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志愿者司机:6点起床接送医护人员,回家不敢抱孩子

武汉志愿者司机:6点起床接送医护人员,回家不敢抱孩子

二月的武汉,笼罩在寒冬里。

早上7点,室外温度只有7度,呵气成雾。

李洁一个人简单吃完了早饭,收拾好东西,出门,发动了她那辆鄂A20E5P的车。

这个点,街上几乎看不到什么行人和车辆,很安静。这座被疫情折磨到如今的城市,似乎还在静静地休憩着、积蓄着力量。

武汉志愿者司机:6点起床接送医护人员,回家不敢抱孩子

李洁手机里的高德打车,响起了熟悉的提示音,有人在呼唤她了。

今天,她的第一个乘客,是武昌妇幼保健院的医生,也是搭了她好几次车的老乘客了。

医生戴着口罩,眼睛里写满了疲惫。

李洁穿着防护服、戴着护目镜和口罩,说话不方便,只能彼此笑着点点头。

一直到快下车的时候,医生才叮咛了她几句,一定要记得每天回家消毒防护衣,李洁笑着回答:“我都擦两三遍呢!”

武汉志愿者司机:6点起床接送医护人员,回家不敢抱孩子

两个人挥手告别,李洁娴熟地倒车、掉头,从门口拐出来,准备接下一个乘客。

从早上7点左右开始,她要开一整天的车,忙到晚上7、8点才结束。

她的乘客也有点特殊,都是奋战在武汉抗击新型肺炎一线的医务工作者。

在这场疫情到来之前,司机李洁是一位老板、一位母亲,一位已经50岁的普通武汉市民。

而现在,从早忙到晚的她,和她那些一样默默奉献自己一份力量的小伙伴们,都有了同一个名字——高德打车“医护专车”志愿者司机。

武汉志愿者司机:6点起床接送医护人员,回家不敢抱孩子

李洁(右一)和其他志愿者司机的合影

1

24小时免费接送医护人员

送他们上前线接他们回家

随着新型肺炎疫情的发展变化,武汉这座处于风暴中心的城市历经了一系列的变化。

城区内外的公共交通、网约出租车都已经被叫停,街面上的巡游出租车实行单双号限行。

当公共交通停摆之后,摆在广大医务人员面前的通勤问题,就显得日益严峻。

武汉志愿者司机:6点起床接送医护人员,回家不敢抱孩子

哪怕每个社区已经配备了3-5辆出租车供小区居民使用,也无法优先保障医务人员的出行需求。

他们是抗战在疫情第一线的战士,而且武汉的城市又是如此之大!一个武汉,就相当于4个东京、8个香港、12个新加坡的面积。

走着就能回家或者返回定点酒店这种事情,并不是人人都能拥有的幸运。毕竟,武汉市共有6万余名医护人员在一线参与救治工作。

武汉志愿者司机:6点起床接送医护人员,回家不敢抱孩子

图片来源于三联生活周刊一线拍摄记者@蔡小川,致敬!

一位家住汉口、不会骑车的护士,需要五点起床,每天步行近3小时到医院上班。

医护人员的通勤问题,是不是真的无法可想了呢?

就在这个时候,“医护专车”来了。

2020年2月1日,阿里旗下高德打车联合武汉当地出行合作伙伴风韵出行,组织了公益志愿者车队,紧急上线“医护专车”服务。

武汉志愿者司机:6点起床接送医护人员,回家不敢抱孩子

即日起,武汉市内所有医护人员均可通过高德打车,24小时免费呼叫专属且全方位安全防护的“医护专车”。

如果你是武汉的医护人员,只要打开高德地图,进入“打车”页面,找到“医护专车”服务入口,完成身份认证后就可以呼叫周边车辆。

这是针对医护人员的免费服务,不接待普通乘客。医护人员在上车后可出示有效身份或工作证件。

如医护人员登录高德打车后发现无法叫车,可以拨打风韵出行24小时客服电话027-96799,通过审核后即可享受服务。

目前,“医护专车”车队首批司机已经到位,而更多的司机也正在紧急审核中。

武汉志愿者司机:6点起床接送医护人员,回家不敢抱孩子

2

方向盘背后和防护服包裹下

是一颗颗最诚挚的普通人的心意

都说人人为我,我为人人。

在这样的特殊时期,一定要先保护好自己,才能更好地服务于他人。

“医护专车”在防疫这个问题上,就进行了全面和专业的安全防护。

每一位志愿者司机上岗之前,都接受了专业的防疫宣导。

高德为他们每一个人都配备了消毒液、口罩乃至于全身防护服这样的防护装备。每一天、每一辆车,都要经过严格消毒才能上路。

武汉志愿者司机:6点起床接送医护人员,回家不敢抱孩子

而无论是50岁的阿姨,还是二十几岁的小伙子,只要穿上了防护服,几乎就看不出彼此之间的差距了。

像李洁这样的志愿者,是第一批通过审核。

在和她一样的首批司机志愿者中,有一些是公务员,也有企业老板和普通职员。

他们戴着一样的口罩、一样的护目镜,穿着一样的防护服,但他们的背后,是一个个不一样的故事。

武汉志愿者司机:6点起床接送医护人员,回家不敢抱孩子

“我第一天接单,是送一个护士去医院上班,她要七点出发,我六点就起床,六点半出发去接她,走的很早。第二天又去接她的时候,她知道我出门特别早,可能没吃早饭,特别给我带了牛奶和面包,我很感动。”

39岁的武汉人戴敏,这么个大老爷们,在说起他接送的那些医务工作者的时候,很有感触。

他说,有医生送口罩给他,还有送他饮料的。

他说,他们看起来很疲惫,但是都很有斗志。

武汉志愿者司机:6点起床接送医护人员,回家不敢抱孩子

戴敏

相比第一次做志愿者司机的戴敏来说,成冬的经验就要丰富多了。

他一边开着自己的店,一边不忘热心公益,在SARS的时期就曾经参加过公益活动了。

“我最近一直在义务拉武汉第三人民医院、湖北省妇幼保健院的一些医护人员上下班,每天都准时准点免费运送”。

成冬说起那些医护人员,总觉得特别为他们心疼。

“医生其实压力也很大,有些人同科室的同事已经有人感染了,所以,他们有时心情也会低落。”

武汉志愿者司机:6点起床接送医护人员,回家不敢抱孩子

成东(右一)和他“特殊”的乘客

成冬的乘客也会送给他一些口罩、药品等防护品,还会指导他一些专业的防护知识。

“我的家人挺多的,老婆、孩子、丈母娘、小舅子……一开始,他们也不太支持我来开车,毕竟医护人员也是高危人群。”

家里人有顾虑在成冬看来这很正常,所以,他对自己的安全防护做得更加谨慎。

他不仅带口罩,还准备了专业的手术用手套,每次回家都会把外套、裤子、甚至帽子围巾的都换掉,或者放在通风的地方。后来,高德还提供了全身防护服,安全系数再度升级。

武汉志愿者司机:6点起床接送医护人员,回家不敢抱孩子

高德为每位志愿司机都配备了口罩、全身防护服等防护装备

“加入志愿者车队后,我从没有到过小孩子房间,也不接触。以前每天都要抱的,但现在不能。”

成冬这样的做法,也让家人渐渐安心起来,也开始越来越支持他来做志愿者了。

“现在能为武汉尽一些自己的力量,就无怨无悔。”

这样的感触,不仅仅是成冬有,刘伟也有。

那天中午,他通过高德打车拉了一位上中班的护士,从光谷一小区前往中南医院。

武汉志愿者司机:6点起床接送医护人员,回家不敢抱孩子

“现在的医护人员确实辛苦,像护士,都是三班倒。有的很早六七点就要上班,而晚上又很晚才能回家。我最晚就接过一位接近晚上12点才回家的。”

但是,正是通过和一线医护人员的接触,使得刘伟对于战胜这次的疫情越来越有信心。

“虽然床位很紧张,医生护士也没有感觉对疫情有多害怕。他们的原话:从死神手里抢人,能抢一个是一个。”

武汉志愿者司机:6点起床接送医护人员,回家不敢抱孩子

家里人担心吗?

“怎么会不担心,但躲在家里,疫情也不会过去,还不如出来做点贡献。”

每时每刻,武汉的每一个角落里、每一个街道上,总会有更多的李洁、戴敏、成东和刘伟,正在默默地为这座城市付出自己的力量。

封城,不是围城,而是众志成城。

武汉志愿者司机:6点起床接送医护人员,回家不敢抱孩子

戮力同心,砥砺前行。

千人同心,则得千人力;万人异心,则无一人之用。

还有什么时候能比当下更需要集结所有人的力量,来共度难关呢?

所以,才有了那么多来自祖国各地的医务人员的逆风而行。

所以,才有了那么多无偿的援助从四面八方汇集到武汉。

武汉志愿者司机:6点起床接送医护人员,回家不敢抱孩子

所以,才有了像高德这样,在这一时刻尽其所能、尽心尽力的付出。

除了武汉的“医护专车”,高德打车还在北京、上海、广州、杭州、成都等32个城市设置了128个消毒站点,免费向所有网约车司机开放,为他们配备相关防护装备。

阿里巴巴合伙人、高德集团董事长俞永福发微博说:“高德大多数是技术男,平时不善言语,但整个假期都在不停讨论能为武汉,为各地交管能在多做哪怕一点点!”

一个人的一点点汗水,汇聚在一起,成就了及时雨。

而风雨过后,阳光和彩虹一定不会缺席。

武汉志愿者司机:6点起床接送医护人员,回家不敢抱孩子

本文作者:董妹妹

编辑:小野

版式设计:甸甸 小野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武汉志愿者司机:6点起床接送医护人员,回家不敢抱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