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基斯坦拍摄手记:战火硝烟中的中国医疗队

截至2018年1月17日,中巴急救走廊的首个“急救单元”——“中巴博爱医疗急救中心”在巴基斯坦瓜达尔港投入运营已四个多月。巴基斯坦红新月会暂时不具备接管急救中心的条件,经中巴两国红会协商,决定由中方分批派遣医疗队入驻急救中心开展急救医疗服务,为两年后移交给巴方自主运营奠定基础。

一月中旬,拍者君的一位小伙伴前往巴基斯坦瓜达尔港,实地记录了当地的医疗、生存现状,以及中方援建医疗队员在异国他乡的工作、生活点滴。

本文为新京报摄影记者陶冉自述

巴基斯坦拍摄手记:战火硝烟中的中国医疗队

△ 新京报摄影记者陶冉在巴基斯坦拍摄采访。

说起“巴铁”,大家一定不会陌生。2018年1月,我跟随红十字基金会赴巴基斯坦,采访中方援建医院事宜。从北京出发,经两次转机后,顺利抵达瓜达尔机场。

一下飞机,我就被眼前的景象震撼住了。机场周边满是荷枪实弹的军警,足见当地局势的不稳定。

巴基斯坦拍摄手记:战火硝烟中的中国医疗队

巴基斯坦拍摄手记:战火硝烟中的中国医疗队

巴基斯坦拍摄手记:战火硝烟中的中国医疗队

乘车前往位于瓜达尔港附近的医院途中,巴基斯坦政府为保护我们的安全,特别加派了军警车辆全程护送。

从机场到港口,这段车程约有20分钟,车队行经之处,都采取了信号屏蔽和交通管制的措施。

巴基斯坦拍摄手记:战火硝烟中的中国医疗队

巴基斯坦拍摄手记:战火硝烟中的中国医疗队

巴基斯坦拍摄手记:战火硝烟中的中国医疗队

车队行驶至港口的第一道大门时,中巴博爱医疗急救中心(于2017年5月7日建设落成,其中包括急救车、急救队伍、急救信息系统等)的轮廓已清晰可见。在其后方约100米处,便是港口的第二道大门。

若无巴基斯坦军方发放的通行证,当地民众不能进入港口的第二道大门。为了让他们能够顺利就医,医院选建在第二道大门之外。

巴基斯坦拍摄手记:战火硝烟中的中国医疗队

△ 航拍瓜达尔城区。西方媒体曾评价说,“当地人的生活仍然停留在中世纪”。

巴基斯坦拍摄手记:战火硝烟中的中国医疗队

△ 航拍瓜达尔港港区。瓜达尔港位于巴基斯坦俾路支省,是巴基斯坦国内分离势力问题比较严重的地区,“平均每个月会有三到四起爆炸在附近发生”。

巴基斯坦拍摄手记:战火硝烟中的中国医疗队

△ 图中下方中间红色墙体建筑,就是“中巴博爱医疗急救中心”。出于安全问题考虑,急救中心选建于此,既方便当地民众就医,也能为中资企业员工提供医疗保障。

巴基斯坦拍摄手记:战火硝烟中的中国医疗队

△ 港口的第二道大门。

简单休整之后,我随中方援建医疗队员前往“沃尔玛”购买生活必需品。然而,此“沃尔玛”非彼“沃尔玛”,我们要去的是整个港区唯一一家杂货铺,“沃尔玛”只是队员们的戏称罢了。

巴基斯坦居民唤这些医疗队员“brother”(兄弟)。他们的发音不甚标准,却亲切非常。因为医疗队的入驻,当地居民无需再为生病难治而发愁。

巴基斯坦拍摄手记:战火硝烟中的中国医疗队

△ 医疗队员们每周会在“沃尔玛”购买一些生活必需品。

巴基斯坦拍摄手记:战火硝烟中的中国医疗队

△ 中国援建医疗队的救护车辆每天都会行驶在港区的道路上。

巴基斯坦拍摄手记:战火硝烟中的中国医疗队

△ 中国医疗队员的出现,让当地居民不再担心生病无处医治。

次日,医疗队安排在急救中心为法曲尔小学学生进行体检。

见到孩子们后,医疗队并没有立即展开工作,而是先和他们聊天,等到双方慢慢熟悉,孩子们对自己建立起信任感后,才开始为他们检查,并建立健康档案。

巴基斯坦拍摄手记:战火硝烟中的中国医疗队

巴基斯坦拍摄手记:战火硝烟中的中国医疗队

巴基斯坦拍摄手记:战火硝烟中的中国医疗队

这里的大多孩子都是第一次见针头,当同伴在抽血时,他们会害怕得捂住眼睛,有些孩子,还会把头埋进老师怀里,要人陪着才敢打针。

巴基斯坦拍摄手记:战火硝烟中的中国医疗队

巴基斯坦拍摄手记:战火硝烟中的中国医疗队

巴基斯坦拍摄手记:战火硝烟中的中国医疗队

和当地人交流挺不容易的。我记得,急救中心接诊过一名中年男子,由于语言不通,他为了给医疗队员演示自己的病征,特意带来一块石头当作道具。

他把石头放到肚子上,做出痛苦的表情。起初,队员们以为他想表达的是被石头意外击中了,检查后才发现他并没有外伤,只得请来安保人员A.wahab充当翻译。

原来,他怀疑自己得了肾结石,队员们恍然大悟,继而给他做了B超检查。

巴基斯坦拍摄手记:战火硝烟中的中国医疗队

△ 每天都有很多当地人前来治疗。截至2018年1月中旬,援建医疗队接收中巴病人近700例,为110多名小学生进行了免费体检,完成了“光明行”瓜达尔白内障患者筛查救治前期工作。

巴基斯坦拍摄手记:战火硝烟中的中国医疗队

△ 由于很多当地人不会英语,巴基斯坦军方所配备的安保人员A.wahab会充当临时翻译。

还有一次,一名巴基斯坦工人工作时将手腕割破了,队员在急救中心门口远远看到他过来,帽子上还写着“他广问他”。

后来得知,他想方便大家读他的名字,特别用中文音译过来标上的。

巴基斯坦拍摄手记:战火硝烟中的中国医疗队

△ 医疗队员在紧急为一名巴基斯坦工人进行伤口缝合手术。

有天清晨,我起床看到港口外不远处冒起了黑烟。安保人员淡定地表示,“只是小规模枪战,很正常”,叫我不用担心。我第一次感觉到战争离我们是那样近。

据了解,就在我到达的前一天,巴方车队刚遭受过炸弹袭击,多名军人牺牲。

想想常驻在这里的医疗队员,战争于他们多半也是平常,终日和生死打交道,自己的安危却忘了。

巴基斯坦拍摄手记:战火硝烟中的中国医疗队

巴基斯坦拍摄手记:战火硝烟中的中国医疗队

巴基斯坦拍摄手记:战火硝烟中的中国医疗队

巴基斯坦拍摄手记:战火硝烟中的中国医疗队

驻扎四个月来,医疗队员们几乎都在重复着“急救中心——宿舍——食堂”的单一轨迹,到港区里跑跑步成了为数不多的“休闲活动”。

他们脸上的表情大多平静,远离故土、家人,忍受战火纷飞,这平静便更令人动容。

巴基斯坦拍摄手记:战火硝烟中的中国医疗队

△ 驻守巴基斯坦“博爱医疗急救中心”的部分医务人员合影。2017年9月22日,第一批奔赴瓜达尔港的12名医疗队员乘坐的飞机降落在瓜达尔机场,他们分别来自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北京市红十字会紧急救援中心和中国红十字基金会。这是中国红十字会总会派出的第一支援外医疗队,也是中国派出的第一支常驻非洲以外国家的援外医疗队。

巴基斯坦拍摄手记:战火硝烟中的中国医疗队

△ 因为港区蔬菜难觅,队员们在宿舍区开辟出了一片绿色菜地,为援外生活增添了不少乐趣。

巴基斯坦拍摄手记:战火硝烟中的中国医疗队

△ 队员们在港区。到达瓜达尔港初期,急救中心的外体建筑刚刚完成。队员们一面在宿舍区临时开辟了一间医疗问诊室,一面自己动手将从中国带来的15吨物资搬运到急救中心,安装调试医疗设备。

巴基斯坦拍摄手记:战火硝烟中的中国医疗队

△ 调休时期,队员才能到港口看看海景。

巴基斯坦拍摄手记:战火硝烟中的中国医疗队

△ 晚上,医疗队员在为病人治疗。医疗队在急救中心和宿舍区的医疗室接诊,实行24小时医疗急救服务制,并在各处留有服务电话。“医疗队来了之后,我们安稳多了,说实话,是‘敢生病了’。”一名前来就诊的中国工人感慨。

巴基斯坦拍摄手记:战火硝烟中的中国医疗队

△ 由于时差原因,队员雷振华值完夜班时已是北京时间晚上12点,远在国内的妻子跟丈夫视频后才安心入睡。

巴基斯坦拍摄手记:战火硝烟中的中国医疗队

△ 晚上,队员们在宿舍区打乒乓球锻炼身体。“队员们不能随意离开港区,日常活动范围不超过3平方公里。”医疗队队长吴钢开朗达观,鼓励大家打乒乓球、羽毛球。

巴基斯坦拍摄手记:战火硝烟中的中国医疗队

△ 晚上,队员们在宿舍锻炼身体。

巴基斯坦拍摄手记:战火硝烟中的中国医疗队

△ 晚上,队员们在港区内跑步锻炼身体。

巴基斯坦拍摄手记:战火硝烟中的中国医疗队

△ 专门负责医院安保的巴基斯坦军方人员正在执勤。

巴基斯坦拍摄手记:战火硝烟中的中国医疗队

△ 医疗队登上接诊的第一位巴基斯坦病人船长Alaudin的船上。老船长在治愈后跟队员们成为了好朋友,经常向身边有需要的亲友介绍“医术很好的中国医院”。

巴基斯坦拍摄手记:战火硝烟中的中国医疗队

△ 急救中心的大厅内贴满了征集而来的笑脸。

- The End -

摄影报道:新京报记者陶冉

编辑:小麦

本文为拍者(微信ID:ipaizhe)原创内容

未经新京报书面授权不得转载和使用

欢迎朋友圈分享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摄影 » 巴基斯坦拍摄手记:战火硝烟中的中国医疗队

相关推荐