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乌火车站,男子蹲地掩面痛哭:我38岁,这是我第一个孩子啊

1月12日,春运第三天,义乌火车站内熙来攘往、接踵摩肩。

“呜,呜……”突然,二楼候车室角落里的一阵哭声,引起了巡逻民警的注意,一名身着深色外套的中年男子正在掩面痛哭。

“男子衣冠整洁,身边没什么行李,我第一反应估计是遇到了什么麻烦。”随即,民警上前耐心向男子了解情况。

男子姓周,陕西西安人,目前在义乌、东阳一带从事家具加工。1月11日晚,他先后接到老家的母亲跟医院打来的电话,得知临盆在即的妻子遇到突发情况住进了医院,状况紧急需要他马上赶回去。

“本来我老婆跟我一起在这边(务工的),后来怀孕,我比较忙也照顾不过来,就让她先回去养胎了。我今年38岁,这是我第一个孩子啊!”

周先生说,因为春运期间车票难买,他想尽了各种办法才买到一张1月12日15:52分发往西安北站的高铁票。然而,为了离开义乌前尽可能多完成一部分扫尾工作,周先生在时间计算上出现了失误,最终没能赶上高铁。

“我爸妈年纪大,身体也都不好,现在在老家,等于是我妈一边要照顾行动不便的老爸,还要照顾我老婆,而我是全家唯一的经济来源。”错过高铁后,周先生百感交集但又万般无奈,最终在候车室的角落里失声痛哭。

义乌火车站,男子蹲地掩面痛哭:我38岁,这是我第一个孩子啊

得知这一情况后,义乌铁路民警立即连同车站为周先生寻找其他能尽快回家的线路,“我们查询后,发现他可以先从义乌前往南京,再由南京转车去西安,与原定班次的抵达时间差不多。”民警说。

随即,义乌火车站为周先生办理了相关的改签手续。在临检票前,周先生握住民警的手再三道谢,并当场打电话给母亲报了平安。

“要是没义乌的警察,我真不知道怎么办了,真的非常感谢!”

来源: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陈锴凯 通讯员 焦志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义乌火车站,男子蹲地掩面痛哭:我38岁,这是我第一个孩子啊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