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逆行者|我骄傲,我奋战在抗疫一线

最美逆行者|我骄傲,我奋战在抗疫一线

掌上春城讯自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开展以来,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放弃了陪伴家人的机会,放弃了与朋友团聚的时间,放弃了难得的休息时光,为打好疫情防控阻击战,成为一群“最美逆行者”。逆行的人,不是不知危险与艰难,而是源于信念与责任。

特警宋榕龙 护师代月娇

相距1700公里的夫妻连线

最美逆行者|我骄傲,我奋战在抗疫一线

宋榕龙是昆明市公安局特警支队七大队三中队党支部书记、中队长,他的妻子代月娇是云南省中医院内分泌科的主管护师。1月26日,代月娇主动请战加入云南省第一批援助湖北医疗队,奔赴武汉。在同一时间,宋榕龙也放弃春节调休返回岗位,根据指令开展支队防疫抗疫相关工作。

最美逆行者|我骄傲,我奋战在抗疫一线

“我在这里一切都好,也会保护好自己,你别担心。”2月2日中午12点30分,宋榕龙结束上午的工作后拨通了妻子的微信视频,1700公里外的电话那头,代月娇刚刚结束工作从感染科隔离病房出来,脸上还残留着被口罩压出的印迹。像普通女孩一样,代月娇也很爱美,然而每天穿戴着厚厚的防护装备,她的脸上已经开始冒小痘痘,而且酒精消毒后面部有些过敏泛红,面对丈夫的视频连线,她显得有点羞涩。“我在这里一切都好,也会保护好自己,你别担心。”2月2日中午12:30,宋榕龙结束了上午的工作后拨通了妻子的微信视频,1700公里外的电话那头代月娇刚刚结束工作,从感染科隔离病房出来,脸上还残留着被口罩压出的印记。像普通的女孩一样,代月娇也很爱美,然而每天穿戴者厚厚的防护装备,她的脸上已经开始冒起小痘痘,又因为对酒精过敏她每次经过酒精消毒之后都会导致面部泛红,面对丈夫拨通的视频连线,她显得十分羞涩。

最美逆行者|我骄傲,我奋战在抗疫一线

“孩子想你了,每天问妈妈什么时候回来,看着你们的照片我都分不出哪个是你,孩子却通过手把你认出来了。”宋榕龙说,这已经是代月娇赴武汉支援的第7天了,因为夫妻二人都坚守在工作岗位上,家里年仅10岁的孩子只得“寄养”在老人的家中。听到孩子对自己的思念,一向坚强的代月娇再也忍不住眼泪,她对丈夫说自己不敢打电话回家,因为每次打回去她的母亲总是会因为担心自己而哭泣,为了稳定家人的情绪不让她们担心,她只能忍住自己内心对家人的思念,继续奋战在疫情一线。

最美逆行者|我骄傲,我奋战在抗疫一线

“孩子想你了,每天问妈妈什么时候回来,看着你们的照片我都分不出哪个是你,孩子却通过手把你认出来了。”宋榕龙说。因为夫妻二人都坚守在工作岗位上,年仅10岁的孩子只得“寄养”在老人家中。听到孩子对自己的思念,代月娇再也忍不住眼泪。

“小家的困难,在大家面前必须让步!”宋榕龙说,在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中,他们不仅是夫妻,也是身着“警察蓝”和“天使白”并肩而上的战友。

护士长娄庆梅

这是抗疫一线护士的手

“接诊了一名特殊的患者,很心疼,这是抗击疫情一线护士的手。”昆明市延安医院一名医生在朋友圈写了这样一句话,配图是一双布满红疹、脱皮、龟裂的手。

最美逆行者|我骄傲,我奋战在抗疫一线

这是1月29日,在医院发热医学隔离观察病区工作的娄庆梅到医院皮肤科就诊时,接诊医生拍下的照片。因为长时间戴橡胶手套工作,娄庆梅的双手接触性过敏。

1月22日,昆明市延安医院做出紧急部署,腾出一个和门诊楼、住院楼分离的区域,集中力量建立起了发热医学隔离观察病区,娄庆梅在这一天进入病区工作。8天的时间,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至今没有休息过。

最美逆行者|我骄傲,我奋战在抗疫一线

娄庆梅手上起疹子,痒了四五天,一直没时间去看看。直到一同抽调到发热医学隔离观察病区的另外两位护士长“逼迫”,她才到皮肤科就诊。

医院护理部建议娄庆梅离开发热医学隔离观察病区,但她拒绝了。

“医院比我辛苦的同事还有很多,他们从来没有叫苦叫累,始终坚守在核心科室。过敏不是什么大问题,我可以想办法克服,我要跟他们一起坚守,直到抗疫最后。”娄庆梅说。

媒体人

与时间赛跑的新闻记者

“这次来势汹汹的疫情,让我想起了17年前的那场非典疫情。”春节值班的昆明日报综合新闻中心记者杜仲莹,清楚记得老师讲过的“熵定律”,危难时刻,记者的职责就是消除“熵”,只有信息透明,才能杜绝谣言四起,消除社会的恐慌情绪。“我们得与时间赛跑,以最快的速度把最鲜活的事件、最权威无误的信息第一时间传递给读者,坚定全社会共同迎战疫情的决心与信心,坚决打赢这场疫情阻击战。”她说。春节假期,杜仲莹每天坚守在一线,连续采访无畏战斗的医务人员;奔赴指挥部的每场工作会议和新闻发布会现场,用权威及时的报道向公众阐释如何做好防护措施……白天东奔西跑、晚上忙着赶稿,一天到晚连轴转。专家呼吁市民不要外出,但新闻永远在路上,不出门哪能行?

最美逆行者|我骄傲,我奋战在抗疫一线

昆明日报经济新闻中心记者张晓莉十多天来每天都忙着采访写稿。1月21日,云南确诊首例病例,从1月22日开始,她马不停蹄地到呈贡采访省疾控中心和省传染病医院专家、探秘昆明市疾控中心、采访昆明市第三人民医院预检分诊、云南省急救中心负压救护车、昆明市第三人民医院和延安医院医护人员手写请战书、云南省精神病医院组建疫情心理咨询网络团队、收费站入口测量体温的基层医务工作者……每天凌晨一两点才睡,早上6点多又匆忙出门。她说,希望疫情早日结束,唯愿这样的采访经历,不要再有。

都市时报记者张萌、王柔、伏秀丽、茹伟,从放假第一天就持续向新媒体供稿,每天每人工作超过16小时,已发表报道超过80篇。伏秀丽多次深入定点医院发回现场报道。王柔在采访昆明血库告急时,采访完就撸起袖子献血。

最美逆行者|我骄傲,我奋战在抗疫一线

掌上春城记者刘莹,是一个90后小姑娘。大年三十这天,在省急救中心工作的姐姐提醒她:“你别出去乱窜采访了,好好在家待着。我可能要去负责转运确诊病例,别和家里说。”她回答:“好。”同时也提醒姐姐:“你也尽量别去了。”姐姐说:“好。”但结果,两姐妹都食言了。刘莹一直坚持采访报道,1月29日凌晨,她快睡时突然收到编辑发来的一篇急救中心的采访,说这个人像她姐姐。她一下子就慌了,一边读一边哭。她给姐姐发消息说:“你这个骗子说好了不去!”姐姐回她:“你还不是一样?”

最美逆行者|我骄傲,我奋战在抗疫一线最美逆行者|我骄傲,我奋战在抗疫一线

新闻永远在路上,记者永远在一线。这个春节,值班的记者互动格外勤,每天都问问对方有没有症状,商量要是被隔离了怎么做连线开直播。战疫还在继续,每个人都在坚持着、战斗着。

文字丨昆明日报全媒体记者:王子仪 张晓莉 通讯员:陈娟

视频|昆明日报全媒体记者:杜文蕾

责编:杨芮

编审:周婷

终审:钱红兵 李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最美逆行者|我骄傲,我奋战在抗疫一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