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药物所的“利益”版图

炣燃科技2月3日讯 因为双黄连,中科院上海药物所被舆论推上风口浪尖。

2020年1月31日,官方媒体发布报道称,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研究所和武汉病毒所联合研究发现,中成药“双黄连口服液”可抑制新型冠状病毒。

此言一出,即引发公众热议。双黄连一货难求之余,该研究也受到了广泛争议,更有医生发微博质疑称此种行为也许是双黄连生产厂家出钱做的推广、宣传和“发国难财”。

2月2日,饱受争议的上海药物所在官网发布声明称,由中科院上海药物所、武汉病毒所1月31日向媒体提供的《上海药物所、武汉病毒所联合发现中成药双黄连口服液可抑制新型冠状病毒》一文,内容准确无误。

孰是孰非尚难定论,随着事件的发酵,上海药物所的利益版图也渐渐浮出水面。

太龙药业曾并购上海药物所关联方改制企业

事实上,上海药物所的回应或很难服众。

上述声明还表示,研究团队通过实验室体外试验证明,双黄连有抑制新型冠状病毒作用,下一步还需通过进一步临床研究来证实。

这也意味着,该结果尚未进行临床研究。微博网友@晨光us则发帖称,有网友找到了疑似双黄连抑制新型冠状病毒的原始数据,结果表明,该实验过程无对照组,系把病毒直接往细胞液里兑,并质疑实验过程的科学性与合理性。

上海药物所的“利益”版图

网友发布的疑似上海药物所双黄连口服液研究的原始数据显示,该研究中确有在病毒中直接加入双黄连口服液的过程。

“双黄连口服液”火爆背后,也有望在资本市场引发概念股炒作。作为双黄连主要生产企业之一的太龙药业,或“首当其冲”。2月2日,该公司总经理公开对媒体称,市场对双黄连口服液的需求不小,公司已组织正常生产。

上海药物所的“利益”版图

需要指出的是,太龙药业曾收购了中科院上海药物所的一家关联方改制的企业。

《炣燃科技》查询发现,2014年8月,太龙药业发布公告称,该公司拟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吴澜、高世静合计持有的北京新领先医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简称“新领先医药”)100%股权,总对价3.2亿元。

公开资料显示,新领先医药改制于中科院下属研究院,并联合日本盐野义制药株式会社、英国GENERIC公司,并整合国内着名的中国军事医学科学院、青岛海洋大学药物所、南京中医药大学等科研单位资源共同组建成立。

从早期权属来看,新领先医药前身与中科院上海药物所系出中科院同门,两者为关联方。收购完成后,太龙药业持有新领先医药100%股权。企查查显示,太龙药业董事陶新华担任新领先医药董事长,高世静则担任新领先医药董事。

值得一提的是,与高世静一同转手新领先医药股权的吴澜,则是太龙药业的第二大股东。

太龙药业2019年报显示,吴澜持有太龙药业3453.6万股股份,持股比例6.02%,为太龙药业第二大股东。其中,吴澜持有太龙药业限售股350.37万股,而根据东方财富网查询,该等限售股份将于2020年3月解禁。

上海药物所的“利益”版图

太龙药业第二大股东350万股股份即将于2020年3月解禁 来源:太龙药业2019年半年报

“双黄连”掀起的热潮背后,有业内人士怀疑系药厂利用科研单位为自己宣传营销,有发“国难财”之嫌。

太龙药业的股东是否会借机在资本市场掀起风浪?尚需时间证实。

药物所职工入股企业已是常态

在此次因双黄连引发的质疑风波前,上海药物所已为大众所熟知。

媒体报道显示,上海药物所长期从事抗病毒药物研究。2003年非典来袭,《首都医药》杂志等信息发布渠道曾发文称,上海药物研究所研究证实,“洁尔阴洗液具有抗SARS冠状病毒作用”。

此次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发生后,上海药物所成立了应急攻关团队,公布了30个可能的抗2019-nCoV冠状病毒老药和中药,并与前沿生物药业针对抗2019-nCoV新药开发达成了合作。

根据协议,前沿生物取得抗冠状病毒候选新药DC系列在中国大陆地区临床开发、生产、制造及商业化的独家权利。上海药物所将与前沿生物全力合作,推进该产品的临床研究以及药品上市进程。

这一合作模式,和上海药物所与绿谷制药之间进行的商业往来颇为相似。也正是通过与上海药物所合作,在该药物所研究院耿美玉研究下,绿谷制药获得了治疗阿尔兹海默症的原创新药——“971”的全球开发及销售权。

同样,“971”的问世也引发了一连串的质疑,更有知名学者举报该药物核心研究员耿美玉学术造假,合作方绿谷制药劣迹斑斑的保健品往事也一并被揭露。

事实上,公开资料显示,绿谷制药系上海药物所与绿谷集团合办的合资制药企业,也是上海药物所的合作企业之一。耿美玉曾在绿谷制药担任监事职务。

企查查显示,上海药物所投资布局广泛,曾先后对10家公司投资,但有8家公司已经注销,仅有上海创药投资有限公司、北京华世天富生物医药科技有限公司处于存续状态。

上海药物所的“利益”版图

上海药物所直接投资的10家企业中,8家已注销 来源:企查查

与企业合作,是上海药物所重要的收入来源之一。据《财经天下周刊》引述《劳动报》的报道称,仅在2015全年,上海药物所共有15项新药研发成果成功转让,合同总额高达8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不仅是上海药物所,隶属于上海药物所的研究员名下多有企业。

比如争议极大的绿谷制药,耿某玉在绿谷制药实控人吕松涛的另一家私人公司中担任监事一职,此公司的母公司即是971全球开发许可权的拥有者。

不只是耿美玉,《炣燃科技》梳理发现,上海药物所多位研究人员持有企业股权。

再比如,在此次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中,“率先证实”双黄连口服液对流感病毒(H7N9、H1N1、H5N1)、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有明显的抗病毒效应的上海药物所左某平团队。企查查显示,左某平持有江苏左右生物医药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左右生物”)35%股权。

上海药物所的“利益”版图

此次率先证实双黄连口服液对新冠病毒疫情有效的左建平,持有江苏左右生物35%股权 来源:企查查

资料显示,左右生物成立于2015年8月,注册资本4000万元人民币,左某平持股35%,自然人李平持股65%,李平名下公司多达31家,其本人为A股上市公司南卫股份董事长。

需要补充的是,在非典期间研究发现洁尔阴洗液具有抗SARS冠状病毒作用的,正是左某平领衔的团队。

此外,现任上海药物所学术委员会主任,曾任中科院上海药物研究所所长的丁某,也是上海海和药物研究开发有限公司(简称“海和药物”)的法定代表人。

上海药物所的“利益”版图

企查查显示,海和药物注册资本高达8.19亿元,由香港公司海和生物制药(香港)有限公司100%持股,对外投资上海海石生物医药有限公司(持股30%)。

上海药物所的“利益”版图

海和药物曾为上海药物所下属企业,如今权属归于香港一家公司 来源:中国医药创新促进会官网

《炣燃科技》获取的资料显示,海和药物在2013年之时尚且为上海药物所下属企业,如今改头换面,大股东已变更为境外公司,是否已“物是人非”,无疑值得深思。

值得关注的是,海和药物持股30%的海和生物也不是等闲之辈,其另外70%股权为石药集团恩必普药业有限公司拥有。

公开的资料表明,海和生物是专注于抗肿瘤创新药物发现、开发和商业化的生物医药企业。2019年2月,海和药物曾宣布完成完成1.466亿美元融资签约,本轮融资由华盖资本领投,盈科资本、石药集团、高瓴资本、中科院创投、联升创投、博远资本、才金资本和大化制药共同参投,海和生物的主要市场化指向为糖尿病市场。

上海药物所的“利益”版图

或许是巧合,在石药集团投资海和生物1个月后,石药集团即获得中科院上海药物所4种候选药物中国独家开发授权,石药集团将以首付款3430万元、最多4.12亿元开发里程碑付款,其中3种候选药物处于临床前研究阶段。

事实上,这仅是上海药物所研究员与企业交集的冰山一角,研究成果商业化本无可厚非,作为我国历史最悠久的综合性创新药物研究机构,上海药物所对利益和公益之间的权衡,无疑影响着研究商业化过度与否的界限。

更多资讯请关注《炣燃科技网》https://www.kerankj.com/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上海药物所的“利益”版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