她,向组织上报,通知她的住所马上消毒。我说我也有点怕,你去清东西,我去洗个热水澡,我开车送你。洗热水澡,杀病毒,没啥不能说的。

路上好不容易做通工作,跟她妈妈打了个电话,通知情况。她还是个孩子啊,我就听着她父母疯了一样的要往这边赶,来看她,她却哭着坚持不让父母来。到她家楼下,父母和她男朋友远远见她一下,还没说句鼓励的话语,我打断了,身份证快点拿来,你们走!我的同事也冷静下来了,嘱咐她的男朋友,快点带她父母去医院做检查排查。

结果一家酒店都没开,正无计可施,想着只能回家,和父母分房隔离时,男朋友打来了一个电话,发来了一张片子,父亲估计被她感染了,片子比她更重!

活生生的例子,就这么一天一天在身边发生,当你昨天的战友,马上就有可能变成自己患者群的群友,个中滋味如何形容。

不要说我们自己不注意防护,我们不是傻子,当外面患者一拥而入,给超标准的患者展开工作,如何规避风险?

不要说我们不讲原则,按原则,我们昨天接触了她,我们都应该被隔离14天,我愿意,我们都愿意,那我们管理的32位患者,他们扛得住吗!

我们医疗人员一起并肩作战,还要防范身边的战友,是否可能是疑似潜伏期的带毒者,这个该死的病毒潜伏期都会传染,这么高压的医疗环境,这么紧缺的医疗人员,这么久的工作时间,如何防护医疗人员之间,潜伏期人传人,谁告诉我?

我的心情没办法开朗,但我是老大,我要顶着,我还要逗他们笑,鼓励他们冲上前线,甚至轻伤不下火线,都不知道自己是为了患者,还是在害他们。

都是孩子啊!我们都是父母的孩子!

我希望,武汉市的市民,请你们配合国家,配合我们,自觉隔离自己,不要出来。将好不容易局限化的武汉疫情,控制住!

两周,黄金两周,大家顶住,好吗!

对得住医疗人员的牺牲,不要辜负我们的眼泪!

网友:含着泪读完……加油!谢谢你们!

来源:北晚新视觉网综合 央视新闻微信公众号、环球网流程编辑:TF03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最大风险的操作,我们来承担”!确诊前这个动作,病人鼻腔直面护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